马自铭:美高梅中国股价被严重低估,希望引进美团、携程、华住等投资者

美高梅中国正处于一个微妙的命运关口。

1月6日凌晨四点半的美国拉斯维加斯,美高梅国际酒店集团(MGM)的高管们还在睡梦中。但此时,一封事关他们的公开信刚刚发出,并且即将引发轩然大波。

这封信来自大洋彼岸的中国投资机构雪湖资本。目前它是美高梅中国的最大公众投资机构。一个背景是,美高梅中国是MGM和澳门赌王何鸿燊之女何超琼成立的合资公司,占股56%的MGM如今手握控股权。

在信中,雪湖创始人兼CEO马自铭向MGM董事会建议,从长期的股东利益考虑,将其自身20%的股份拿出来,引入一家中国内地企业成为美高梅中国的战略投资方。他认为新的战投将为美高梅中国和澳门带来高质量的非博彩资源——而这正是2022年澳门新博彩牌照竞标的关键因素。他甚至初拟了一些存在可能性的战略投资者备选,如美团、携程、华住和融创中国。

公开信中,雪湖资本主要提出了6点诉求——

1.战略投资者可以增加美高梅中国和澳门的非博彩资源;

2. 联合主席何超琼和战略投资者的潜在合作,可以促进澳门融入大湾区;

3. 在2022年获取赌牌预期更加确定的情况下,美高梅中国股价将被重估,为所有股东释放价值;

4. 此项交易可以给美高梅美国带来资金进军日本市场;

5. 美高梅集团也可以和未来战略投资者在美国和日本的出境游方面,成为重要伙伴;

6. 美高梅集团出售20%股份后,可以获得更多的资金进行并购。

雪湖资本此时的角色正是传说中的“Activist Investor”(激进投资者)。这种行为在中国资本市场较为少见,但在华尔街却是一种“常规操作”。简单来说,即机构投资者通过大量持股,对公司管理层形成足够影响,帮助公司能够提高治理效率,来更好回报股东的一种策略。近几年最被市场最熟知的激进投资者莫过于卡尔·伊坎(CarlIcahn)——他通过大量的苹果持股,要求苹果通过现金储备进行大规模的股票回购来回报股东。尽管苹果没有按照卡尔·伊坎的标准进行回购,但依然进行了回购操作。

据36氪了解,此次致信MGM,这是过去十年来,中国投资机构首次以激进投资策略影响美股上市公司。

这场“隔空喊话”看似来得突然,事实上又有着某种的历史的必然。

此时的全球博彩行业正处于前所未有的低位。疫情笼罩下,以博彩、酒店为主业的MGM的股价一度从去年的33美元暴跌至5.9美元。即便刚刚受惠于美联储放水以及疫苗预期,重新涨回30美元,但财报依旧惨不忍睹。2020年截至第三季度,亏损已经高达5.8亿美元,EBITDA亏损从2019年盈利24亿美元,暴跌至去年三季度亏损8.8亿美元。美高梅中国也同样身陷困境:它在Q3的净收入为3.6亿港元,同比减少了93.7%。

更关键的是,美高梅中国正处于一个微妙的命运关口。2002年,澳门特区政府决定通过把赌牌一分为三的形式,打破何鸿燊的赌场垄断,当时一共有三家企业竞得牌照。3年后,何超琼协助MGM美国在澳门成立美高梅中国,并成功拿到父亲何鸿燊“澳博”的一张副赌牌。

2002年颁布的赌牌都将在2022年到期,也就是说,美高梅中国的未来命运将在接下来18个月内见分晓。

虽然特区政府还没有颁布对于新牌照申请的详细要求,但根据过往的经验,非博彩业的多元化发展将会是最为重要的考量因素。上一次赌牌发放时,澳门特区政府打破了以往的惯例,将一张赌牌一分三,三分六。那些拿到赌牌的企业,在2002年之后直接投资180亿元,帮助澳门建设非博彩业。

澳门特区政府可能即将进入新牌申请前的公开意见征求阶段,未来三个月内,新牌的发放或将迎来一波加速推进。

这正是马自铭认为“情势已迫在眉睫”的原因。在发布公开信之前,他曾多次致电MGM集团CEO,但对方“态度并不是很积极”。“美高梅美国有点太佛系了,对这件事不够重视。”他在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作为一名从入行就开始关注博彩行业、同时也已投资澳门多年的中国投资人,他有责任推进这件事向积极面发展。

公开信发布12个小时内,MGM在一份公告中表示,仍将致力于在澳门的发展,并将继续采取符合其股东和利益相关方最大利益的行动,“我们感谢与美高梅中国的股东持续进行有建设性的接触。”

过去一年,马自铭正在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中的话题人物。在2020年的爱奇艺、YY被做空风波中,马自铭都是第一个鲜明旗帜地表达看多态度的投资人,雪湖资本也以持续加仓为实际行动。

目前,雪湖资本的管理规模超过30亿美金,已知的投资项目包括:爱奇艺、稻草熊娱乐、海底捞等。在2009年创办雪湖资本之前,马自铭曾是顶尖对冲基金齐夫兄弟投资公司(Ziff Brothers)的全球多空股权投资团队成员。值得一说的是,“雪湖”二字的由来是1979年的一场袭击了杭州西湖的暴雪,这一年马自铭出生在杭州。而雪湖官网上至今的封面图也是一张拍摄于雪中的西湖景象。

北京时间1月6日深夜,也就是雪湖发布公开信后的第一时间,36氪电话采访了马自铭。关于这场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的谈判、美高梅与澳门博彩业,以及在2020年频频现身的雪湖资本,我们都与他聊了聊。

以下为对话,经36氪摘编:

“绝无意图将美高梅美国踢出局”

36氪:你在公开信里建议美高梅中国出让20%的股权给战略投资者,这20%从哪里来?

马自铭:只能来自美高梅美国。现在美高梅中国的股东结构是:美国公司占56%,何超琼22.5%,雪湖7.5%,其余就比较分散了。我最核心的建议就是,美高梅酒店集团(也就是美高梅美国)将股份从56%直接降到36%。

36氪:你这么做难不成是想最终将美高梅美国踢出局吧?

马自铭:绝对没有这样的意图。当然,美高梅国际需要让一步,但这一步是给未来长期发展打开了巨大上升空间的——我指的长期是未来十到二十年。我们的建议是希望各方都能获得长期利益。

36氪:如今雪湖已经是美高梅中国的最大公众股东,你是否有意进一步成为公司董事?

马自铭:我对此也没有明确的意图。请注意,我这封信是写给美高梅国际酒店集团的董事会,而不是美高梅中国的董事会。

当然,如果何超琼女士认为我加入董事会能为公司带来价值,那我也义不容辞。之前我给美高梅中国总裁王志琪先生引荐过许多优秀的企业家,比如:喜茶创始人聂云宸、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和腾讯音乐 CEO彭迦信,希望促成他们一些具体的业务合作。

36氪:在发公开信之前,你和美高梅美国沟通过吗?他们的态度是什么?

马自铭:对,我跟美高梅集团的CEO打过几次电话,但他们的态度不是很积极。

36氪:如果说博彩牌照还有18个月就要到期,这是迫在眉睫的一件事,为什么美高梅美国会是这样的态度?

马自铭:可能大家对多元化的追求、对澳门长期的定位,以及对政策风向不是那么了解。同时因为物理距离遥远,疫情影响等等原因,他们的管理层去年一年也来不了澳门,他们也许无法理解这个时间点有多关键。

还有一点我需要强调一下:虽然距离赌牌到期还有18个月,但事实上澳门就已经开始咨询公共意见,这牵涉到重新立法的问题。根据我们了解的节奏,明年年初开始就会根据新的法律在评估申请者的资质。也就是说实际上留给我们的时间远远不足18个月。美高梅美国有点太佛系了,对这件事不够重视。

36氪:何超琼女士对你的提议是什么态度?

马自铭:何超琼是具有远大理想的领导型企业家。在澳门,第一个非博彩的旅游景点——澳门塔,就是她一手打造的。这里面没有任何博彩项目,是纯粹的旅游景点。我相信她会认为我的建议是符合逻辑的。

36氪:假如美国公司不肯卖,你有什么后手?

马自铭:我们是有(准备)的,但现在还不方便说。我们中国人做事都是先礼后兵。

入行就开始研究澳门博彩业,会持有美高梅至少5年

36氪:雪湖之前的投资似乎更集中在科技、娱乐行业,为什么会关注到美高梅这样一家博彩公司?

马自铭:带我进入投资行业的导师一直覆盖全球娱乐博彩公司,所以我几乎是从2006年入行时就开始学习澳门博彩行业。还记得2007年初,我第一次来澳门实地考察时就参观了美高梅。可以说,对澳门博彩业的关注与投资,是贯穿了我整个投资生涯的。

36氪:澳门有6持牌的家博彩公司,为什么你会尤为关注美高梅?

马自铭:主要有三方面原因:

优质的资产和品牌。美高梅澳门旗下拥有600间房间,美高梅路氹拥有1350间房间;

极具吸引力的估值水平。其旗下两个酒店的资产造价 48-50 亿美元,即便保守地按照5%的通货膨胀率来计算,替代成本也有 60-62 亿美元,但如今美高梅中国市值只有 60 亿美元 。美高梅在2019的EBITDA 在 10.2 倍,比中资可比公司便宜很多 (澳博在 15 倍,而银河则在 13.4 倍) ;

最后一点是人的因素。美高梅中国的首席执行官 Grand Browie 去年退休,原 CFO 王志琪现在是总裁兼营运总监。他在上海出生长大,对中国文化非常了解,我和他认识已经快 10 年了。而美高梅中国的核心人物——何超琼女士,正如我此前所说,是具有远大理想的领导人,她是未来美高梅在澳门发展的关键引路人。

36氪:你在公开信里提到了4家潜在的战略投资人,这是基于什么评判标准?

马自铭:我需要强调一下,潜在的与美高梅中国契合的企业肯定不止我们列出来的这四家。只要该企业能够帮助澳门多元化发展,帮助美高梅中国数字化转型,提高客户体验, 都会是比较好的战略投资方 。

36氪:你之前和这些公司有过交流吗?

马自铭:我们已经和其中几家交流过了,他们很感兴趣,愿意进一步探讨。

36氪:如果要引入战略投资,从执行到见效可能需要很久,你对美高梅中国计划持股多久?

马自铭:至少5年以上。

这根本在于,作为长期投资人,我坚定看好澳门的长久发展。疫情对澳门的冲击趋势是巨大的,博彩收入已经从2019年的362亿美元大幅缩水到2020年的76亿美元,但值得庆幸的是澳门政府在控制疫情上表现得非常出色。

长远来看,对比拉斯维加斯,澳门酒店如今只有38000个房间,而拉斯维加斯有15万间,我认为这个市场还远没有饱和。

雪湖关注科技、消费、医疗等多个领域,做长期基本面投资人

36氪:大多数对冲基金都有相对集中的关注领域,而雪湖的辐射面似乎很广,为什么?

马自铭:我们的投资逻辑是坚持以长期基本面为驱动,主要投资二级市场。从领域上来看不会局限在单个领域,科技、消费、医疗和金融等行业的潜在投资标的,我们都会评估。比如在我看来,美高梅中国本质上是一家消费旅游公司。

36氪:你们通常会对一家公司持有多久?

马自铭:我们不是快进快出的投资策略。当然对一家公司的建仓持股肯定是看到了它的价值。这一次对美高梅中国建仓是去年3月疫情最严重的时候,那时股价特别低,后来也是一边买一边跌。一直到12月底我们建仓完毕,一共花了将近9个月的时间。

36氪:雪湖成立11年来一直很少发声,为什么在过去一年,你和雪湖会频频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马自铭:雪湖资本是中国二级市场投资界的一员。作为长期基本面投资人,我们有责任维护市场的公平性。当优质的中国公司和管理团队受到美国做空机构的无端指责时,我们有义务站出来说出事实真相。

我们专注于亚洲市场,对亚洲本地有非常坚实的基本面研究分析。这也是为什么去年 4 月和 11 月我们分别站出来进行了两次访谈。我们不仅仅是在口头上为这些优质的中国企业背书,更是实打实的投入上亿美元增持来支持它们。

赋能新经济参与者 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已发表文章 153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