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住化解了一次沽空危机,CFO正面回应报告质疑点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郑萃颖 2020-09-30 17:39

至今日,华住的二次上市已经过去一周。

9月28日华住强力回应博尼塔斯(Bonitas Research)发布的沽空报告后,华住29日的股价最高时比前一日上涨了约10港币。29日,华住在广州举办其今年的第一场华住世界大会当天,CFO赵汝泉接受了就任以来第一次媒体群访,作出沽空事件的回应。

“我承认沽空机构对市场有监督的作用,是资本市场必要的一环,但盗亦有道。这次的卖空质疑有点捕风捉影,有误导性。”赵汝泉在群访中说,这位马来西亚高管在2018年曾被《机构投资者》评委亚洲住宿业最佳CFO。

就在华住赴港上市前一晚(21日),沽空机构博尼塔斯对华住集团财务数据提出质疑,认为华住制造虚假财务报表,特许经营酒店数量、员工人数不符,在2019年资产负债表上的造假利润为20亿元人民币。

即便如此,在9月22日上市当天,华住的首日开盘的股价还是挺住了,上涨超2%。

在忙完了敲钟仪式的当天下午,华住集团组织了内部调查,从下午四五点开始给40多个投资人和分析师打电话说明情况,一直打到晚上十一、十二点。“投资人们表示理解,当天晚上股价又涨了。”赵汝泉说。

9月22日,华住集团在港股发布声明,认为博尼塔斯报告没有依据,且包含许多错误、未经证实的陈述。董事会成立了由审核委员会主席、首席财务官赵汝泉、公司秘书兼总法律顾问组成的特别委员会,审阅博尼塔斯报告内的指控,并进行相关调查。这次调查的结果在28日公布。并且下一步相对独立的调查还会继续展开,对投资人、参投机构的公开电话会议也会在30日举行。

博尼塔斯是资本市场上一家较新的沽空机构,其创始人马修(Matthew Wiechert)更早时候(2011年)创办了另一家沽空机构格劳克斯(Glauus Research)。这两家机构经常与浑水、香橼等并提,对在港股及美股上市的中概股下手。在2018年和2019年,博力斯达曾沽空了“卫生巾巨头”恒安国际和羽绒服品牌波司登。

这一轮博尼塔斯对华住的进攻,还不能定论失败与否,但肯定没有取得预期的成效。“我们化解了这一波攻击,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但兵来将挡。对我来讲也是次反应速度、处理方式的历练。”赵汝泉说。

市场的反馈最为直接。至截稿时,华住在港股的股价上涨至340港元,市值超过1000亿港币。

博尼塔斯的质疑主要有以下几点。

博尼塔斯认为,华住用未公开的关联交易,掩盖了经营费用,由此夸大了财务信息中的经营利润。据其估算,华住在19年资产负债表上的伪造利润达20亿元人民币。

理由是从根据公开渠道—大众点评网站上的信息统计来看,上面有1258家酒店拥有华住附属公司注册经营许可证,是华住于其美国证交会备案文件中披露截至19年止自营酒店的两倍。华住在中国商务部登记有3020家独立特许加盟商,较华住申报的管理加盟及特许经营少37%。而自营酒店的经营成本远高于特许加盟店。

根据华住回应,大众点评和商务部的数据实际上无法作为凭据。华住表示,大众点评网上并没有对酒店属性的明确区分,并且“在多数情况下,大众点评网在其网站上显示本集团附属公司的经营许可证,而非本公司的相关特许经营酒店或管理加盟酒店。”而商务部的数据也无法作为凭据。因为根据国内法律,只有“特许经营合同”须向商务部登记,管理加盟酒店的管理协议是否属于“特许经营合同”,这点尚未明确。

特许经营酒店由加盟商自己经营,而管理加盟酒店由华住派驻店长。“这两种形式因为在法律上只说特许经营,在各地的条例里注解不大一样,有些地方就接受将管理合同作为特许经营合同备案,有些不接受。”赵汝泉解释,并认为这是做空机构“对中国市场缺乏了解”。

博尼塔斯还认为华住低报了员工数据,华住回应是,博尼塔斯所参考的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SAIC”)应用程式中的员工数据,反映了集团为其办理社保登记的员工总数,其中包括现有员工和已辞职前任员工,不是集团财务信息中固定时间点(即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员工总数。

华住还否认了“承包商名单包括华住员工”,以及有关关联方交易的指控,表示名列指称承包商名单的人士均非集团现任员工。并且根据美国公认会计准则,集团员工(主要所有者和管理层除外)不得归类为关联方。

华住还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已采纳专业道德和商业行为准则,因潜在利益冲突而阻止集团员工成为本集团加盟商。“我们禁止华住员工作为酒店加盟商,但鼓励供应商成为加盟商,因为供应商做酒店能把控自己的成本和质量。”赵汝泉说。

“但我们这个鸡蛋是不是没有缝呢?我们也增加了警惕性。”赵汝泉告诉媒体,昨天在企业自查时调查出内部有一名员工做了加盟酒店,将其开除处理。一位熟悉华住的酒店业者告诉界面新闻,企业员工自己做加盟店不向企业上报,对这类情况需要时常查漏。

对于博尼塔斯提出的高单房PP&E净值(不含楼宇金额)的指控,华住认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的单房PP&E总值相对高于其他两家同业公司(上海锦江和首旅酒店),主要由于公司近年向中高档酒店领域发展,拥有较高比例的中高档租赁和自有酒店。“中高档酒店的PP&E总值可能远高宇经济型酒店、甚至是经济型酒店的数倍。”华住称,并且由于开业较久的酒店累计折旧和摊销相对较高,使得其PP&E净值较低,博尼塔斯报告采用PP&E净值(而非PP&E总值)估计认为华住的净PP&E数据比同业过高,产生误导。

博尼塔斯的主要结论是,华住集团的实际利润没有财务信息中披露的这么高。利润相关的指标可能是吸引博尼塔斯针对华住采取沽空的“可疑数据”。

而在华住世界大会上,华住创始人季琦并未提及沽空事件,反而展示了华住集团相比另外两家同行的经营利润率曲线图。根据公开财报数据整理的这份图表显示,华住的经营利润率长期高于同行,在2018年和2019年,高于同业第二位3个点以上。

赵汝泉回应华住利润率更高的原因,分别是成本控制、经营效率,以及更高的直销渠占比。在经营效率上,季琦表示,华住集团旗下酒店的人房比为0.17(一百间房对应17个人工)为全行业最低。而在直销渠道上,2019年,华住约76%的间夜来自华住会的个人或企业会员,中央预订比例达到55%。“这就意味着我们缴纳给OTA的费用少了,OTA费用为酒店销售收入的15%。”赵汝泉说。在国内酒店集团中,华住对OTA的获客依赖度最小。

至今日,华住的二次上市已经过去一周。

有外界观点认为,受新冠疫情带来的巨大冲击,华住二次上市是为了缓解现金流压力。截至2020年6月30日,华住的短期负债是58.21亿元人民币,长期负债有92.4亿元,一共150多亿。

赵汝泉称,债务主要来自收购,五年前自己来华住任职时,华住的债务为0。发债收购的项目包括买下桔子酒店,投资雅高集团,以及今年初买下德意志酒店集团。“5月8日我们发出新的可转债,当时是有必要的,需要应对11月可能的赎回。而5月开始集团现金流回正。目前我们短期要还的现金是12个亿,集团帐上不含受限制的现金有37亿,还款绰绰有余。”他说到。

而由于中概股在美股遭遇危机,华住需要把一部分交易从美国移到香港,“给美股投资人一个出路”,同时也向更多的中国投资者开放。据赵汝泉透露,目前已有国家主权基金、国有主权基金持股华住。

在当天下午的华住世界大会上,季琦多次谈到当前宏观政经形势下的企业机会,他认为,在国内消费大循环的主要推动力下,华住的线下规模也会趁势扩大,未来将发展到1万至3万家酒店。疫情背景下的V字反弹在中国市场出现,在9月份,华住集团旗下所有酒店的入住率同比去年增长了1.4%。由于参会者过多,一度有人坐在会场过道的台阶上。

界面新闻,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已发表文章 78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