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停摆的入境旅游业亟需伸手相助:来自业界的十条建议

入境旅游前期投入大,周期长,各环节专业需求度高。

【环球旅讯】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这场疫情,如风卷残云一般席卷了全球各个角落,随之而来的不仅仅是各个国家的封关锁国,对某些产业带来了可谓是毁灭性的打击,其中旅游业可谓是首当其冲,而完全依靠海外客源的入境旅游业更是完全停摆。而全球疫情的此起彼伏,签证限制、航班锐减、票价飙升以及入境管制等因素使得入境旅游在短期内几乎看不到复苏的希望。

从疫情暴发至今,中国入境旅游业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损失,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全行业遭受了重大经济损失

全行业停摆意味着前期的营销投入全损,原有预订取消更导致了各种额外损失。通过与各方行业人士了解,估计中国各地文旅局、组团社和地接社等机构和企业(不包括航司、酒店和景区等)每年的海外营销及参加行业展会(不包括文化交流等活动)方面的相关费用合计约在十亿元规模(人民币,下同)。

据中国旅游研究院统计,2019年入境外国游客约3188万人次,国际旅游收入约1313亿美元。从一月底持续至今的疫情可以说将已经投入的营销费用和收入全部毁于一旦。


图一:外国人入境中国人次统计(不包括港澳台)
来源:CEICDATA


图二:中国国际旅游收入统计

在环球旅讯近期对入境旅游业进行的一项在线问卷调查(以下简称调查,501人参与)中,其中45.1%的受访者表示公司近期的收入完全归零,40.52%的受访者表示公司收入下滑了80%-99%,合计约80.62%的公司收入下滑了80%以上。疫情对入境旅游业的打击由此可见一斑。


图三:疫情对入境游企业收入的影响
备注:自雇的司机和导游未回答以上问题,实际回答此问题的为459人。

第二:员工失业,收入下滑,人员流失严重更让行业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社会相关产业,包括国内旅游、酒店、餐饮、影院及娱乐产业等受疫情影响比较大的行业陆续复工复产的同时,入境旅游业的长期停摆使得企业的生计和员工就业及收入均遭受了严重打击,很多员工陆续离职转入其他行业另谋出路,甚或计划彻底退出旅游行业,这些企业培养多年的产品计调、市场营销、销售和外语导游人才的流失对这个行业的未来发展来说更是不能承受之重。


图四:入境游企业员工个人状态

调查结果显示,22.36%的受访者表示已经处于失业状态,20.16%的员工轮流休无薪假,仅有17.56%的员工全职工作,没有休无薪假;有9.78%的员工已经离职,转行做其他行业;另外还有20.56%的员工在休无薪假,等待回原公司。同时,调查显示,分别有34.64%和45.97%的受访者所在企业采取了裁员和减薪措施,高达65.58%的企业采取了全体或部分员工休无薪假的措施。但如果入境旅游业短期内不能恢复,这批员工也将面临失业的困境。


图五:疫情对从业人员个人收入的影响

同时,调查结果亦显示,员工收入也遭受了重大影响,有75.65%的受访者表示其个人收入下滑了80%-100%,14.37%的受访者收入下滑了50%-80%,以上合计约90%的员工收入下滑了50%以上,收入的下滑将加速把这个群体推离这个行业。

由于入境旅游业如今面临的困境,今年应届大学毕业生在此行业的就业数字也完全归零,未来两年的就业情况也不甚乐观。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但老人熬不住,新人不愿来,恰恰是这个当前行业人才状况的真实写照。

而全球疫情的绵绵不休,经济恢复尚需时日,而国际关系的扑朔离迷也给未来的中国入境旅游业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企业和员工信心严重受挫。

新冠疫情诚然对全球经济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影响,但旅游刚性需求依然存在,我们预计疫情后入境旅游会呈现以下的发展和特点:

第一:预估入境市场会在2021年第二季度开始缓慢复苏,但是要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乐观估计也要到2022年下半年甚或更晚。

在此次问卷调查中,只有1.8%的受访者认为入境游有望在一年内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仅有23.95%的受访者认为入境游可能在1-2年内恢复,高达43.11%的受访者认为入境游有望在2-3年内恢复,更有接近20%的受访者认为入境游需要3-5年的时间可以恢复。

第二:中国周边国家的客源市场(如东南亚国家,日韩等)将率先复苏,这也与这些国家的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有密切关系,同时这些国家与中国之间的商务、社会和文化交往也更加紧密。

第三:欧洲客源市场会先于北美和澳洲入境市场恢复,但这尚有赖于双边政府关系的未来走向。

第四:出于对安全问题的考虑,小团游、定制游的比例提升,大团游比例下降,同时客人对于旅游卫生安全的关注度会更高,要求也会更高。众多旅行社在黄金周的预订数据已经显示了这种小团游、定制游正在受到越来越多游客的青睐。 

第五:客人对旅游资讯、产品的需求更多倾向于通过线上实现。疫情对传统旅行社门店的打击不仅仅体现在令其关门歇业,而是客人更加习惯于通过网络了解各类旅行和安全信息。OTA巨头们更强的资金实力及其轻资产的模式使得其相对于线下旅行社拥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行业的市场份额也将继续向线上迁移。

第六:疫后各目的地国家将开展更为积极的营销推广,各入境目的地国家将激烈争夺优质入境客源。

入境旅游对于中国宏观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已经得到了决策部门的高度重视。除了带来每年超千亿美元的国际旅游收入以外,入境旅游对于国家的外汇收支平衡和劳动就业也有着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

商务部近日印发的《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提出8项试点任务,其中积极发展入境游特别是中高端入境游更是头等战略手段,具体举措包括下放港澳服务提供者投资设立旅行社的审批权限,简化试点地区外资旅行社审批流程、缩短审批时限,实现旅游景点、酒店和大中型商品在线支付、终端支付全覆盖和推动邮轮旅游经济发展,积极推进山地户外、水上、航空、汽摩、冰雪等体育项目与入境游深度融合等。

在日前召开的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国际经济联通和交往仍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强调要以高水平对外开放打造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

但持续的疫情发展不仅仅使得入境旅游业全面停摆,企业和员工收入大幅下滑更使得其未来的发展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在当今的形势下,我们建议从以下十个方面推进和优化入境旅游工作:

第一:决策部门高屋建瓴,强化旅游营销部门在文化和旅游综合管理体系中的战略定位,积极探索多元化的旅游营销管理体系和机制设计:目前,几个省市旅游局已经对标境外旅游局的商业模式和功能设计设立了专门的旅游推广局,决策机构和推广执行机构进行明晰的职责分工,让专业的人做专业事更加有助于资源优化,但这种模式的最终成效如何还有待时间来验证。

同时,亦可以考虑针对具体项目和特定客源市场,进行公开招标的市场化运作模式,或者二者结合,公开招标,专业考核,按效果付费,并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和优化。

第二:由文旅部牵头,针对不同客源市场拟定疫情后的海外营销和推广计划,积极参加海外各种高品质的旅游交易会,同时通过财政支持,广泛邀请航司、酒店、景区和地接社等企业联动参与,从东南亚、日韩、欧洲等传统客源市场起步,配合相关的媒体宣传,重塑入境客源市场的信心。

第三:考虑由政府部门牵头,引入国有资本和民间资本,打造中国入境旅游的分销平台,以市场化机制运作,整合目的地产品资源,配合目的地营销机构针对海外的各种线上和线下渠道进行推广,并负责转化和落地实操,避免当前目的地营销中所出现的“营销部门落不了地,企业没钱做营销”的窘境。

第四:整合各级政府资源,针对航司和地接社,甚至是国外组团社所服务或接待的入境客源进行联合奖励。近年来,各地政府部门对于航司新增国际航线都设定了奖励政策,这种按照班次/旅客数的无差别奖励对于发展入境游并没有起到显著的推动作用,整合各级政府部门的资源进行联合奖励有利于把好钢用在刀刃上。

同时,亦可考虑对经营长线组团和地接业务的入境旅游企业制定差异化奖励机制;建议以创汇数额高低拟定奖励标准,以鼓励入境旅游企业组团业务的提升。

第五:启动 “中国旅游专家计划”(Chinese Expert),即目的地营销培训机制。环球旅讯评论员闫向军在其《从“网红”到“钱红”,疫情之后目的地该怎么做营销?》的文章中指出,中国旅游专家计划”可以由文化和旅游部牵头顶层设计,国家省两级联动,划拨专项宣传经费,编写各语种旅游专家计划教材(小册子),制定优惠政策,由国内旅行社和营销机构为主要运作主体,联合境外旅行社以及其他机构面向主要客源国的业者和公众同时实施,初期以线上为主,政府企业联动,打造入境旅游营销模式。

第六:建议大幅降低签证门槛,大力简化签证手续,对优质客源地推行旅游全免签或落地签制度,继续扩大过境免签的时效和适用地区。

第七:从技术手段上保证境外游客可以畅通使用境外互联网相关服务。同时亦可以参考国家对高星级涉外酒店在境外电视节目许可证申请方面的管理机制,允许获得授权许可的高星级酒店、机场、客运及邮轮码头等为境外游客提供畅通的互联网服务或移动上网设备(如整合具备翻译和移动Wifi等功能的设备)租赁服务。

第八:与支付宝、腾讯及境内外支付机构合作,解决境外游客在中国旅游时的移动支付问题。

第九:支持旅游企业加入重要的国际旅游行业组织,以获得更广阔的市场资源:一些国际旅游组织准入门槛高、准入条件严格,靠入境旅游企业自身力量很难达到,这方面需要政府的有力支持。

第十:鼓励各级政府部门设立专项的扶植基金,为入境营销、销售、语种导游人才提供特别补贴政策,并为涉外旅游项目投资提供相关的优惠及扶植政策,并通过政策引导和专业服务引导国外大型旅游企业来中国落地运营。

入境旅游前期投入大,周期长,各环节专业需求度高。在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时期,企业更加需要来自政府的强有力支持。希望中国入境旅游业能在政府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用更丰富的产品,更优质的服务,努力吸引更多的海外游客到中国旅游,为中国的改革开放继续做出应有的贡献。

*本文作者为环球旅讯创始人李超和桂林唐朝国际旅行社董事长周晓光,对各位行业朋友在本文写作过程中给予的指导和建议,在此表示诚挚的感谢。

李超
李超

环球旅讯 创始人

李超先生是环球旅讯的创始人。李先生曾经担任南航电子商务公司总经理和艺龙旅行网的机票业务高级总监,并曾在海南航空、山东航空、济南机场工作,在中国的航空和旅游分销业拥有二十多年的丰富管理经验。李超先生毕业于山东大学,并拥有加拿大Concordia University的航空管理MBA学位。

已发表文章 69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