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重生的民宿行业:有人黯然离场,有人乘机抄底

“当洪水来的时候,你得有自己的船。”

2020年1月,杨惠珊带领管家团队从斯里兰卡考察回来,立即投入春节的筹备,并抓紧上新了10套房源。没想到,她没有等来春节出行的客潮,却等来了新冠肺炎疫情。

杨惠珊在上海经营一家名为“昔舍”的城市民宿。今年上半年,许许多多像她这样的民宿老板遭遇了入行以来最大的危机,有人被迫出局,也有人千方百计自救,最终熬过难关的人将迎来民宿行业的新格局。

民宿业骤冷

国内民宿行业这几年呈现稳步壮大趋势,根据Trustdata的数据,从2016年至2019年,国内民宿业的线上交易额增长了近四倍,在线房源数量和房东总量几乎翻倍。但今年1月底,新冠肺炎疫情使民宿业瞬间停滞,业务量跌至冰点,原本是旅游旺季的春节变得极度冷清。

根据环球旅讯与美团民宿共同发布的《后疫情时代民宿行业发展报告》,2020年第一季度,81%的民宿平均入住率在20%以下,46%的民宿平均房价降幅达10%以上。大量房源因没有业务而暂停经营,部分房东退出民宿业,民宿房源量一度大幅下滑。

对杨惠姗来说,今年上半年被疫情分成了两个部分:四月底之前和五月至今。

四月底之前是最艰难的时刻,因为防疫需要,民宿全部关停,没有一分钱收入,还要支付房租和员工基本薪资,“每个月要支出80-100万元。”

除了现金流的压力,团队士气也受到很大打击。尽管杨惠姗和她的员工能够理解疫情期间关闭民宿的需要,但亲眼看到自己的房源被贴上封条,还是有泄气的感觉:“我们没有做什么不合规的事情,但社会对民宿行业似乎还没有那么认可。”

南京“掌宿”创始人张大为也对年初的艰难记忆犹新。为了节省开支,他们不得不选择裁员,三十几人的团队裁掉了将近一半。另一方面,由于疫情防控的需要,对民宿运营程序的要求每天都在变化,又增加了不确定性的困扰。“每个人都不知道明天会是怎么样。”他回忆。

另辟蹊径求生

在疫情的重压下,有些民宿老板暂停运营,或彻底退出市场;也有人选择“绝地求生”,探索新的经营模式和市场空间,以补充现金流。

杨惠珊的昔舍民宿赶在2月情人节之际推出客房预售券,以“对你所珍爱的人说一声爱”为主题,呼唤顾客对身边的爱人、亲人乃至医护工作者表达爱意。预售的主要是昔舍平时最受欢迎的两类产品,分别为800-1200元/间夜的套房,以及2300-2500元/间夜的独栋房,均给了一定的折扣,最低达到五折,同时还提供一些附加产品与活动,颇具吸引力。预售券主要通过昔舍管家向老顾客销售,最终销售额达到40多万元。

此外,昔舍还以自身建筑特色为卖点,向上海本地顾客进行推广。昔舍的房型主要是具有上海特色的老洋房,热播电视剧《安家》曾在昔舍取景。杨惠珊团队用在老洋房里拍摄的影视剧片段、明星杂志封面等素材制作视频,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宣传,不少本地顾客看到以后专程来店,模仿明星拍照打卡。有人跟杨惠珊戏称,自己是来拍“劫后美照”的。

南京“掌宿”的创始人张大为和他的团队则把民宿改造成“私人电影院”,吸引本地客源。

今年3月份,南京已开展有序复工复产,酒店住宿市场也开始复苏,但张大为的民宿仍然几乎没有订单。他分析认为,民宿的主要客群是游客,但由于疫情尚未解除,异地旅游出行需求仍然疲软,只能在本地及周边市场寻找机会。

当时,南京本地的KTV、酒店等休闲娱乐场所尚未开放,消费者的娱乐需求无处释放。张大为和他的团队便抓住这一机会,面向本地生活娱乐客群提供服务。

起初他们考虑改做桌游吧,但购置设备、雇佣店员的成本太高,于是又想到做私人影院。和传统私人影院相比,民宿场地更大,同时兼具完备的生活场景、富有设计感的观影空间,在本地市场上受到了欢迎。张大为介绍,掌宿推出私人电影院后,每个月能获得约1000个订单,现已成为常态化经营项目。

后疫情时期的民宿业:有人放弃,有人抄底

4-5月,随着国内疫情缓解,各地的管控政策逐渐放开,民宿行业终于熬过了最难的关头。

直到4月,杨惠姗和团队对未来的经营状态仍持悲观态度,甚至担心疫情的影响可能会持续一年。令他们惊喜的是,一方面由于国内疫情控制得好,另一方面由于策略调整及时,昔舍复苏的速度远远好于他们的预期。“端午假期基本满房,而且价位越高卖的越好。”杨惠姗表示。

南京半城民宿的创始人邓俊也反映了类似的情况:“到4月份的时候,整体入住率能够达到70%左右,5月份恢复到了80%,六月份到90%,现在的话,差不多在95%左右。”

在民宿业逐渐复苏的过程中,各地政府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南京逐渐复工复产后,南京市政府积极协调,制定了一系列复工标准,包括绿色健康码、入住成员全员登记等措施,为民宿行业的发展提供安全保障。

美团、携程等OTA平台也纷纷采取措施,提升消费者对民宿的信任。例如,美团民宿推出了“安心住”计划,为符合安全卫生标准的民宿提供认证,给予流量扶持。据邓俊介绍,“安心住”计划给半城民宿带来了可观的客流:“4月份入住率70%,有60%是从美团民宿上过来的。”

杨惠珊认为,在后疫情时代,保证入住安全性、消除消费者的疑虑是民宿运营的关键。“安心住”等措施的推出,有助于减少大众对民宿的偏见。

“我们也会把各项消毒工作的照片发到平台网页上,只有这样,大家对于民宿业才会改观。”杨惠珊说。

《后疫情时代民宿行业发展报告》认为,疫情加快了民宿行业洗牌。一方面,实力不足或不够专业的房东退出市场,提升了行业的专业性;另一方面,随着各地防疫局势稳定,消费者出行意愿回升,在一定时间、区域内,行业供给会出现相对不足,从而产生新机会。

邓俊和合伙人在现金流情况好转后,决定扩大经营,投入300多万元,抄底了60多套新房源,主要集中在南京夫子庙等繁华地段。“我们梳理了过去一年的营收情况,觉得民宿行业的利润还是很可观的。”邓俊表示。

在抄底的过程中,他发现很多房东都是出于兴趣兼职经营民宿,面对疫情的压力便放弃了。“这也提醒我们,还是要提高全职工作的专业性与服务形态。”他说。

张大为也认为,民宿行业要更加理性,实现精细化运营。“民宿行业的周期性强,不要盲目乐观或悲观。”他说,“当洪水来的时候,你得有自己的船。”

点击阅读原文

界面新闻,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已发表文章 51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请输入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