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下乡”钱景几何?

城市周边地带几近饱和,乡村成为民宿平台预备开拓的新目标。

【环球旅讯】以Airbnb为代表的短租民宿的诞生,是为了解决城市酒店住宿供给量不足和旅行者追求个性化住宿的需求。但随着欧美和新加坡、日本等诸多国家纷纷立法管制短租房源的出租,Airbnb等短租平台的房源持续增长也正在面临着不小的挑战,于是尝试自营品牌公寓也已经在他们的计划之中,如Airbnb在佛罗里达推出自有品牌公寓,途家孵化了有家民宿。而广袤的乡村也进入了这些短租运营商的视野中。

7月25日,共享住宿平台小猪短租与海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达成战略协议,双方将就推介海南美丽乡村、打造海南民宿乡村聚落品牌与扶贫示范建设点、设立民宿行业机构等方面开展深度合作。在题为“宿造国际旅游岛”的发布会中,海南旅游民宿协会应运而生,小猪短租也明确了其将乡村民宿作为海南业务布局的重心。

此前一直把城市作为前沿阵地而逐步成长起来的小猪短租,为何在海南画风突转,瞄准乡村这块自己并不擅长的新领域?这一动作的背后又暗示了哪些发展新动向?对此,环球旅讯采访到了小猪短租(以下简称“小猪”)的COO兼海南旅游民宿协会会长王连涛。

“民宿下乡”始于消费升级

伴随城市人们的消费升级,旅行早已从原先的观光型过渡到休闲度假型。快节奏的城市生活让不少都市人选择通过到城市周边、短暂地回归乡野休憩,这带动了乡村旅游业如农家乐的发展,也为乡村民宿的发展提供了新契机。

就目前来看,乡村旅游民宿品牌表现不俗,比如位于浙江德清的莫干山民宿因重视民宿文化体验的塑造一度成为“莫干山模式”,被跟风效仿。《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中也指出,从目前的市场现状看,最成功的民宿品牌有相当大的比例在乡村。民宿作为乡村记忆、乡村情感、乡村愿景的切实载体,恰逢其时。

与民宿相关的综艺节目《向往的生活》、《三个院子》等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新的消费动力。部分城市人群去享受乡间清新的空气和农耕文化似乎成为新兴的消费趋势。一时间,不少商家因势利导纷纷加入这类以农家为单位、小体量、田园型的,消费者只需付出相对较低时间成本即可满足短途旅宿需求的乡村住宿产品。

小猪短租是最早筹谋乡村民宿的短租平台之一,早在2016年,小猪就推出了“乡村美宿”品牌,今年4月,小猪在成都成立了第二总部开始着手布局“乡野”,计划进一步由城市向乡村、由一二线向三四线城市渗透。

“我们已经明显感觉到平台上乡村民宿需求的增长,小猪的短租业务有必要从城市空间拓展至乡村,”王连涛告诉环球旅讯,“这种在乡村开设的,由屋主独立设计房屋、使用小猪提供的基础服务设施向客人提供服务的民宿体验越来越多,这类新型民宿产品的房源数目增长很快”。据王连涛透露,2018年上半年,小猪最大的订单增幅来自于三四线城市及乡村。

利好政策接连不断

2017年海南全年接待游客6745.01万人次,同比增长12%,实现旅游总收入811.99亿元,同比增长20.8%。今年五一,59国入境免签新政正式在海南实施,这一便利、开放的入境政策让海南的入境旅游市场一跃成为焦点。

作为素有“东方夏威夷”之称的旅游大省,海南对旅游业的重视程度不言而喻,海南省政府为推动本地旅游经济的发展做了不少努力。

在今年4月1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除了提出备受瞩目的国际旅游岛目标之外,也指出将鼓励发展各类生态、文化主题酒店和特色化、中小型家庭旅馆。

而在不久前,海南省人民政府印发的《关于促进乡村民宿发展的指导意见》,也指出为促进海南全省乡村民宿发展,接下来将重点在城市近郊、景区周边、文化遗存地、滨海避暑点等地,特色小镇、历史文化名镇名村、特色旅游景观名村、传统村落、美丽乡村示范村等区域优先发展,成熟一批推出一批,稳步推进海南省乡村民宿发展。

在王连涛看来,小猪和海南政府的这次牵手本身就是一件双赢的事情,他表示,“首先,小猪决定在海南做乡村民宿的初衷,是希望通过这种住宿方式带动当地旅游市场向纵深方向发展,而不是简单地解决旅游住宿的问题;其次,海南政府则是希望通过与小猪的合作,借力旅游民宿协会来带动整个旅游产业,推动农村的发展,让村民能真正参与进来。”

海南这个以家庭亲子游、候鸟康养游等家庭游为主的市场,一直是小猪布局的重要旅游目的地之一。到海南旅游的客人大多选择两房、三房这样拥有足够大空间适合一家人居住的房型。

目前小猪在海南共有房源库存约3万间,分布在三亚、海口、陵水等10个城市,三亚、海口两地房源最多。今年1月,小猪发布2017年度运营数据显示,三亚的订单同比增速高达350%。其中靠近一线海景或是拥有独特自然环境的乡村以及古朴的渔村尤其备受青睐。

王连涛乐观地表示,目前在海南的房源虽仍以城市房源为主,但是在海南的乡村还有大量的民宿资源尚未得到有效开发。预计在未来3年内,海南省优质的乡村民宿房源整体体量将达到5-8万,预计为海南省内创造约万个工作岗位。

发展乡村民宿仍需脚踏实地

目前,包括小猪这样的民宿平台开发的项目更多位于市区和城市周边,致力于将城市居民拥有个人产权的房屋改造成为城市民宿。但是资本进入后撬动的民宿市场持续升温,民宿平台的转型已成为必然。

面对几近饱和的城市周边地带,乡村成为民宿平台预备开拓的新一轮目标。在7月25日的发布会上,小猪也已公布要布局乡村民宿的战略重心,会上王连涛公开表示,在全国大多数地方,比如大城市周边、北上广深成都重庆这些经典旅游城市,另外是一些有特色的乡村旅游点像是泸沽湖、云南的部分村子都是小猪未来拓展的重点。

“乡村拥有与城市完全不一样的基础设施,改造潜力很大,另外乡村民宿本身存在很大的进步空间”,王连涛如是说。在他看来,发展乡村民宿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有两个,一是如何通过改造把空间变大、变得更富有设计感,从而展现房子的差异化,二是如何打破传统的农家乐文化这一刻板印象,让客人体验到消费升级带来的高品质服务。

他进一步补充道,“乡村房源与城市中结构、外观都相对标准化的公寓和民房不同,更多的是农民在村落或者海边自建的独栋建筑,空间宽敞但地理位置偏远,我们对于这些房源的改造要求是既能够体现房源在设计上的个性化又能够实现服务上的相对标准化。”

王连涛向环球旅讯介绍了琼海潭门镇的“无所归止”民宿,这是小猪在海南落地的一个乡村民宿示范性案例。相较于其他同类型平台,小猪选择深耕房东服务。

小猪针对“无所归止”的市场定位,在“最初的房屋设计——如何接入平台——平台的线上运营——如何获取更多的订单”等方面都给出了建议,小猪全新业务品牌揽租公社为房东提供的一站式经营服务更是极大地帮助房东解决运营难题。

借助平台的流量和品牌推广优势,“无所归止”的知名度和订单量增长很快,平日的入住率近六成,在周末和节假日则常常爆满。

发布会后王连涛肩上的担子又重了几分。作为海南旅游民宿协会首任会长的他对于海南乡村民宿业的发展有了新的期许,笔者在与之交谈间也感受到他新增的“忧患”意识。

他介绍称,“乡村是小猪在海南未来挖掘的重点区域,海南乡村资源的挖掘是小猪现阶段关注的主要问题,未来将整合当地资源来开展相应的乡村旅游服务。”

在他看来,目前小猪与政府合作的“村改”民宿项目试点村子——高林村中存在许多古建筑和无人居住的闲置房屋。小猪希望找到一种不需要大拆大建,又能真正利用好闲置的房屋以及人力资源,且真正适合农村适合当地的改造方式。

在王连涛的规划中,如何把海南乡村现有的房源进行改造以及如何将优质民宿运营经验教给村民,打造乡村独有的特色服务模式是促进海南省乡村民宿发展亟待解决的两大问题。在具体措施方面,则会有如搭建邀请其他城市的民宿运营者与村民交流心得、进行相关培训的“共享创业实战课堂”、通过吸纳海内外设计师做标杆性的乡村民宿设计作品的“民宿创业大赛”等。

其中“让农村更像农村、整体带动乡村旅游发展”是王连涛多次强调的内容。他强调,小猪希望做的事情是保留农村特色而非因为发展民宿就让农村向城市化发展;是海南乡村当地的住宿业和服务也能够伴随消费者的需求实现真正升级;是希望客人不再图便宜选择住宿,而是真正获得不一样的游玩体验;是希望真正打造一些示范性的项目让大家看到海南乡村民宿是可以落地并成型的。

后记

从王连涛对阶段性目标及落地方案的描述中,我们不难看出小猪有真正为海南旅游民宿业发展做些实事的勇气和信心。

另外,小猪在今年上半年先后与飞猪、Agoda达成的在用户端、品牌端上的整体战略合作也可为海南乡村民宿这盆火添上新柴。正如王连涛在采访的最后提及的“我们通过比如每年双11或者其他营销节点参加飞猪推出的活动,能够带动客人通过飞猪平台也能预订小猪上的海南乡村民宿,在Agoda上我们也能让一些海外的客人预定,体验到不一样的海南游”。

但是,可以预见的是,对于涉及政府、企业、村民等多方利益关系的政企共建项目而言,背后的攻坚难度并不小。

首先是在项目推进过程中,如何平衡各方利益角色。尽管这个项目是由政府牵头,企业辅助的形式,但是政府更多解决的仍是民宿在监管和标准化方面的问题,在具体运营管理等实际的问题上,小猪需要付出较大的精力。

其次是经验不足的问题。尽管小猪在全国发展短租业务多年,在民宿平台的运营管理上有相对成熟的经验,也积累了相当的成功案例。但是小猪此前做的更多的还是城市民宿项目,对于乡村民宿这个领域接触并不多,因此小猪也需要花一段时间去适应与调整,从而找到适合海南的发展路径。而这些小猪需要进一步审视。

林珊 环球旅讯

旅游行业新人,爆料和交流请联系sunny@traveldaily.cn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须经过环球旅讯书面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