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或因800多亿收购喜达屋涉嫌违规被调研

界面新闻 王博 2016-05-16 19:46

5月9日,据报道,保监会已召集相关部门开会,计划派出一个小组赴安邦调研,喜达屋的收购是安邦在海外收购中极少数的遇挫案例,此次被调研,可能与安邦收购喜达屋过程中,800多亿资金涉嫌违规有关。

这家因多起百亿级跨境并购案扬名海外的险企或将面临来自监管层的调研。

2015年年底的宝万之争中,前海人寿融资来源被核查,再到近日的保监会调研富德生命人寿、安邦来看,对于险企近几年的频繁举牌与疯狂海外“扫货”,已引起监管层关注。

5月9日,来自财新网报道,保监会已召集相关部门开会,计划派出一个小组赴安邦调研。

本刊记者了解到,上周有接近保监会内部管理层的人士称,这可能与安邦收购喜达屋过程中,800多亿资金涉嫌违规有关。

对于此事,安邦品牌部门负责人向本刊记者表示,内部暂时没有听说保监会前来调研事情。而关于800多亿的资金涉嫌违规问题,该负责人也表示,“这种说法太不靠谱,收购都没成功,怎么能谈到违规。”

5月13日,本刊致电保监会,保监会对此不予置评。但有业内高管表示,这件事可能被过份解读了。“虽然是同行,我们对安邦的投资去向并不很了解。但是,保监会派小组到安邦,用的是‘调研’,而不是‘调查’,‘调研’是个偏中性的词。”来自国内一家保险公司银保业务的高管对本刊记者表示。

3月22日,财新网曾报道,保监会对安邦近期两笔海外并购(美国酒店StrategicHotels&Resorts以及喜达屋)持明确不支持态度。监管层也曾就其不支持态度与安邦进行过沟通,并向其询问并购细节,让其提供明确的融资安排。

此前就有数据估算,安邦的境外投资已碰触了保监会关于保险资金境外投资不超过总资产15%的监管红线。

然而,在监管层多次沟通之下,安邦于3月28日,还是对喜达屋收购进行了第三次加价。

3月31日深夜,剧情反转,安邦突然宣布撤回对喜达屋14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一场开年的海外收购大戏就这样草草结束。

之后,安邦竞购银团曾声明,“出于多重的市场因素考量,银团决定不再继续该笔收购。”而一同参加竞购的春华资本董事长胡祖六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外表示:“安邦是一个主动的投资者,资金雄厚,但也会严守价格纪律,这是安邦银团决定退出竞购喜达屋的主要原因。”

其实,如果这次收购喜达屋成功,将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海外并购案。

而作为中国民营保险公司中的后起之秀,安邦近年来,也因为收购版图横跨欧亚大陆而在海外扬名。2014年至今,安邦曾以19.5亿美元(约合120亿元)从希尔顿手中接盘久负盛名的纽约华尔道夫酒店;以2.2亿欧元(约合20亿元)收购比利时FIDEA保险公司;以2.19亿欧元(约合16.3亿元)收购比利时德尔塔·劳埃德银行(DeltaLloyd)100%股权。

喜达屋的收购是安邦在海外收购中极少数的遇挫案例。

保监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前一季度,按规模保费计算,安邦人寿已经一跃成为行业第三,紧跟国寿与平安人寿之后,与平安人寿的差距仅为76亿元。

安邦给外界的印象一直是一家神秘的公司,几乎很少接受媒体采访。其投资风格仿佛打上了掌门人吴小晖的标签:直接、高效、彪悍。

吴小晖作为安邦现任董事长,向来低调。2004年,吴小晖用约5亿元资本金创办了安邦保险,仅用了十年时间,吴小晖就把一个中小型财险公司,发展成为总资产七千亿的大财团。

2015年初,吴小晖曾亲自到哈佛大学求贤。并在演讲中提到,“为什么安邦十年发展那么快?我们的决策流程是日结制,从县级机构到总部的全流程是一天,每天太阳下山之前必须决策,如果没有在规定的环节中执行完毕就要落实罚款给上下游流程的人。开始大家不在意,真正实行这个制度效率就出来了,它帮助你克服人类的惰性。制度的管理是一个系统的能力,别的公司可能三个月做一个决策,我们有这样的能力去执行,我们的效率非常高,而且跟每个人的利益息息相关。”

据悉,安邦内部的决策都由专业人士负责,吴小晖只保留否决权。但也有业内投资人曾在闲聊时透露过,安邦投资业务部门,约每十人一个团队,分别负责不同的投资项目,都可以直接向吴小晖汇报,从而简单快速做出决策。

还有一点是现在很多大型险企的投资部门都是投研分开的,而安邦是投研一体化的。“我们公司内部是投资研究一体,互联网文化把行业研究团队和投资人的利益连在了一起。”吴小晖在公开演讲中表示。

安邦的投资决策大胆、激进、高效,但是其资金来源也受到监管层的高度关注。

在人民币利率下降、美元进入加息周期的背景下,海外资产的配置逐渐成为境内保险机构抵抗经济周期和利率周期、分散风险的重要途径。截至2016年1月17日,共有超过10家保险机构取得境外投资业务资质。有国内知名保险公司资管部门总裁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保险公司海外投资是正确的道路,也是未来的方面。但是,安邦频繁海外举牌肯定不合适,我不相信中国目前的险企在海外有那么强的实力和稳定现金流。

财新网也曾报道了市场观察人士的观点,安邦在竞购喜达屋交易中的表现,也将对近期大举海外并购的中国买家形象造成一定影响。因为自始至终,安邦财团并未对监管审批的确定性和收购资金来源及确定性向外界做出说明。

从2015年年底的宝万之争,前海人寿融资来源被保监会核查,再到近日的保监会调研富德生命人寿、安邦来看,险企近几年的频繁举牌与疯狂海外“扫货”行为已经引起监管层关注。监管层也开始了对保险公司风险管控能力,以及资金来源去向加强监管。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