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公司开始争抢儿童专车蛋糕

界面新闻 2016-04-15 08:30

Uber等行业巨头因为政策的限制,还没有正式进入这个领域,于是创业公司们纷纷趁虚而入。这个利基市场收费更高,但对安全性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像玩杂耍一般兼顾工作、学校和林林总总的课外活动对于洛杉矶的凯利·阿洛伊斯(Kelly Aluise)这样的父母来说真是再熟悉不过了。

她12岁的女儿艾玛去年8月报名参加了一个课后的冲浪游泳班。阿洛伊斯和她全职工作的前夫都不知道怎样才能送女儿去参加这些活动。导致情况进一步复杂化的是,阿洛伊斯在Keller Williams公司担任房地产经纪人,日程很难预料。

“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把艾玛送到她要去的地方,同时又能兼顾我的工作。”她说,“所以,我问校长,我到底该怎么办。后来,他给了我一份HopSkipDrive的宣传册。”阿洛伊斯看了看手册,给了他一个拥抱。

现在,她为女儿每周安排了三次用车服务,一周的费用在45到50美元之间。虽然叫车服务在创业圈一直很受青睐,但新的创业者们眼下却在追逐一个特定的利基市场:为儿童提供乘车服务。

这些创业公司正在蚕食这个行业的边缘,也就是Uber和Lyft公司还没有进入、至少目前还没有正式进入的领域。(根据Uber和Lyft公司的政策,司机不能搭载无人陪同的未成年人。)

虽然他们眼下还只是在数量很小的一批市场试水,但这个行业已然出现了竞争。哈里·坎贝尔(Harry Campbell)是Uber和Lyft两家公司的司机,同时也在自己的博客TheRideShareGuy.com上撰文分析这个行业。他说,这种现象代表了叫车服务行业更大的一个趋势,叫车服务公司都在想办法抓住非常特定的细分市场。

目前已经出现了专门提供机场用车服务的Wingz;为年龄较大的消费者提供乘车服务的Lift Hero;以及定于本月在波士顿启动、瞄准女性及13岁以下儿童的Chariot for Women。

共享乘车服务HopSkipDrive由几位全职工作的职场妈妈发起,服务范围覆盖整个洛杉矶县以及大部分的橘子郡。这家公司已经获得了1410万美元的资金,自称每月的营收增幅达到了30%。它的前辈是2014年启动的Shuddle公司,目前已经筹集到了1200万美元的资金。

这些公司为了安抚心怀忧虑的父母们,提供了如今的Uber们不能提供的安全水平,包括指纹以及广泛的面试。同时,他们还利用软件来监控司机的车速和行为。许多在加利福尼亚经营的公司也都利用这个州的官方监控项目TrustLine监控上门服务的护工。

这些乘车服务公司的司机几乎全是女性,通常都是教师、保姆、日托护工和全职妈妈们。大多数公司都购买了超出加州要求的保险,覆盖了涉及司机(或者临时保姆)行为的责任。

这些利基市场的创业公司出现的时机正是外界对这个行业产生质疑的时候。人们的疑问在于,按需服务到底能不能长远地提供有竞争力的价格和便利。

在一定程度上,许多这类创业公司依然要和Uber或者Lyft竞争,因为这两家公司的许多司机要么根本不知道公司的政策——不准搭载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要么接上了未成年乘客也装作没看见。坎贝尔说:“我得说,10%到20%的乘客都是未成年人,而且比例还在上升。”因为个人博客的缘故,他每天都要和成百的司机互通信息。

父母们试用过这些服务之后,越来越能接受让陌生人开车接送孩子的观念。比如阿洛伊斯,她会提前收到一张车和司机的照片,放进女儿的午餐盒里。司机穿着HopSkipDrive公司的制服,靠密码向艾玛证明自己的身份。

女儿上车以及抵达目的地之后,阿洛伊斯都会收到一条短信,而且在这段时间之间,艾玛一直处于监护之下。去年,阿洛伊斯每周要花150美元请临时保姆一周两次接送艾玛放学。她说:“我那时候对她的车完全一无所知,所以有点吓人。”

口碑营销和推荐至关重要。“妈妈网络对我们非常重要。”HopSkipDriv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乔安娜·麦克法兰(Joanna McFarland)说,“我们发现,只要你解决了一位父母的问题,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轻松,他们就会告诉别的父母。”

面向儿童的叫车服务似乎始于2013年的Boost公司,这项青年交通服务由位于加利福尼亚森尼韦尔的梅赛德斯奔驰北美研发部(Mercedes-Benz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North America)开创。Boost服务于硅谷地区,虽然每年在以10%的增速发展,但依然被当成一个试点项目。

此后,创业者们开始面向消费者们提供额外的服务,努力把自己和竞争者区分开来。今年1月在旧金山湾区启动的Zum在需要的情况下可以提供婴儿看护服务,同时面向5到15岁的儿童提供乘车服务。比如,有位单身母亲每周都要参加一次早上九点举行的董事会会议。于是,这家公司的一位司机提前45分钟到达照顾她5岁的女儿,照顾她吃早餐,送她去学校,陪她走进教室,确保她安顿好了才离开。

Zum刚刚完成了第二轮融资,筹集到了略多于100万美元的资金。早期阶段,它的营收和消费者数量每月同比增幅高达65%。如今,这家公司每天提供150到200次用车服务。

Zum和其他创业公司一样,允许父母提前规划用车(甚至可以提前安排一整年的日程),也可以电话叫车。公司当时还是eBay担任集团产品经理的联合创始人里图·纳拉杨(Ritu Narayan)说,Zum所有的司机要么早班,要么晚班,每天开车六小时,很少再为其他公司效力。

这个领域有家公司目前已经根据消费者的反馈对自己重新进行了定位。服务于旧金山湾区的Kango开始以KangaDo的名字启动,这个平台为父母们寻找小区附近的拼车机会。尽管这项功能至今依然存在,但后来,父母们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获得专车服务和临时保姆服务。于是,这家公司改变了模式。新客户可以对司机进行面试,也可以和司机一道上路,帮助年龄较小的孩子在独自乘车之前熟悉司机。

“维持供需平衡、维持司机库和客户库之间的匹配、保证100%的可靠需要进行大量的工作,所以我们对增长采取了非常现实的看法。”Shuddle公司首席执行官道格·阿利(Doug Aley)说,“需求就摆在那里,但它和其他行业的需求又不一样。如果你定的日用食杂没有送到,那也并不是什么世界末日,但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人家的孩子。”

额外的安全性和安保措施以及其它特点意味着,平均而言,它们提供的乘车服务要比Lyft或者Uber昂贵得多。比如,HopSkipDrive的用车服务费用要高10%到15%,而Kango的也差不多要高出15%到20%。

尽管如此,较高的收费也并没有被看成是个拦路虎,因为这项业务一部分是由一股比经济更强大的力量在驱动。

“这个市场上有个因素人们闭口不提,那就是负疚感。”HopSkipDrive的麦克法兰说,“从来就不缺负疚感。”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