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时有多亏现在就有多赚?民宿还在发展红利期

邹育敏 环球旅讯 邹育敏 2020-11-27 16:00

民宿不是高投入、赚快钱的生意。

【环球旅讯】还有人记得那篇《疫情之下,第一个归零的行业》吗?

2月14日,公众号“一条”这篇推文迅速攀上10W+,有的民宿主借此文诉说大量退订涌来的心酸;有人说挺不下去,准备告别;也有人说挺住,疫情总会过去,游客总会回来。

极夜时刻,往往是乐观的人挨到天亮。

今年国庆黄金周,途家称国内民宿整体预订量已经恢复到去年同期的91%,其中10月4日民宿下单量达到了去年同期的150%;乡村民宿的预订量达到去年同期的120%。

小猪的数据则显示,黄金周期间国内民宿整体预订量已恢复至去年同期8成,其中,乡村民宿预订量达到去年同期150%,飞猪店铺民宿产品国庆期间民宿的订单量同比去年上涨68%。

两个趋势已很明显。一是民宿业正在快速回血中,二是乡村民宿在疫后进入发展快车道。

数据增长背后,依然存在值得民宿业者深思的诸多问题。11月27日,在“2020环球旅讯峰会&数字旅游展”分论坛【中国住宿业峰会】(HMC)现场,小猪民宿联合创始人王连涛、途家民宿首席运营官王玉琛、美团民宿总经理冯威赫、栖泓文旅无它心舍品牌创始人杨诗兵、旅悦集团副总裁兼花筑品牌COO吕新颜围绕“差异化定位,回归民宿本源”的主题展开讨论。该环节由环球旅讯CCO王京主持。


从左往右:王连涛、王玉琛、冯威赫、杨诗兵、吕新颜

疫情改变了什么?

疫情虽然没有让民宿行业归零,但变化已经发生。

途家数据显示,平台房源数量大约下降了10%。王玉琛解释说,这种下降是区域上此消彼长的关系,随着疫情之后,用户消费需求的转移,城市民宿房源量下降,乡村民宿房源在增长,“以北京为例,城市周边的民宿供给量上涨4-5成。”

王连涛指出,疫情暴发期,在防控森严的北京城区、武汉等地确实有小B和个人经营者退出了民宿市场,但大部分人还是把民宿当生意,前期的投入不会轻易放弃。

而美团民宿的数据显示,在疫情缓和之后的3月,一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的民宿预订量已经有转正。

在王玉琛看来,民宿可以扛过疫情打击,离不开专业房东支持。“情怀是民宿质量部分,只有获客、经营、服务和效率上有突出的地方,才能支持情怀的变现。过去真正盈利的民宿房屋效率做得特别好,而且很多专业房东都在疫情之后都寻找合适的物业扩张。”

当然,疫情之后消费者需求的变化也支持民宿复苏。冯威赫援引Airbnb招股书的内容指出,国外用户在疫情后对住宿的私密性要求更高,同时希望住到人群密度较低地区,“国内也是同样的趋势,美团民宿的业务今年6月已经恢复。这个行业的韧性比想象中要强。”

同时,中高端消费的出境需求回流至国内,也使得城市周边高端、度假型的民宿快速回春。杨诗兵在临安的民宿在疫后复业第二周,直至今年9月几乎是每天满房的状态。“18间房,最高一天做了5万元的生意。换回从前想都不敢想。”不过杨诗兵也指出,这种满房的状况只存在于能承接大量周边度假需求的江浙沪,类似于云南这种依赖长途客源的民宿,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疫情之后,对民宿的监管政策也在发生变化。8月10日,北京市住建委、市公安局等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指出,经营短租房要符合小区管理规约或业主大会决定;没有管理规约或业主大会决定的,要取得同楼其他业主书面同意。互联网信息发布平台要对交易订单签订人和实际入住人员逐人登记身份信息,并按相关部门要求及时报送。

通知就像一个紧箍咒,但小猪、途家、美团都认为这并不是坏事。

王连涛指出,多年来北京一直是民宿发展最快、需求最大最为复杂的地区,借疫情防控进行整治是一个好事,虽然通知让小猪平台的收入下滑,但一个行业长期监管缺位更是坏事。

王玉琛则指出通知对长在社区的个人民宿有影响,对专业房东影响有限,“他们会选择更适合经营民宿的物业进行规范,有的专业房东甚至为了减少对邻居的干扰,把一层楼都租了下来。”

定义民宿和它的红利期

吕新颜的认知里,所谓民宿,不应该只是社区里的一个普通民居。“不论是位于城市还是度假区,既拥有诗和远方,有主题有文化,又有酒店的标准化流程和服务保障,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宿。”这也是旅悦所定义的民宿酒店。

民宿到底是什么?自民宿这个概念出现在大众视野后,多年来便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比如城市民宿的另一个代名词也叫短租房。

在平台方看来,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种诗与远方,有人情味,能满足用户需求的都可以称为民宿。

王玉琛指出,用户的需求是分层的,比如度假式需求需要极致体验,也有人找民宿就是想要有一个可以做饭煲汤的地方,“紧迫的解决功能性需求的民宿也是一些人的诗和远方,功能点不一样,按照需求差异化。”

“只要是老百姓开的,都可以叫民宿。”冯威赫认为,从用户价值来看,不管是酒店提供的高效率的标准化服务还是民宿提供的个性化体验,“只要能满足用户需求好的产品就是好产品。”

但不管是民宿酒店、短租房、城市民宿还是乡村民宿,他们还有一个定义是非标准住宿。杨诗兵认为这个定义也有失偏颇,他认为应该改为泛住宿产品。“民宿里面也有很多标准,就是要像星级酒店学习卫生、管理等等;在安全方面有些民宿做得比五星酒店还好。”

不仅是概念和边界难以定义,民宿发展的红利期是否已经消失,也倍受争议。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组织编撰的《旅游绿皮书:2017-2018年中国旅游发展分析与预测》显示,民宿等新兴旅游领域已经出现投资过度的迹象。

但在美团民宿和途家看来,民宿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红利期远远没有到来。

冯威赫解释说,2010年中国住宿业仍是经济型酒店的天下,近年来休闲度假、个性化需求的释放才催生了民宿这种更能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的产品。“如今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存在,民宿供给侧无论是数量和质量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有差距,就有红利。数据也指向了这一点。途家民宿评级数据指出,平台上具备品质等级达到两钻以上的只有20%-30%的比例,四钻、五钻比例可能只有5%。

王玉琛认为,当前民宿供给依然是由低质往高质方向做迁移,全国也没有看到稍微大规模的单体民宿的出现。专业化角度来看,一方面品质往上跃迁,第二规模有从小到大的过程。有一个稳定可靠的服务品质、专业化程度加深、从业者专业化也在加深、有上千家民宿规模出现时,可能逐步走向成熟。

与此同时,政策也依然支持着民宿红利。日前,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支持“互联网+旅游”发展的措施,其中就包含要求出台规范发展互联网+旅游民宿的措施;此外,在振兴乡村发展大计下,乡村民宿投资也仍具有想象空间。

杨诗兵表示:“当哪一天民宿能成为资产,宅基地能够成为交易的时候,我相信他会很快的变成一个投资非常大的红利期。”

不过王连涛则认为,民宿不是高投入、赚快钱的生意,不存在所谓的红利期。“住宿业本身就是长期投资、稳定回报,不断积累口碑,每年通过一点点溢价,经营5年、10年。国外有些民宿要传到第二、第三代,欧洲有很多100年的民宿。从这个角度,民宿本身就刚刚开始。”

小红书会抢了民宿平台的生意吗?

近年来,民宿领域的跨界也是蔚然成风。

一方面体现在“民宿+X”上,通过X,即非客房产品来导流或拉升整体的收益水平。

吕新颜指出,民宿要“+X”,和民宿所在平台的能力密不可分,比如和平台其他产品关系,加上和出行强关联的机票、旅游线路或目的地产品;或是增加二消产品,比如土特产品,“比如冰岛茶叶很难买,利润也相当高,一提茶叶可能已经过万了。二消产品可以由平台提供甚至是民宿主提供,任何可以打包的产品都可以组装。”

另一种跨界,则体现在流量平台跨界进入民宿预订领域。近两年,抖音、小红书均通过民宿服务商直连民宿提供预订,根据小红书官方提供的数据,小红书平台民宿预订5月的GMV已经超过去年全年总量,预计6月民宿预订GMV至少环比增长300%。

但从民宿预订平台的角度来看,和小红书们之间,还远远谈不上竞争,反而还有合作空间。今年7月,小猪联合小红书宣布达成战略合作。据了解,小猪已打通小红书的民宿预订入口,并开通直连功能。未来还将为入驻小红书的品牌民宿提供包括管理系统、内容运营、直播带货等全方位服务。

王连涛认为,小红书们的跨界并没有分走民宿平台的蛋糕。“术业有专攻,很多用户在找度假民宿时不在预订平台上找,要么朋友推荐,要么在种草平台找。小猪帮助民宿在小红书上经营企业号,做内容生产,反倒是有更多生意的机会。尤其对于我们这样一家独立的平台,更多希望怎么帮助房东多做一些事情。”

据冯威赫透露,小红书上的民宿内容只占总内容的0.8%-2%之间,“内容确实是民宿个性化产品一个非常好的种草方式;从平台合作角度来说,有些平台负责内容种草,有些平台负责交易和用户体验,分工是不一样的。”

民宿夫妻联合吐槽:平台要回归初心

在HMC现场,彩蛋环节请来了一对在厦门做民宿多年的夫妇吐槽各大平台。据民宿夫妇吐槽:

今年小猪平台有和小红书合作,有到我们店里帮我们做宣传。小红书和我们的订单是连接的,这点挺好。去年小猪订单挺多的,今年比较少,我发现木鸟和小红书打通得更厉害。

途家我们合作得比较少,主要做爱彼迎。现在所有OTA平台走头部流量,我们算厦门爱彼迎的头部商户。商户和客户非常平等,这可能是国内OTA和国外OTA的区别。

同行经常讲,国内OTA很急着赚钱,我也急着赚钱。但是客户和商户之间要平等,商户和OTA站在一起,比客户忠诚度更高。

挺喜欢美团这个平台。因为2018年倾尽所有花了700万投了一家民宿,基本是我们自己融了资,没有通过平台。民宿条件不错,当时我的定位应该是和携程对接,因为感觉携程客户更高端一些,一直在给携程抛橄榄枝,一直跟它配合,但是订单量一直起不来。当时我们和美团BD关系比较好,美团量就蹭蹭蹭往上涨了。

面对民宿业者的吐槽,冯威赫表示,自己在做平台之前也做房东,非常能理解房东的吐槽。“投入进去风险怎么办?平台在处理用户和商家关系之间如何平衡?从经营者角度转到平台角度会非常关注这些问题。”

王玉琛进入民宿行业不久,但是已经养成习惯到任何一个城市出差都会找当地的房东聊天。“目标就是解决大家的痛点,把好的产品在平台上呈现出来并且通过我们的标准让它和用户之间产生比较好的链接,这是平台要做,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邹育敏
邹育敏

环球旅讯

永葆一颗野生好奇心。

Yumi_2333
yumi@traveldaily.cn
已发表文章 184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