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住宿新玩家:除了Airbnb,还有这些不一样的短租平台

不管有没有疫情,多数短租初创平台面临的问题都是规模太小。

【环球旅讯】2017年,英国人Victoria O' Connell在一个住宿共享平台上将她在伦敦的公寓租给了一位男士,他办了一次聚会,把屋子弄得一团糟,连警察都来了。他后来走了,只在该平台上留了一句点评,“这位房东很好”。

有过这种经历,O' Connell内心更加笃定,她要建立一个更加安全的共享平台,避免再去应对这种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前几个月,她创立了Golightly,采取邀请制,而且只面向女性。

“我希望租房子的是我的朋友,或朋友的朋友,如果是女性来租房,我会更放心。”

跟其它几个新上线的住宿共享平台一样,Golightly也在借鉴Airbnb和Vrbo模式的基础上,着力对一些方面进行改善,例如,谁可以租房,可供出租的房型,房东发布房源需要支付的费用,等等。

Airbnb成立的12年里,共享住宿的类型在不断丰富,出现了许多细分群体的租赁平台,如专门面向LGBTQ群体的Misterb&b,以及面向黑人旅客的Noirbnb。

疫情期间,Airbnb放松了取消政策,并退款给租客,很多被激怒的房东也开始寻找新的平台,这也促进了许多新网站的上线。深知疫情之下的旅游业充满不确定性,这些新公司的取消政策都很灵活。

但是,除了疫情带来的挑战,大多数初创短租平台都面临的问题是规模太小,房源很少。比如,Zeevou Direct在旧金山可能只有一个房源,而最大的共享平台Airbnb却有30个,Airbnb在全球的房源甚至超过700万个。

AllTheRooms是一家度假租赁搜索引擎和数据分析公司,该公司的CEO Joseph DiTomaso表示,总会有公司与Airbnb竞争,但是规模是关键问题。这些公司能够在预订业务上与Airbnb和Vrbo竞争?它们能否驱动需求?这些都是很棘手的问题。

尽管如此,对于愿意对比不同平台的人来说,以下四个新建的短租平台,将会提供不一样的住宿体验。

Golightly——仅对女性开放的短租平台

Golightly于1月上线,疫情开始时只是一个刚起步的平台,但是如今的房源已经增加了30%,共有590个。大部分房源都在美国和欧洲,也有一些在阿根廷、以色列和南非。房价在80美元到1000美元之间。

该平台的特别之处在于用户需要有熟人邀请或者经过审核才能预订。Golightly目前有2500名会员,Golightly需要对每个新成员有一定的了解,以保持其建立的“朋友的朋友圈”。如果新成员没有认识的人,她可以开通会员,并由Golightly的职员来审核,审核人员会成为大家的弱关系朋友。房东、经理和旅客,所有成员都是女性,包括变性后的女性,无论她们的同伴是什么性别。Golightly目前一次性收取100美元的会员费用。

Golightly的员工会实地或在线上对房源进行审查,验证房源与描述或照片是否一致。

Golightly的会员表示,该平台在与其他女性建立联系的同时,也能进行追溯,这种机制能够给人带来安全感。

Maura Cusick是Golightly的一名会员,她通过该平台在新奥尔良租了一间房。Cusick表示,“身为女性,我们与男性同工不同酬。但是,如果我们能共同努力,帮助女性增加收入,并建立这样一个平台,为在外旅行的女性带来安全感,我觉得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对于订单取消政策,房东可以自由选择,规定提前一天取消就不扣款,或是一个月内取消就要扣除50%的费用。

Koala——分时度假租赁

一般而言,分时度假租赁的房东会有一套两居室度假别墅,他们每年会有一周或更久的时间入住别墅。

据美国度假村发展协会(ARDA)的数据,美国的分时度假别墅有1500多个,全球超过5300个。

Koala平台预计于8月份上线的,该服务平台的目标是,帮助分时度假别墅的房东将房子租出去。

Koala的联合创始人Mike Kennedy表示,Koala的定位是代际转移平台,平均年龄为44岁的房东将房子租给年轻旅客,尤其是千禧家庭,他们更倾向于选择多居室且有厨房、洗衣等生活设施的别墅。

因为这些别墅都在度假区,很多都是由希尔顿或万豪等国际酒店集团运营的。它们能够提供卫生保障,这是许多短租房无法保证的。

“旅客对酒店运营会有更深的信任,但是类似Airbnb这样的平台能带来更好的空间体验。”Kennedy说道。

Kennedy还表示,由于分时度假别墅的房东是自己设定价格,而且看重收支平衡,所以他们提供的房价一般比度假村的价格低。Koala上的两居室别墅一周的平均房价为2500美元。房东可以自己设置取消条款,规定72小时前取消,可以全额退款,或者规定一旦预订就不可退款。

MyPlace——与亲友共享

MyPlace的构想是,让房东与家人或朋友共享住宿,而不以赚钱为目的。所有的租赁费用还是照常收取,可以免费让父母住,而朋友则负担部分房租。

今年3月份,Zach Bell和Rameet Chawla在自己的圈子里建立了MyPlace这个平台,有2500位成员,房源分布在澳大利亚、哥斯达黎加、墨西哥、西班牙和美国。

MyPlace依靠熟人圈发展用户群体,虽然有些用户之间不是特别熟。该平台的目标是发函更加先进的预订技术,取代目前所采用的Facebook群组沟通方式,为短租服务建立更多的信任。Bell和Chawla说,通过Facebook群组发展短租用户的方式很普遍。

旅客必须先进入Bell和Chawla建立的群组里,才可以获取房源信息。Bell和Chawla打算在今年全面上线预订技术后,将MyPlace开放给更多其他的群体使用。

“对于想通过房子挣钱的人,Airbnb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而我们的目标是这个群体之外的市场。例如,我在纽约有一套公寓,我的目的不是挣钱,但是我也要付房租,我很乐意让朋友或朋友的朋友来住。”Chawla说道。

Zeevou——直接预订平台

Na’im Payman是住在英格兰的一名物业经理,大约三年前,他就决定建立自己的预订平台,为他人提供房源。通过直接预订,他可以得到更多的租金,而且能够自己制定取消政策,规定预订24小时候不可取消预订,或是入住当天都可以取消。

Payman开发的平台名为Zeevou,提供短租服务,房东可以免费发布房源,该平台的房源从260多个增加到了700多个。

Payman在3月份上线了Zeevou,而且从一些叫苦不迭的Airbnb房东那里接手发布了一些房源,他说,“我想让房东能够处在一个更民主的市场中。如果能够建立一个面向全球房东的网站,而且不收取高额营销费用,房东就能收到更多租金,因为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Zeevou上的大多数房源都在英国,其它的零星分布在墨西哥、美国和亚洲,包括位于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中心的时尚阁楼(起价120美元),加州纳帕的一套两居室(起价305美元),以及蒙古的一个蒙古包(起价120美元)。

Payman也会通过其它平台来发布房源,因为只有60%的订单属于直接预订。由于没有营销经费来推广Zeevou提供的免费服务,该平台的增长只能靠口碑。

“我们并不处理订单,只是为房东提供平台工具。我们想将主动权交还给房东们,让他们自主经营,并且能够在社区里得到尊重。”

*本文编译自New York Times

王瑶
王瑶

环球旅讯 编译

发 现 身 边 的 美 好

已发表文章 196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