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行业赛道上,是新老投资者的竞争

在行业各品类已经齐全、数量总体过剩的当下,虽然是互不关联和交际的投资者投资,对于整个行业而言,是否有重复投资之浪费?

一个没想到的2020年的上半年,行业整体度过了最为难熬的时刻,平均出租率只有20%-40%, 虽然自强的酒店人采取了各种自救,打折的、外卖的、参与街上地摊销售的,但收入不抵支出,减员、待岗在所难免。目前还是期待新冠疫苗的尽早问世,以解酒店业的后顾之忧。

从4月份起,各类媒体对于行业发出多角度报道,国际、国内各类酒店管理集团,频频刊登几万家门店歇业,国际酒管集团总部裁员,多家著名品牌被撤牌,…….与此同时,各家集团又纷纷打出新的“主题特色”品牌,“生活方式”品牌,酒店管理集团与地产集团转型发展酒店板块牵手合作、新锐品牌给老旧单体酒店的贴牌合作等新闻不断。

既然存量酒店在特殊时期都面临生存困难,为何增量酒店居然在特殊时期信心满满积极入市?疑惑之下,发现了一个行业的新的竞争局面和赛道,赛道分为两类,投资不动产酒店的进入的是长跑赛道,租赁物业的进入的是短跑赛道。因为进入行业赛道没有门槛、没有监管、没有警察,赛道上的选手是各种背景的投资者,运动服上的标贴是国际、国内各酒管集团的不同品牌,品牌方95%都是轻资产,哪个投资者愿意穿上品牌运动服进入哪个赛道,来者不拒,模式有“陪跑式 - 委托管理”, 有“给穿制服自跑式 – 加盟特许经营”。

目前长跑赛道上,老的运动员(投资者),年龄上去了,因为没有足够的营养补充(更新改造,更换硬件和产品软件),虽然还在赛道上,但越来越跑不动了,而新的投资者,穿上了酒店集团的新品牌运动服,信心满满的进入了行业的赛道。老的投资者和新的投资者并没有关联和交集,对于品牌方而言,有签收签约需求为何不接呢?在短跑赛道也是如此,第一批投资者经过利用租金和劳动力红利期得到理想回报的,当下盈利已经微乎其微,乘着疫情退出跑道并无不妥,而手中有物业还情怀不变的投资者,想进入行业赛道的还是穿上了新锐品牌的运动服开始起跑,新老投资者也是没有关联和交集。如此假设,对于行业现状的疑惑全然解开,逻辑全通。

没有投资的品牌方,签约数量既是生存之道,也是争王之道,签约的数量还都是各家集团的KPI考核指标。在如此指导思想和考核指标下,只希望赛道上穿自己品牌运动服的赛手越多越好(行话叫抢占市场),对于老品牌选手的“体力不支”品牌方是无可奈何,因为改造资金由投资方支出。那些超过30年“跑不动的”,想脱掉品牌运动服退出赛道就顺其自然吧,有的集团因为目前管理团队跟不上拓展签约速度(陪跑员不够),都积极推荐投资者穿上品牌运动服自跑(加盟品牌特许经营),这样赛道上只要运动员不少,品牌方生存和竞争还将持续。

行业中长跑赛道周期已经从30年缩短到20年、10年、5年,短跑赛道也从原来的10年、缩短到5年甚至3年。行业热闹的赛道,投资者进进出出,品牌运动服层出不穷,令人目不暇接。这样的局面并没有被疫情打破,是行业之幸还是行业之忧?赛道没有门槛、没有监管、没有警察,是否还将持续?在行业各品类已经齐全、数量总体过剩的当下,虽然是互不关联和交际的投资者投资,对于整个行业而言,是否有重复投资之浪费?赛道还在,愿意给穿和愿意穿上品牌运动服的运动员还在,眼前将出现的景象不就是行业赛道上新老投资者的竞争吗?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