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妙林和开元的老故事

任子晟 环球旅讯 任子晟 2020-01-14 08:00

要做一家百年老店,靠的不仅是机遇和眼光,还有无论如何都要保持稳定的心态。

【环球旅讯】杭州市心中路与金城路交界处,来自四面八方的车辆有条不紊地穿行着。贯穿四方的两条超过十车道的大动脉彼此垂直交错,组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十字路口。十字路口的东南部,高达47层的杭州开元名都大酒店如同一头蹲坐的雄狮,俯视着十字路口的一切。

住在酒店旁边开元名都小区的陈妙林,每天早上6点都会准时起床,游泳半小时,然后在家中跑步机再跑个半小时。运动过后,陈妙林才会整理好衣装,精神抖擞地回到开元名都大酒店的17层,在那个写着创始人办公室的房间里,开始自己一天的工作。

在外界看来,陈妙林创立的开元旅业集团旗下的酒店产业毫无疑问是国内高星酒店的头牌。这家有三十多年历史的企业,不可免俗地打上了创始人陈妙林深刻的印记。哪怕今日陈妙林已经退居二线,开元依旧是陈妙林的开元。萧山的历史长河不断流淌,陈妙林三个字终究是一个不可能漏过的传奇。

初入江湖

陈妙林是改革开放机遇下典型的成功创业者。

改革开放以后,按照世界银行的统计,我国80年代的GDP年均增长率是10.1%,居世界前列。另一方面,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在逐年提高。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数据显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80年的477元,提升至1990年的1510元,十年里足足翻了两番。

在收入提升的大前提下,人民出行的欲望渐长,对于更良好的住宿环境也有了更多要求。国内酒店也因应转变了思路,开始接待国内外散客。随着大量客人涌入,当时酒店囿于承接能力的不足,相关配套服务缺陷,难以满足广大客户的需求。高品质的酒店因此获得了萌芽的机会。此时,爱国港商霍英东与广东省政府合资兴建的白天鹅宾馆在1983年顺理成章地落成了。

事业单位也开始走向企业化转型。原先以接待为营业目的的招待所们也开始走向市场,着手于资本化运作。

1985年,萧山县决定投入2000多万元,将原有的招待所改造成拥有两百多间房的萧山宾馆。萧山县政府找到了为人正派的陈妙林,希望他来担任萧山宾馆的一把手。

对于当时33岁的陈妙林来说,要说欣然接受这样全新的角色并不全然合理,这一年,他刚刚成为萧山物资局副局长候选人,这是十几年奋斗的结果。

选择仕途一帆风顺,还是去未知的领域闯天下。陈妙林或许有过纠结,但他最终选择后者,这与当时江浙一带的营商环境不无关系。

同一时间,江浙一带民营经济渐渐复苏。1983年,鲁冠球抵押了自家自留地价值两万多元的苗木,承包了杭州万向节厂;1986年,从鲁冠球万向节厂出来的徐冠巨与父亲徐传化一同创办传化企业,任企业经营厂长;1987年,原为推销员的宗庆后成立了如今娃哈哈集团的前身——杭州市上城区校办企业经销部。

江浙一带的下海创业者,尤其在苏南浙北一带,不少人在国营工厂积累了不少人脉和资源,创业起来更是如鱼得水。更重要的是,江浙一带创业者紧跟政府的步伐的同时,思维较同时代其他地域创业者更为跳脱开放,使其在发展的过程中步伐能够迈得更大更稳。

据陈妙林估算,当时萧山宾馆投入的2000多万元放到今天或值5亿元,这是一块价值巨大的国有资产。

在接手萧山宾馆前,陈妙林就向政府提出了“自负盈亏、掌握干部任免权、自主分配”三个要求。得到萧山县领导首肯后,陈妙林马上向萧山宾馆动了刀,开始实施劳动合同制。

“萧山这块地方能够孕育出一大批民营企业家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这是因为萧山的干部开明开放包容。”陈妙林很感激。 

开元的90年代

在市场化的背景下,陈妙林动起了对萧山宾馆完全改制的念头。

在外界看来,90年代,是萧山宾馆的股权架构不断发生变化的十年。

1994年,陈妙林在社会募资约2600余万元,萧山宾馆开始实施股份制。这笔投资占据了萧山宾馆近四成的股份。尽管整个架构仍然由政府控股,但是萧山宾馆已经不再是政府一言堂。

1997年,萧山乡镇企业开始转制,集体资产开始向社会的个人开放。

3年以后的千禧年,陈妙林募资6000余万元,买下了开元旅业大部分的股份。千禧年成了陈妙林自己的“开元之年”,开元也真正成了陈妙林的开元。

90年代的十年里,萧山宾馆经历了改制的转折点。对于整个开元,这十年同样意味着很多。

90年代初,西方发达国家的酒店管理理念开始在国内传播。1991年,陈妙林第一次坐飞机前往美国,看到了美国遍地开花的连锁酒店。彼时的美国经济型连锁酒店市场已然进入成熟期,各大品牌已经开始变得家喻户晓,深入民心。这一次的出国考察,让陈妙林体会到酒店连锁的威力。他意识到“美国的今日会是中国的明天”。

回国以后,开元以350万元投资北京化工局旗下的疗养院,获得35%的股权,同时全权经营该疗养院。陈妙林将其改造成浙江省首家度假酒店,命名为开元之江度假村。这家酒店,成为了开元首家连锁酒店。

去美国以后被连锁的力量“开过光”的,还有锦江之星的创始人徐祖荣。在陈妙林去美国后的第三年,徐祖荣也准备从旧金山回归。回国之前,徐祖荣在访友过程中住了不少汽车旅馆(Motel),也从中得到了不少灵感。

回国以后,徐祖荣拿着1000万元资金与五、六个同事挤在一间不到20平米的办公室里,打造出了锦江之星的样板间。

1997年,首家锦江之星酒店在上海成立,距离开元之江度假村的诞生,差了整整六年。

2000年以后,连锁酒店市场的深井终于出现了爆发。

  • 2002年6月,携程携手首旅,成立合资公司“如家”,拉开了千禧年连锁酒店井喷的序幕;
  • 2004年,格林豪泰落户上海;
  • 2005年,7天酒店正式成立,同年3月,首家门店在广州市北京路开门迎客;
  • 2005年8月,汉庭在昆山火车站周边开出了第一家门店。

若从时间上看,开元属于国内最早加入连锁酒店市场的玩家之一。在其他经济型连锁酒店在一二线城市布局实现高速发展的过程中,开元依然维持着略显平缓的步伐。从投资角度上看,开元专注于高星酒店的投资和运营,整体投资较重,投资回报周期也因此被拉长。开元重资产的投资模式,给了后来者反超的机会。

陈妙林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最近几年开元也开展了轻资产的委托管理,逐步减轻重资产方面的投入。陈妙林感慨:“如今开元酒店资产的市值也就四十多亿。我们的轻资产奋斗几年,市值也一样超过40个亿,这里面靠的就是品牌和连锁的价值。今后我们酒店的资产一定是轻资产,而且要远超重资产。”

陈妙林曾给自己的人生打了99分,最不圆满的地方发生在90年代。

90年代末,开元曾有一个与世贸君澜合作的机会。当年世贸君澜属于浙江省财政厅控股,其中15%是来自台湾的资本。台湾资本选择退出时,当时世贸君澜的总经理吴启元找上了陈妙林,想让陈妙林把这15%盘下来,同时把财政厅的股份也吃下,借此获得杭州世贸大酒店的经营权。

据陈妙林估计,当时世贸君澜在杭州约有接近10家高星酒店,具有一定规模。杭州主城区作为开元覆盖力度偏弱的区域,拿下世贸君澜的世贸大酒店将会极大地加强开元在杭州城区的掌控力度,也能更为快速顺利地进入杭州市场。

”如果当时合作的话,开元不会是现在的开元。”陈妙林感慨。

危机

同样是90年代,开元确定了酒店和房地产两开花的发展模式,依靠房地产收入反哺酒店业务的发展。

曾经有媒体认为,开元是放弃了成为万达的机会才成就如今在酒店业的地位。陈妙林并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开元当时已经是民营酒店的第一号;在房地产方面,才刚刚挤入全国百强。放弃酒店去追逐房地产,无疑是舍本逐末。

“为什么要放弃在行业排前三的位置去追求行业排100的领域?”陈妙林一语中的。

陈妙林的骨子里深藏着稳妥的基因。这种稳妥的作风,让开元能够历经风雨而屹立不倒。对比如今企业家从创业之初就想做“天下第一”的雄心壮志,陈妙林却简单的想“活着”。他认为王健林的策略是相对进取甚至是冒进的,而自己则只会选择更加稳健的做法。

从开元面对风险的态度可见一斑。比如,开元坚持低负债率的做法,旗下企业从不互相担保和借款,杜绝了崩盘的连锁反应。遭遇地产危机时,宁愿每个项目亏损十亿都要完成去库存拿现金的目标。陈妙林终归是一个稳健的人。

正是进军房地产的决定,让开元撑过了来自非典的一次大起大落。在非典疫情最为严重的半年里,开元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冲击。开元酒店的平均入住率在这一年从70%下降至30%,收入也随入住率的滑坡出现了大跳水。提起这一年,陈妙林总会说:“每天一辆桑塔纳开出去,回不来的那种。” 

危机关头,开元没有选择大规模辞退裁员,而是采取了三个“三分之一”的办法——三分之一员工放假、三分之一员工上班、三分之一员工培训。

“放假的员工奖金没有了,但是工资照发。培训的员工奖金发一半,上班的员工照拿。我们一个月轮一次,员工满意,政府也高兴。”

在非典疫情最严重的半年里,开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靠着房地产利润的支撑,开元酒店板块也活了下来。危机过后,酒店业如同一片狼藉,唯独开元的酒店一家都没有关门,一个员工都没有辞退。

开元靠着房地产撑过了非典危机,也同样因为房地产经历了一次生死大考。

2013年底,陈妙林感觉当时国内房地产市场即将发生一次阶段性回落。年会中,陈妙林发言要求开元的房地产降价售出。

在雪崩未出现之前,一切都是风平浪静。2013年里,开元的房产部门业绩大涨,形势大好。开元的房地产部门一阵欢声笑语,没有谁真拿陈妙林的话当回事。

陈妙林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春节发过新年红包后,陈妙林脸色一变,下了死命令:“必须降价!”房产部门这才勉为其难开始了甩卖的动作。

陈妙林的预感是对的。

2014年2月18日,春节过后不到一个月,位于杭州大桥西板块的德信北海公园宣布清盘价“15800元/平米”,拉开了当时房地产崩盘的序幕。

为了资金的快速回笼,开元也开始了亏本大甩卖。在当时,开元在台州的楼盘每个平米降价2000多元。这样的降价幅度意味着开元的一个项目都要净亏10个亿。

在当时房地产一片欢腾的背景下,楼盘降价的策略让投资者难以理解。他们纷纷举起横幅,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维权行动。另一方面,坊间舆论也在不断发酵,都在传开元马上就要破产的消息。

舆论压力到达顶峰的时期,大量的负面消息让银行对开元的态度开始产生转变。部分银行要求开元提前三个月还款,个别银行的要求还款额高达3亿元。

由于开元提前进行了甩卖变现,让开元在这一波危机中活了下来。充足的现金流让开元有了随时还款的底气。 

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以后,陈妙林依然按照原计划选择了去西藏骑行二十六天。当外界看到陈妙林淡定的举动,也跟着吃了一颗定心丸,舆论渐渐平息。

圆梦

20年前,携程在上海正式成立。对于携程的崛起,是陈妙林始料未及的。在他的印象里,最初的携程就是在机场里发卡的。谁也没有想到,携程靠发卡成为了一家上市公司,最终还成了中国旅游业界首屈一指的巨无霸。

陈妙林花了十年的时间,才了解到完成订房行为的方式,并不只有电话预订一条路。在这期间,梁建章的携程早已经席卷了整个酒店预订市场。

携程20年发展史中,开元从中点出发加入到OTA之中。与此同时,受到携程的启发,开元也建立了浙江金扇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国内其他酒店一起做自有渠道的网络预订。时至今日,开元酒店通过金扇子获得的订房数量占据网上总订房量的一半,总算在OTA之间的竞争中,获得一定的议价能力。

陈妙林感叹金扇子做得晚了一些,发展也比预想要慢一些。如果早一些了解到互联网的力量,开元也许会发展得更好。

陈妙林创业有两个梦想,一是把酒店开到国外去,二是上市,如今都做到了。

2013年4月,陈妙林收购了位于德国法兰克福的金郁金香饭店,并更名为法兰克福开元大酒店。陈妙林最初并购这家酒店的想法非常简单,就是希望将为开元在国门外“竖块牌子”。

根据开元团队调查,当时每年从中国前往法兰克福的旅客共有60万人,其中38万来自于中国各地政府官员。陈妙林计划该酒店30%的客源来自中国官员。最终,虽然实际上政府接待客源数量人数并未如想象般多,但是开元的牌子还是在国外竖了起来。

2017年8月3日是陈妙林65岁的生日。这一天,陈妙林在《风云浙商面对面》节目上宣布退休,将开元的大旗正式交给跟了自己三十年的职业经理人陈灿荣。

陈灿荣是个“守业”的好人选。在陈妙林印象中,陈灿荣为人内敛,也并非完人,但其“守规矩”、“忠于企业”和“受委屈时大度”的特点还是让陈妙林认为他是个合适的接班人。

“人总不会是完美无缺的。”陈妙林解释道。

陈妙林没有将开元的班子交给两名女儿,背后有着自己的“私心”。陈妙林认为,作为一名企业家,难以兼顾家庭。创业时十几年没吃上一口热乎年夜饭的陈妙林,不希望女儿因为事业而放弃生活中的其他事情。

“或许我这个观念可能比较陈旧,但是女孩子当企业家很难事业家庭两全。”谈起女儿,陈妙林不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企业家,只是一个温情的老父亲。

2019年3月11日,开元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敲钟的那一刻,见惯风浪的陈妙林心情平静,因为“早已有思想准备”。

 “人总是要老的。要做成百年企业,你要吸引社会的资本进入,实现资本的自然流转。”将开元资产证券化是陈妙林早就有计划的事。为了对企业高层团队进行激励,陈妙林拿出了自己的股份奖励给了开元的团队,使其团队更有工作积极性。

陈妙林认为良好的股权激励政策是其退居二线的重要一环。让员工自己成为老板,就不需要盯着了。

如今,原在2015年在新三板上市的开元物业,已完成预先披露更新,距离主板上市也靠近了一步。

结尾

众所周知,陈妙林喜欢极限运动,尤其喜爱骑行。在采访的尾声,陈妙林讲述了自己多次去西藏的故事。走新藏线的时候,从新疆乌鲁木齐出发,到塔里木盆地,横穿沙漠,最终到达中国的极西之地——帕米尔高原。

一路上陈妙林骑着车,慢慢地向高处前进。最终在夜里12点,车队在5218米的海拔处停了下来。高地上,四下寂寥无人,零下十几度的气温令人感觉寒冷至极。

夜里除了寒风,什么都没有。

这是一段冰冷而艰苦的旅程,陈妙林在寒风中度过了漫漫长夜。次日,陈妙林再度登上了征程。

他看到了夜间看不清的风景,他看到了四周延绵不断的雪山,他看到地上一座座小小的石碑上,上面刻着每一座他要征服的高山的名字。

陈妙林说:“第二天八点又开始有了光。四处一片荒凉,但是能看得很远很远。我能看到远处的雪山。”

前方一片开阔。

任子晟
任子晟

环球旅讯

这个世界值得吐槽。爆料请发邮箱至Jason@traveldaily.cn

已发表文章 22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请输入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