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的航空分销将是什么样子?

未来十年将迎来航司分销技术结构上的转变,这将打破过时的库存和预订管理的枷锁,为客户服务流程引进新的零售技术,使得顾客比以往任何时候享受更多的选择、更相关和价格定制的服务。

【环球旅讯】(本文编译自Linkedin)本文作者Bryan Porter是中国航信旗下旅游科技公司OpenJaw Technologies的电子商务、数字营销和旅游科技专家。

未来十年将迎来航司分销技术结构上的转变,这将打破过时库存和预订管理模式的枷锁,为客户服务流程引入新的零售技术。

未来两到五年,GDS的主导地位将逐步受到削弱,因为越来越多航空公司会采用国际航协新分销能力(NDC)标准,加上针对采用NDC模式代理的激励政策及不采用该模式的代理上的惩罚政策都会削弱GDS在航空分销的主导地位。

随着NDC标准的发展,其将为航司带来新的销售灵活性,由此在客户的整个旅行过程中获得更多的服务机会,而随着新的创业公司生态系统将这些分销标准与富媒体进行整合,并大大提升用户体验,从而推动在航司体系以外的创新。

随着标准化分销的发展,匹配买卖双方的交易平台逐渐增多、并模仿亚马逊式“基建即服务”的商业模式,越来越缺乏差异化的OTA和比价搜索格局面临着颠覆。

在此期间,Google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GDS分销费用将由于漏斗顶端搜索获客成本的的增加而压缩。

通过航司官网的直接销售将持续增长,而对于传统航司来说,官网的直接分销仍然只占很小的份额。

对于满足客户更多预订选择的需求,航司将保持合作竞争的关系,针对旅行者分销彼此的库存。

WhatsApp、微信和Facebook Messenger等平台已经拥有了超过10亿日活用户,聊天机器人将不断进化,甚至可以超越其自身能力去回答客户最常提问的问题,“对话式商务”将作为除了网页和移动端以外的电商第三支柱出现。Amazon Echo、Google Home以及其他类似设备将利用自然语言处理的人工智能界面与语音识别进行整合,创造一个全交互式的语音购物体验。

上述这些发展将对航司的创新和产品差异化造成压力——从简单票价结构和与品牌票价捆绑的菜单式辅助产品供应,从而可以向旅游者个人提供更独特、个性化的产品。

原本通过票价上传管理、O&D(出发地和目的地)而制定的传统定价方法将稳步让步于通过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个性化定价方法,这些个性化定价方法将从上百万用户的在线和交易行为以及数据挖掘中学习,通过所有渠道满足旅行者每时每刻的需求,这标志着收益管理将进入新时代。

至于区块链和相关技术发展从而在规模上适应产品供应和交易,分布式账本技术将支持账单开具和结算流程,免除参与BSP销售的复杂认证流程。

PSS(旅客销售系统)被引进全零售平台的多渠道分销当中,包括数据采集、建模和处理能力,以及可以在每个渠道根据要求而构造和生产产品的规则引擎。

十年后全球人口将超过80亿,其中中产阶级人数将上升30%-50%。

预计测量航空业增长的基准指标——一名付费乘客旅行一英里带来的收入——到2027年将增长30%,运营中的飞机数量也将保持同样的增速。

二线和三线城市正变成“超大航空城市”,这将带动乘客数量在不同的地理位置实现增长。

亚太区将为航空分销的增长做出大贡献,长远来看全球航空业将保持乐观的发展趋势。

尽管油价维持着高水平,飞机运营将变得更加高效,窄体客机将飞得更远,运营成本更低廉,现阶段采用长途低成本模式运营的航空公司已建立的商业模式将得到巩固。

这一趋势还将降低长途旅行的成本,但低成本商业模式将带动商品化,提高航司在客户服务和个性化产品方面实现差异化的需求。

这会给通常将机票作为商品来销售的OTA造成压力,价格是唯一的差异化因素。通过时效分析和消费习惯而定制产品,意味着顾客可以通过直接渠道或向航司提供第三方客户数据的交易平台找到最相关的产品。

随着OTA数量减少,航司在Google的广告花费也将有所下滑。交易平台旅游解决方案的出现将为Google带来平衡,相比广告业务,他们可以通过中介费用获益更多。

航司将变成更精明的零售商,相比销售机票的利润,航司从辅助产品销售中可获得更多的佣金。可能在某些捆绑套餐中,会出现“免费”票价作为特价品促销,从而在旅客的整体旅游消费中获得更多份额。

在航空产业的刺激下,酒店、租车、轮渡和其他地面服务或交通提供商将采用类似的开放分销标准,绕过产品整合平台进行分销。

未来这些变化的最终受益者将是具有自主选择权的旅行者,他们比以前任何时候享受更多的选择、更多样、更相关和价格定制的服务。(Nic编译)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须经过环球旅讯书面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