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机场现状:扩建难 新机场处境更难

在欧洲之外,大部分新兴国家都将机场运力当做一个经济全球化的途径;显然欧洲这方面做得并不好,机场扩建很难获得批准。

据路透社报道,12月11日英国政府将伦敦希思罗机场是否要建第三条跑道的决定再次推迟,这次推迟到了明年夏天。这也凸显了欧洲在增加机场运力方面与新兴国家竞争存在巨大难度。

欧洲航管组织(Eurocontrol)表示,到2035年,整个欧洲境内机场将无法容纳新增的200万架次的航班。欧盟委员会表示,运力短缺产生的经济损失包括81.8万人失业以及每年国内生产总值(GDP)损失280亿至520亿欧元(310亿至570亿美元)。欧盟委员会宣布将在本周年内研究提升航空业的措施,但是却由于未鼓励成员国增加机场运力而受到批评。独立航空分析师约翰斯特里克兰(John Strickland)表示:“制定新政策固然是好事,但是也必须贴合实际。” 

英格兰东南部机场扩建的问题争议了几十年,与此相呼应的事,欧盟其他国家在这一方面的进展也非常缓慢,这不仅仅是因为当地居民对于噪音和环境考虑反对声高涨。

德国柏林新建的勃兰登堡国际机场机场尚未完工,由于建造过程多次施工不达标导致开放日期从起初制定的2010年推迟到最早2017年下半年。另外,2012年德国一法院对欧洲第三大机场法兰克福机场颁布了夜间飞行禁令。该机场第四条跑道2011年才开放。

欧洲境内新机场处境也颇为艰难。西班牙著名的“幽灵”机场——卡斯特利翁机场和雷阿尔城机场在建成后并没有吸引航空公司和乘客。前不久更是爆出丑闻——卡斯特利翁机场之所以在等待4年之后能在今年迎来其首趟商业航班,是因为它向瑞安航空承诺每年支付60万欧元(42万英镑)。目前,也只有瑞安航空一家开通了飞卡斯特利翁机场的航班服务。

意大利米兰马尔彭萨机场2008年宣布进行一项主要的投资项目,原因是意大利航空表示由于该机场费用过高,该航空公司计划将其运营枢纽从米兰移到罗马。

斯特里克兰表示,扩建航空公司愿意服务的机场非常关键。这就意味着应该扩建伦敦第一大机场希思罗机场而不是第二大机场盖特威克机场。

欧洲之外

中东和亚洲的国家都通过机场来促进贸易、投资和旅游业的发展,从而推动经济发展。这些国家的政府较少受到有关环境和社会方面的困扰。正是这些困扰导致欧洲人口稠密的国家不得不放慢发展脚步。

例如,中国计划在2020年前将机场总数从2014年年底的202座增加至260座。迪拜计划建造世界上最大的机场,运力将达到1.6亿人次。伊斯坦布尔的拥有六条跑道的新机场计划于2017年完工,2028年的运力将达到1.5亿人次。

目前世界上最繁忙的机场美国亚特兰大机场2014年的客运量为9600万人次。国际机场协会(ACI)欧洲分会表示,欧洲委员会应该设定欧洲范围内整体的机场运力增长目标。ACI欧洲分会总干事奥利维尔·扬科维奇(Olivier Jankovec)表示,在欧洲之外,大部分新兴国家都将机场运力当做一个经济全球化的途径。显然欧洲这方面做得并不好,机场扩建很难获得批准。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