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单挑全世界 有多大胜算?

究竟是恶意打压竞争对手,还是善意的市场整顿?这个答案对当事双方或者三方都没有任何意义,只有竞争结果才有最终解释权。

这几天,全球专车界的热门大事无非三件:

第一件大事,是Uber正在通过一次新的股权融资实现融资21亿美元(约合134.74亿元人民币)的目标,其市场估值也达到了令人惊讶的620亿美元(约合3978.04亿元人民币)。这个数额甚至超过了通用汽车公司的市值,而且这个估值还是按相当标准化的格式计算出来的(比如计算了一倍的优先清算权,而且也没有任何“拔苗助长”的行为)。

第二件大事,是Uber在全球范围内的四个竞争对手签订了一项“战略性合作伙伴协议”,这四家公司将通过该协议在技术和服务上展开合作。这四家公司分别是美国的Lyft,中国的滴滴快的,东南亚的GrabTaxi和印度的Ola。

第三件大事,则是在全球最大的专车市场中国,Uber自称正在滴滴快的投资方的微信平台上遭遇“封杀”。(中国市场的最新动态是,滴滴快的调度机制受到质疑,出现司机集体围堵;Uber则出现“压榨实习生”质疑。)

且让我们一件一件来分析这些标志性事件。

“全球反Uber同盟”

看起来,Uber目前正在单挑全世界。

早在今年9月,Lyft就和滴滴快的联合宣布,双方的用户将可以通过对方的服务预订专车,此次合作进一步扩展了Lyft的国际合作。而现在,Lyft、滴滴快的、GrabTaxi、Ola这四家公司的用户在海外旅行时,可以通过一个应用,直接在当地预订专车,而不必下载新的应用。

比如,如果一名Lyft的美国用户到中国旅行,他可以继续使用Lyft的应用,通过滴滴快的直接预订专车,而不需要下载一个新应用,也免去了看不懂中文的苦恼;如果在新加坡,用户也可以直接使用Lyft应用通过GrabTaxi服务预订专车,而不需要任何额外的步骤。

而实际上,此次扩大结盟范围并不令人惊讶,因为9月的时候,此项“合作”就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当中。《华尔街日报》做了相关报道。这四家公司希望通过此项合作,使他们的市场占有率总额能够超过目前的行业翘楚Uber。

目前,Lyft是美国市场的第二大打车软件,而Ola、滴滴快的和GrabTaxi分别都是中国、印度和东南亚市场的龙头老大。在中国的360个城市中,滴滴快的每天为用户提供的叫车服务达到了700万次,滴滴快的称,该公司拥有中国市场83%的占有率;而GrabTaxi则表示,它每天在东南亚六国提供的叫车服务有150万次;而Ola每天也要在印度的102座城市中提供超过100万次的叫车服务。

除此之外,让Uber腹背受敌还有,旧金山一家名叫Flywheel的公司,主要为传统出租车提供类似于Uber的打车软件,该公司也在讨论建立一种类似的联盟。

Lyft及其盟友是否还会在欧洲、拉美和澳洲寻找类似的伙伴呢?目前还有待观察,毕竟这些地区的潜在合作伙伴的确少之又少。Lyft的一名发言人对《财富》表示,“无论是在海外市场上推广Lyft服务,还是培养海外合作关系,我们都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但目前还没有特定计划。”

投资人两头押宝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全球反Uber同盟”中的四家公司都有一批相同的投资人,如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和日本软银(SoftBank)等。据新闻网站BuzzFeed今年1月的报道称,正是软银在亚洲的这几家专车公司中做了工作,从而促成了结盟。

而更令人惊讶的是,Uber新一轮融资的领投方中居然包含了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要知道,老虎环球基金此前对滴滴快的、GrabTaxi、Ola和Lyft这四家公司都进行过投资。目前,它对Lyft的投资是间接的,因为Lyft是通过滴滴快的拿到的融资。

老虎基金为何会做出这种“资敌”的行为呢?

知情人士向《财富》表示,老虎环球基金此轮对Uber的投资,将超过它对其他任何一家专车公司的投资,这个结论或许会让Uber舒心不少。对于老虎环球基金来说,“广撒网”的做法或许不是为了对冲,而是更多着眼于平台覆盖。比如,专车领域可能会出现多个赢家,尤其是其中的一些公司可能会扩展到消费运输之外的领域。另外,Uber和老虎环球基金还制定了一份信息共享计划,以避免双方中的任意一方陷入尴尬的境地。也就是说,避免实际上共享的信息太少了。

此次交易也反映出,Uber在美国以外尽管面临监管方面的挑战和本土的竞争对手,却仍然获得了不俗的成绩。比如,Uber全球最大的十大市场有五个都在中国,而据Uber一名发言人称,Uber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了25%到30%。在印度,Uber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40%左右。

从融资角度看,国际市场上的业务增长意味着:

1. Uber的竞争能力使它更加自信,因而愿意接受老虎环球基金这样的投资人。这和去年形成了鲜明对比,当时UberCEO特拉维斯•卡拉尼克曾公开对《名利场》杂志表示了自己想破坏Lyft的融资努力。

2. Uber想保持现在的增长势头,包括进军新的市场,但它需要新的外部资本来实现这个目标。由于Uber已经从很多大型投资者那里融到了资金,因此在选择新股东方面,Uber已经没有办法再那么挑剔了。

Uber目前的这一轮融资尚未结束,它也没有对如何使用这21亿美元的金额给出任何口头许诺。预计这次Uber还将采取过去那样的流程,先迅速结束本轮融资以敲定有关条件——这次就是与老虎环球基金和普信集团(Rowe Price),然后再去填剩下的账本。

是封锁还是整顿?

Uber的故事中总是出现打斗情节:Uber与德国的监管部门打作一团,后者在德国全面禁止了该公司的一项汽车服务;Uber巧妙地从不起眼的竞争对手Lyft手中抢夺司机;Uber绕过各种出租车联合会的高级代表和政府官员,把它带有搅局性质的旅客交通手机应用服务推向大众市场。

与所有优秀的新兴技术公司一样,Uber出现在哪里,哪里就会出现一场混战。不过,相对于Uber在国外市场上的强势,Uber的中国公司则显得有点烦。最新的烦心事至少是社交渠道。

12月4日凌晨,包括上海在内16个城市的168个Uber相关微信公众号被封停。微信方面称Uber涉及恶意营销或借用户信息牟利,且运营方不具备相关证照及资质证明,而Uber中国则认为该处罚不公正,甚至叫冤打出悲情牌。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Uber微信账号第一次受挫。今年三四月,包括“Uber中国”、“Uber招聘”以及北京、上海等城市的微信公众号也曾被封停。后来,各城市又重新开通新的微信公众号。而事实的另一面则是,本次遭到微信平台封号的也包括136个滴滴相关服务账号,滴滴也不是第一次遭到类似处罚。

究竟是恶意打压竞争对手,还是善意的市场整顿?事实上,这个答案对当事双方(微信、Uber)或者三方(微信、Uber、滴滴快的)都没有任何意义,只有竞争结果才有最终解释权。好在,无论是曾经缠斗的滴滴、快的(或是合并后的滴滴快的),还是全球争议不断的Uber,无论他们现身何处,都做好了处理对抗的准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