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游的升级之路该怎么走?

可以说,乡村旅游发展和兴起带来的问题是多维度的、多层面的,需要业内外人士进行深入思考、研究和回答。

近年来,我国乡村旅游接待人数和收入年均增幅都超过20%,乡村旅游已成我国旅游发展潜力最大、带动性最强、受益面最广的领域。但是,我国乡村旅游同样也面临着转型升级、提质增效等问题。近日,2015年首届中国乡村旅游发展论坛在北京市密云县举办,与会代表对乡村旅游与乡村发展、分享经济与开放生态、乡村旅游发展的“互联网+”模式、乡村旅游规划开发与可持续发展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让乡村迸发新活力

论坛上,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宋瑞认为,目前我国乡村出现诸多问题,不少乡村出现凋敝现象,而发展乡村旅游是促进乡村复兴的重要途径。

她说,发展乡村旅游不仅是旅游消费、旅游产业发展的重要内容,不仅能够提高农民收入、解决就业、改善生活,而且更重要的是,它引发了人们对乡村价值的重新思考,对“三农”要素的重新组织,对城乡关系的重新定位。

宋瑞认为,各种形态、各种样式、各种档次、各种风格的乡村旅游已然成为促进乡村发展、实现乡村复兴的一种重要方式。在乡村旅游的带动下,山村环境改善、经济结构转变、业态丰富提升、村民生活富裕,并带动了社会结构的变化和乡村治理方式的进步。随着乡村旅游的发展,将掀起新的“上山下乡”运动,从原来城市化中的背井离乡、进城务工,到返乡进村,到乡村休闲、度假、养老、创业。中国式的乡村旅游还远远没有展现出全部的社会、文化和经济价值。

乡村旅游对农村的深入影响在北京密云县有明显的体现,“从2011年开始,北京市密云县发展了90个民俗村,成立了93家民俗旅游专业合作社,1.3万名农民本地就业。2015年上半年共接待游客276万人次,同比增长8.1%,实现乡村游收入2.45亿元,同比增长11.9%,乡村游收入连续4年在北京市5个生态涵养发展区中保持第一。乡村旅游已成为密云城乡发展一体化的重要载体、农民增收致富的重要途径和展示密云形象的重要窗口。”密云县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郭生海介绍说。

走出提质增效路

目前,一些乡村旅游发展较成熟的地区改变分散经营的状况,推动乡村旅游产业化,走出提质增效之路。

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委员方泽华介绍说,近年来,北京市立足首都城市战略定位和建设国际一流旅游城市目标,明确提出了“一区(县)一色、一沟(村)一品”的京郊旅游发展思路,创新推广了国际驿站、休闲农庄、采摘篱园、民族风范、乡村酒店、养生山吧、生态渔村、山水人家、葡萄酒庄、汽车营地等10种新业态,形成了乡村旅游“北京模式”。为进一步推动京郊旅游提质增效,北京还发布了《京郊旅游发展纲要(2015—2020年)》,相继研究制定了旅游休闲步道总体规划及试点方案、加强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的指导意见和旅游小镇发展规划,努力构建以观光旅游为基础、休闲度假为主导、新型业态为特色的京郊旅游产品体系。

根据北京市发展乡村旅游的总体思路,密云县则提出了“一个民俗村就是一个乡村酒店”的发展理念,将标准化、规范化、组织化、网络化植入到民俗村(户)管理之中,逐步实现“两个靠拢”——饮食居住条件向城市现代靠拢、休闲旅游环境向自然生态靠拢,专门制定民俗旅游3年行动计划,力争到2020年民俗村(户)达到“百村万户”。

论坛上,浙江省湖州市旅游委员会主任干永福也介绍了乡村旅游的4种“湖州模式”:以“洋家乐”带动的“洋式+中式”模式,以旅游景区带动的“景区+农家”模式,以美丽乡村带动的“生态+文化”模式,以休闲农庄带动的“农庄+游购”模式。他认为,体制创新是乡村旅游大发展的根本,特色个性是乡村旅游大产业的活力,服务品质是乡村旅游大品牌的保证。

突破瓶颈寻求新发展

论坛上,代表们另一个关注焦点是,如何破解乡村旅游发展中的制约瓶颈,探索建立符合实际的管理模式。

据方泽华介绍,现阶段,北京市的乡村旅游发展重点关注和思考这样三个问题:一是什么样的京郊旅游发展方式符合首都的新定位和京郊现行的生产组织方式,二是什么样的京郊旅游组织方式契合“土地流转起来、资产经营起来、农民组织起来”的城乡一体化发展新要求,三是什么样的京郊旅游产业促进机制适应旅游市场的需求和规律。

方泽华说,我国乡村旅游整体上正处于全面发展、提档升级的关键阶段,游客在寻找最美乡村,投资者在寻找新的资源,经营者在寻找新的利润点,旅游产业推进者在寻求旅游与“三农”融合发展的新途径。可以说,乡村旅游发展和兴起带来的问题是多维度的、多层面的,需要业内外人士进行深入思考、研究和回答。

宋瑞则表示,如火如荼的乡村旅游发展中,积累了一些经验,也有不少问题。为此,一定要重视乡村发展的主体性,避免城市化,适度的模式化。

在宋瑞看来,乡村首先是当地人的生产空间和生活空间,其次才是投资空间和消费空间,不能仅仅从投资热土、消费场所、市场价值来看待乡村,做乡村旅游除了考虑如何拿地、怎么规划、项目建设、营销策划、商业利润等问题之外,首先应该考虑如何对待和处理乡村居民,如何从促进乡村发展的角度进行系统的、社会性的规划,而不仅仅是景观、建筑、设施的规划。乡村旅游不应该是城里人对乡村资源的纯粹“消费”。乡村旅游发生在乡村这样一个特定的空间内,有着与城市不一样的环境,人们追求与城市不一样的体验和感受。乡村旅游的规划、设计、经营有自身的规律,不是简单地把城里的那一套搬到乡村。发展乡村旅游的每个地方、每个个体,自然环境、区位条件、产业基础、社会结构、个体条件都不一样。在尊重市场需求、商业规律的前提之下,不能一味追求乡村旅游的标准化、规范化、规模化、连锁化。乡村旅游的活力、魅力就在于创意性、特色化、个性化,需要尽量多地发展“小而美”的乡村旅游。

宋瑞认为,乡村不仅应该是风景秀丽、可供城里人休闲、娱乐、体验、回忆的美丽乡村,也是可供乡村人宜居、创业、眷恋的美好乡村。从美丽乡村到美好乡村,从乡村旅游到乡村复兴,大有文章可做。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