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在线短租:在中国如何演绎分享经济神话

网易科技 2015-09-28 09:52

在线短租目前可以成为旅游目的地住宿多样化个性化服务的提供者,但是依然无法满足所有旅游者的住宿需求,一定程度上目前在线短租只是酒店的补充。

共享经济的神话还在蔓延,在Uber、Airbnb的估值不断上涨的同时,国内共享经济的模仿者开始演绎中国“本土化”共享经济的模式。

在出行领域,滴滴快的、易到等出行服务提供商都在中国国土上走出了一条差异化Uber的道路,当然这样的模式依然在探索。

但相比较在Uber全球市场的推广,诞生早于出行领域的在线短租市场,却依然处于发展的早期,“短租在中国市场虽然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但是在线短租依然处于行业发展的早期。”小猪短租CEO陈驰表示,处于早期的在线短租面临多个方面的挑战,首当其冲的是分享经济下对于信用体系的建立非常迫切,其次是用户、房东、保障体系等多个方面目前都属于稀缺资源。

如何重构短租市场

短租如上文所言已经存在漫长的时间,在没有移动互联网、互联网时短租依赖的是信息布告模式,甚至依赖“牛皮癣”广告,在58、赶集出现后,信息上网成为短租的首选。

但是,这时间的短租依然没有摆脱信息作为中介的限制,甚至很难跟分享经济挂钩。

技术的革命带来信息的变革,用户和房东的连接更直接,推动一切发展的燃料是在线旅游,在线短租很大程度上依赖在线旅游的爆发成为目前很多旅行者出行的居住首选之一。

不过在中国,在线短租的两种模式,Airbnb和Homeway都不乏模仿者,甚至对于创业者来说,白手起家建立的短租平台在很多类型都在Copy to China .不过这样也没关系,在中国的体系下,单纯的分享经济发展需要走更长的路程。

执惠旅游联合创始人兼CEO刘照慧在接受网易科技采访时,直言不讳的表示,目前的在线短租的挑战和机会都非常明显。毕竟在“住”的这一领域,如果依靠单纯的平台信息模式,依然非常单薄,大量的体验是线下的服务,服务的体系各家都有不同但依然有很多相同点。

类似,小猪短租、游天下、途家、安途等短租平台都建立了规模不小的线下团队,主要为满足用户的体验在买单,还为提供房源的房东提供帮助和支持。

类似途家更是在从房地产开发商手里直接接过房子的管理权,大量的房源从毛坯房入手,提供装修到出租到管理到服务整个售后服务的服务,当然目前从途家了解的信息看,大量途家用户对于服务还是满意的,此前途家CEO罗军在接受采访时透露,途家在携程上的用户体验后的打分高达4.7分远远超过携程上的五星级酒店的评分。

但是,不可否认,途家模式也是分享经济走出的异类,庞大的线下规模需要不断的资本支撑才能发展,途家也是中国目前在线短租市场上第一家进入独角兽排行榜的企业。

相比较途家,目前另外几家获得融资的短租平台,例如小猪短租、住百家、安途等平台其线下队伍的规模相比较途家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陈驰表示,小猪自己不直接经营房源。“在中国,Airbnb模式并不好走,小猪早期只在北京、上海开通服务,并在这两个城市做透,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才慢慢向其他城市拓展”,陈驰如是说,从小猪得到的数据看,一线城市对于短租的需求更大,而在三四线城市来看,在线短租并不在考虑的范畴。

“补贴”走不通

目前从投资方的态度来看,虽然有爱日租倒闭这样的不利因素,从2014年开始,随着Airbnb在海外的爆发式增长,投资人开始重新关注这个领域,短短时间内,几家平台都同一时间的到资本的助力。

住百家甚至在1个月的时间同时拿到两轮的融资,在住百家CEO张亨德看来,在完成新一轮融资引入海航旅游之后,配合其旅游目的的房源拓展,针对中国游客出境游可以有更多落地服务,配套旅游服务可以延展,而这些随着住宿这个入口可以给住百家带去利润来源,同时整个服务与旅行密切相关。

其实早在今年上半年。在Airbnb宣布入华之前,已经跟在线旅游社区穷游达成战略合作,随着国内出境游人数规模的增长,大量个性化的旅行住宿服务的需求让Airbnb享受到了中国用户大幅增长的红利。以至于其顺理成章的入华,短时间对于国内的短租平台甚至利大于弊,毕竟Uber入华并没有影响滴滴快的的领先地位,而从陈驰、罗军的表态上看,他们都对其入华提出了积极看法。

陈驰称,Airbnb入华依靠其在全球的影响力,从一个平台服务企业产生的媒体宣传作用是利大于弊的。

同一时间,小猪短租开始加大对于品牌的曝光,除了线下的入口把控,在线下投放硬广,陈驰有自己的考虑,“线下广告能直接影响到拥有闲置房源的房东,以及对应的用户。”

但是,众所周知,滴滴快的除了广告之外,更甚的是依赖提供高额的补贴增加用户的黏度,但是目前从短租市场来看,并没有这样的大规模的趋势,虽然各家都有补贴的措施,但是从数额看,远没有达到滴滴快的的规模。

刘照慧称,并不是平台没钱补贴,而是住宿是强需求的服务,依靠广撒网的优惠券并不明智,甚至是浪费。

陈驰透露,在线短租十分依赖媒体以及社交媒体的传播和分享,漫无目的的补贴措施并不适用,“短租服务单价比打车更高,另外短租是刚需市场,补贴数额太低无法刺激消费。”

刘照慧称,在线短租的补贴其实一直存在,只是规模并不大,在目前来看,在相关法律政策出台之前,在线短租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游天下运营总监承洋也表示,依托搜房平台的游天下拥有足够多的用户,而相关法律政策的缺失让在线短租作为分享经济的代表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并没有爆发式的增加。

据艾瑞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在线短租市场在2012年加速起步,市场规模为1.4亿元,到2014年市场规模有望突破40亿元,2015年可达105亿元,3年时间市场规模将增长超过50倍。另据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在线租房市场研究报告》,2014年中国在线短租市场的交易规模将接近30亿元,并保持高速增长。

但是这样的高速增长并不能证明分享短住以及在线短租已经成熟,整个市场上供应链两端、服务体系等问题都是核心问题。

回到我们本文开始谈到的,在线短租目前可以成为旅游目的地住宿多样化个性化服务的提供者,但是依然无法满足所有旅游者的住宿需求,一定程度上目前在线短租只是酒店的补充。

另外,短租的重复使用频率偏低,另外跟旅游需求类似,短租还是低频服务,并不能成为其他延伸服务的入口,很多互联网的营销措施并不适用。

不过对于目前市场的发展来看,投资人都给分享经济提供了正面的支持,未来在线短租的发展除了平台自身发力之外,更需要整个社会生态的完善。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