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起反抗下 Uber终在纽约站稳脚跟

一财网 潘寅茹 2015-07-24 09:18

22日,纽约市长白思豪突然宣布放弃限制Uber司机在当地扩员的计划,这使得在欧洲连遭重挫的Uber在美国暂时稳住了阵脚。

在与各地政府的痛苦博弈中,打车软件优步(Uber)终于在美国纽约扬眉吐气。

原本纽约市议会计划在当地时间23日就是否要出台政策限制Uber在当地的扩张进行投票,但22日,纽约市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突然宣布放弃限制Uber司机在当地扩员的计划,这使得在欧洲连遭重挫的Uber在美国暂时稳住了阵脚。

白思豪给出的替代方案是,纽约市政府将就Uber以及其他打车软件对城市环境和交通影响进行为期4个月的调查,然后再就Uber在纽约的“生”与“死”给出最终的判定。

Uber与纽约市政府来回拉锯的焦点在于,前者强调,必须在年底前新增1万名司机,而后者认为这一数字只能控制在200人。

Uber的奋起反抗

20日,在线上打车软件服务引发激烈争议的时期,白思豪信誓旦旦地表示要“尽快遏制Uber的增长”。他的“豪言壮志”犹在耳边,但还没过几天,白思豪对于Uber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着实让人跌破眼镜。而这背后,是Uber,这家如今在全世界都炙手可热的打车软件公司面对各地政府汹涌而来的制裁的反击。

就在白思豪放言要禁止Uber在纽约的扩张后,Uber随后警告称,限制其增长将会伤害Uber在纽约,这个全球最重要市场的发展。同时,Uber还大打感情牌,列举了限制其扩员可能在纽约引发的一系列后果,比如,乘客的等待的时间会延长至2~3倍,服务质量也会下降,最坏的结果就是客户都流失了。

在Uber看来,纽约市政府的禁令彻底威胁到了企业的生存与未来发展,因此,这家被估值500亿美元的公司除了口头上提出抗议,还配合了一系列政治上的举措。Uber在主要电视频道上投放广告称,白思豪要毁掉纽约成百上千的潜在就业岗位。这则广告还暗示道,随着时间的推移,禁令将硬生生地把纽约分化成“富人的天堂”和“穷人的地狱”。而这恰恰是白思豪2年前竞选纽约市市长时所竭力反对的。

同时,Uber还向纽约用户推出了一个名为“白思豪的Uber”的功能。用户选择这一功能只有两种结果,一是没有车,二是等25分钟,以此来告诉用户,如果限制Uber的法案通过,纽约市民的生活就可能会变成这样。

此外,Uber还发动人海战术,“鼓励”用户给白思豪写邮件抗议,邀请反对者免费搭车,甚至利用名人效应,在社交媒体上质问白思豪出台禁令是否值得。

峰回路转的谈判

据美媒透露,当地时间22日下午,在沉默了一周后,Uber高管与纽约市政府的官员终于坐在了一起。尽管禁令的支持者坚称,他们握有足够的票数使禁令通过,但Uber此前一系列成功的反对策略营造了这样一种舆论环境,即禁令的支持者在创新、打造就业岗位,甚至是维护阶层平等方面站错了队。

22日,诸如纽约州州长古莫(Andrew Cuomo)等一些有头有脸的民主党大佬开始反对禁令。在最后一刻,Uber和纽约市政府都做出了妥协。前者同意与纽约市政府分享数据,供其研究打车软件对城市交通的实质影响。同时,Uber也承诺,维持目前的扩员幅度,不会在纽约“铺天盖地”。

纽约市政府承诺在进行为期4个月的调查同时,也警告,如果Uber违反双方22日达成的协议,将随时随地把Uber赶出纽约。白思豪办公室的发言人诺威尔(Wiley Norvell)表示,如果研究结果表明打车软件会加重当前城市的交通状况,那么政府依旧有权下达禁令。

自Uber2011年进入纽约以来,超过200万纽约人注册成为Uber的用户,无论是乘客还是司机。这就意味着,在过去一周政府与Uber的拉锯战中,200多万用户成为了Uber与纽约市政府谈判的筹码。Uber高管此前也指出,这一数字是白思豪2年前胜选纽约市长的28万支持者的近10倍。

22日下午,Uber与纽约市政府达成协议后,第一时间撤下了此前针对白思豪的广告、app应用,叫停支持者对白思豪的“邮件攻击”。Uber高管也随即发表声明,“很满意”谈判的结果。

出租车行业垄断的终结

当前,Uber在纽约市取得的胜利不仅体现了支持者对其的认可,同时也验明了这些激进反抗举措在实际中的效果。

“Uber在纽约的胜利告诉了其他与其‘作对’的地方政府,Uber不怕地方政府的威胁,”纽约大学鲁丁交通中心(Rudin Center for Transportation)的主任莫斯(Mitchell Moss)评价道,“此外,出租车行业的垄断日子也结束了。”更重要的是,莫斯认为,在互联网时代,要干涉人们的出行已不再是件简单的事了。

如今,消费者也非常依赖类似Uber这样的打车软件。对于消费者而言,只要在智能手机点几下,就能轻松打到车,省去了在室外苦等的时间和精力。Uber众多的消费群体使得Uber的反对者——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司机,显得微不足道。

得知这一结果,拥有1.8万成员的纽约出租车工人联盟(New York Taxi Workers Alliance)的执行总监拜拉维(Bhairavi Desai)表示,“这真是悲剧性的一天。一家公司砸点钱就能左右公共政策的制定,太荒谬了!”拜拉维还指出,没有禁令的约束,司机的工作时间与得到的报酬将不成正比。

拜拉维认为,尽管Uber打着种族平等的旗号,但实际中,传统出租车行业中的很多黑人司机就受到Uber无限扩员的影响。“如果这个国家中最大的出租车市场的司机都得不到保护,更别提其他国家了。”拜拉维说道。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