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的全球扩张得向Airbnb学习

大体上而言,Airbnb的方式是与监管部门合作,而不是与他们对抗,因为随便哪个政府都能关掉你。

上周,房屋共享服务公司Airbnb在巴黎的房源信息已经超过了四万条,法国首都一举成为旅行者从这家公司租赁房间、整租公寓时最受欢迎的目的地。巴黎官方也赞扬它给这个城市的酒店业带来了创新。

但叫车服务公司Uber上周的日子却艰难得多。

巴黎几千名出租车司机走上街头抗议UberPop服务。它是Uber在法国推出的低价服务,类似于在美国推出的UberX。法国政界也批评这家公司无视法国的交用运输法。Uber在法国的两名公司高管遭到警方逮捕,被控非法经营出租车业务。到了上周五,这家公司已经在法国全面暂停了UberPop服务。

Uber和Airbnb这两家公司在许多方面都很像。它们都诞生在美国的旧金山,眼下都是所谓“按需经济”(on-demand economy)最大的参与者。所谓“按需经济”是指,只要点一下智能手机上的按钮就能获得服务。这两家公司目前都从投资者们手里获得了充裕的资金,估值已经高达几百亿美元,而且正在利用这些现金在全球快速扩张。

但这两家公司在法国截然不同的发展路径却赤裸裸地暴露了它们在遭遇全球监管者时那种对比鲜明的策略。自从2009年成立以来,Uber就在一个接一个地挺进欧洲以及其他地区的城市,很大程度上带着一种“有本事你来抓我啊”的态度。相反,提供的房间比希尔顿和洲际酒店(InterContinental)等传统酒店集团还多的Airbnb在它大多数的热门市场都更倾向于拉拢当地的政界人物。

目前,Uber模式并没有显著放缓。这家公司目前在全球近60个国家的300多个城市经营着业务,投资者对它的估值已经超过400亿美元(约合2482.44亿元人民币)。但Uber激进的态度已经导致它和许多城市的监管部门发生了摩擦,而这些城市对它的全球野心至关重要。

“许多这类初创公司一开始并不会过于考虑监管问题,”加利福尼亚科技研究公司盖特纳(Gartner)汽车业务负责人西罗·柯斯罗斯基(Thilo Koslowski)说。“它们一心想找到‘一招鲜’的战略。它们都是先做事,然后才问问题。随着它们走向成熟,这种情况才会发生改变。”

Airbnb面对监管者的时候也并不能全身而退。它在类似纽约这样的美国城市一直面临大力的制裁。纽约当地一些决策者认为,Airbnb的出租房可能会减少这个城市长期房屋的数量。去年,因为违反了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禁止个人以旅游目的出租房屋的法律,Airbnb接到了在欧洲的第一笔罚单。罚款金额接近3.3万美元(约合20.48万元人民币),Airbnb目前正在提起上诉。

但大体上而言,Airbnb的方式是与监管部门合作,而不是与他们对抗。

2008年,Airbnb成立之后几个月,当地的Airbnb出租房就开始在法国不断涌现。一开始,这家初创公司与当地的监管者联系有限,没找到几个能理解这家公司业务的人。但是到了2012年,巴黎的房源开始快速增长之后不久,Airbnb就在这个城市开设了一家办事处,开始与当地政府部门展开常规的对话。2013年,当地讨论新的房屋法规之际,他们依然在继续开展这项工作。

如今,为了打击非法的度假出租行为,巴黎成立了一支调查队负责日常的检查,违反法律的人最高可能面临2.8万美元(约合17.38万元人民币)的罚款。Airbnb表示支持这项规定。另外,到2016年初,这家公司将开始代表巴黎政府部门征收旅游税,使法国首都成为继阿姆斯特丹之后欧洲第二个提供这项服务的城市。

这种跟监管部门打交道的方式,“在于在政府部门内部找到能够理解共享经济的合作伙伴,”Airbnb欧洲公共政策负责人帕特里克·罗宾森(Patrick Robinson)说,“我们希望解释清楚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因为到了某个节点,他们就会希望对它实行监管。”

Uber自从2011年末才开始在法国开展业务。这家公司称,它一开始发现很难安排与法国官员会面。两年后,法国立法机构正在努力限制这种服务,建议出台新的规定,强制要求Uber这样的叫车预订服务必须等待至少15分钟,司机才能开始搭载新的乘客,从而给了传统的出租车司机一个抢跑的机会。

去年,这家公司的高管开始增加与法国立法机构进行常规会面的次数,更大层面上则是这家公司为了改善与监管部门的互动所作出的努力。然而,当时人脉深厚的出租车团体施加的压力在法国基本上已经取得了胜利。

今年生效的一项新的交通运输法要求所有司机必须持有执业牌照,同时限制司机使用几何定位软件显示自己的车所在的位置。这些规定实质上导致UberPop司机无法合法运营。德国、西班牙以及荷兰的政府部门同样也对Uber的低价服务下达了禁令,称它对传统的出租车来说等同于不平等竞争。

但Uber依然继续在法国开展UberPop服务,还在地方法庭辩解称这项交通法违宪。然而,法国警方当时已经开始向一些UberPop司机开具罚单,而在一项目前还没有结束的调查行动中,警方今年三月还突击检查了这家公司的办公室。最新的抗议活动发生之后,作为回应,Uber上周五暂停了在法国的低价服务。

“我们只是在提供城市交通的一个补充选择,”Uber公共政策总监安东尼·欧贝(Antoine Aubert)上周这样告诉欧洲的政界人士,“我们目前在法国、西班牙以及德国这些国家面临着过时的监管政策带来的限制。”

公司一位女发言人不愿意就公司与监管部门的互动发表进一步的评论。

上周,法国出租车司机封锁了道路,焚烧轮胎,攻击他们认为是在为Uber工作的司机,导致Uber的麻烦进一步升级。这家公司在法国的两名高管也被警方带走,今年九月将接受审理。他们面临的指控包括“欺骗性的商业行为”以及通过Uber的低价服务非法组织出租车服务。

“现代化是指创新、服务的品质以及共享经济,”反Uber抗议活动扩大到全国之后,法国内政部长伯纳德·卡泽纳夫(Bernard Cazeneuve)曾经这样说过,“它不是在黑市拉活,不是Uber违反法律组织的地下工作。”

最近几个月,Uber在与立法机构互动方面表现出了更多的意愿。今年一月,这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查韦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在慕尼黑一个有许多欧洲政界人士出席的会议上说,Uber希望找到办法,能够在欧盟28个成员国的法律框架之内开展业务。卡拉尼克称,如果允许Uber经营,这家公司可以为司机创造多达五万个工作岗位。

但正如法国最近的事件所显示的那样,这家公司有时候依然愿意不顾立法机构的意见,执意推进业务。

“随便哪个政府都能关掉你,所以最好心甘情愿地玩好这场监管游戏,”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商业经济学及公共政策名誉教授杰拉德·R.福尔哈伯(Gerald R.Faulhaber)说,“必须与监管部门合作。没有办法可以绕过去。”

(译者:轩然;Aurelien Breeden对本文有贡献)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