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枢纽如何提升效率?

民航资源网 2012-08-13 17:37

枢纽航班波强度和密度的经济性与机场设备设施、机型、航班结构等方面有关,只有在这几个方面取得最佳配合的情况下,枢纽中转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根据商业模式的不同,一般将航空公司划分为枢纽型航空公司和廉价航空公司。枢纽型航空公司凭借其规模优势,以枢纽机场为运营基地,提供轮辐式航线网络服务,并将目光专注在远程航线和中高端旅客上;而廉价航空公司主要提供中短程的点对点航班服务,以低成本的优势服务于价格敏感性的低端市场。由于受世界经济持续低迷和油价不断上涨的影响,枢纽型航空公司受到的竞争压力也越来越大。一方面是来自廉价航空公司运营模式的创新,使传统的中远程航线受到直接的冲击,另一方面是优势突出的枢纽型航空公司如新加坡航空、阿联酋航空对高端市场的覆盖力增强,使枢纽型航空公司的经营压力越来越大。

  一、航空枢纽的优势和问题

  航空枢纽是以轴辐路网理论(Hub and spoke model)为基础,航空公司航线多由枢纽机场为中心,向外联结各地形成的。从各地来的人们在抵达枢纽机场后经枢纽机场转搭下一航班前往最终目的地。航空枢纽的效应需要航空公司组成相对集中的航班波和一定的航班密度,才能够为旅客提供高效的中转衔接机会,减少旅客的旅行时间。目前,世界上的大型航空公司多是枢纽航空公司,运营一到多个航空枢纽机场。枢纽航空公司通过枢纽网络运作,可以提高网络组织效益。同时,枢纽运作带来的问题也日益突出。枢纽航空公司在组织航班的时候,希望航班波的强度和密度越大越好,这样就可以提高单位时间内的中转效率,与此带来的单位时间内航班量过大,中转人数过多的高峰处理量,给机场和航空公司带来了巨大的运营压力和成本压力。也就是说,航空公司在枢纽机场的处理能力接近峰值后,会出现快速衰退,导致操作成本快速提高和服务质量急剧下降。

   可见,枢纽航班波的强度和密度并不是越大越好,其经济性与机场设备设施、机型、航班结构、中转流程设计、人员素质等方面有关,只有在这几个方面取得最佳配合的情况下,枢纽中转才能真正发挥作用。而且,高峰期大量的旅客中转,也会给顾客的中转体验带来负面影响,机场中转设施和设备,工作人员等都会出现超负荷运转,直接导致中转效率下降。为此,欧美的先进枢纽航空公司已经开始重视枢纽中转的效率问题。2002年,美国航空(AA)在芝加哥和达拉斯两个枢纽机场进行枢纽航班优化,枢纽中转效率提高15%;2004年,汉莎航空(LH)在法兰克福机场进行枢纽优化,70%的航班整体衔接时间缩短,公司因此年节约油耗70000吨。

  二、枢纽效率优化的方法

  枢纽的效率问题会随着枢纽的航班量的增加、驻场航空公司的增加而突出。从南航广州枢纽的建设来看,高峰期航班量大难保障的问题已经日益突出,因此带来的保障瓶颈和旅客中转效率降低已经制约了南航广州枢纽的发展。从枢纽优化的难易程度来看,枢纽效率优化的方法有四个,分别是航班波结构优化、中转流程优化、枢纽控制中心优化和多枢纽建设优化。航班波结构优化,就是对目前现有的航班波进行优化,对高峰期的航班进行微调,从而达到提高枢纽效率的目的;中转流程优化,就是简化现有中转流程,进行流程再造,提高枢纽单位时间操作效率;枢纽控制中心(HCC)优化,就是建立HCC,对枢纽进行项目管理式运作(荷兰皇家在阿姆斯坦机场建立HCC);多枢纽建设优化,就是在现有次级枢纽的基础上,建设第二枢纽(汉莎航空在慕尼黑机场建设第二枢纽),缓解主要枢纽的运行压力,为旅客提供更高效的中转选择。


  三、航班波结构优化模式


  1、枢纽地面操作流程

   枢纽机场的地面操作分为三个独立的业务流程,飞机操作流程、旅客操作流程和行李操作流程。飞机操作流程和旅客操作流程的对接口在登机门,飞机操作流程和行李操作流程的对接口在机坪。每一个流程都需要相应的设施、设备和人员的协作才能够完成。飞机操作流程需要廊桥(客梯车、摆渡车)、APU、电源车、配餐车、清水车、加油车、推车和相应的检查、指挥、监督人员;旅客操作流程需要值机柜台、安检通道、隔离候机区、高端休息区、中转区域和相应的服务、引导、问询人员;行李操作流程需要升降平台车、传送车、拖车、平板车、集装箱和相应的操作人员。这三个业务流程中有一个环节或设备、设施出现问题,就会直接导致整个操作出现问题,飞机不能准时起飞,特别是在高峰期时间段内,设施、设备和人员的集中使用,导致资源严重不足,如果一味的增加硬件和人员的投入,又会出现在航班波间隔期间的巨大资源浪费,航空公司的成本得不到有效控制。

  2、优化方法

  (1)明确资源占用时间段。航空公司在枢纽保障的过程中,各种资源的占用时间起始点和时间段是不同的。比如飞机操作流程中的各种资源使用可以用每5分钟为单位来标识,任何一种资源的短板就决定了操作的效率,如推车临时故障、配餐车晚到等意外情况发生,就会导致航班不能按时推出,造成航班进入待飞等待序列推后,飞机增加额外的地面等待时间和额外的等待油耗,造成公司效率降低和成本增加。有些资源,如隔离区候机设施、高端旅客服务设施、中转区域设施、到达区域设施和相应的人员受航班量变动影响不大。

  (2)按照条件估算高峰最大保障量

  根据各种资源占用的特点,航空公司可以依照现有资源,对航班保障量进行估算,计算出最大值,如某公司有5台推车,每台推车平均航班占用20分钟,则,5台推车1个小时内可以保障的航班最多为15班(停靠廊桥),额外的航班只能停靠外场远机位,但需要增加客梯车、摆渡车等额外成本支出,以及旅客中转时间的增加。综合考虑三个流程的各种资源使用条件,可以确定枢纽最优航班波保障量。当高峰期航班量超过该值,枢纽运行风险加大,航班出现操作性延误的可能性增大。

  (3)消减峰值航班

  消减峰值航班量,就需要对峰值内的航班进行量化、优化。构建航班波的目的是增大中转机会,如果由于航班波过于集中,造成操作性延误,就会得不偿失,反而会给旅客造成负面影响,不利于航空公司品牌的建立和完善。首先,需要对峰值内的航班进行中转效益量化,确定该航班是以中转旅客为主还是以直达旅客为主,该航班的准点到达率如何,该航班的机型如何,该航班的客座率如何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范围,综合起来后,对峰值内的航班进行量化排序,选出可以避开峰值的航班,作为消减峰值的备选。

  (4)消减办法

  对于可以消减的航班,一般可以采取两个办法。一个是将航班时刻微调,如果高峰期是在8点到9点的时间段,可以将需要调整的航班调整到7点50分,或者9点10分,这种微调对该航班的销售影响不大,旅客选择习惯也不会改变。另一个办法,就是调整到谷值,直接将航班时刻调整到保障量少的时间段,增加谷值时间段的资源使用效率。

   四、中转流程优化

  中转流程优化的重点在于通过简化操作流程,缩短各种保障资源的占用时间,来提高单位时间的最大保障量,即通过分析保障资源的最短板,改进最短板的保障流程,来提升整体的保障效率。

  (1)量化、分析操作指标和影响因素

  根据三个操作流程的保障特点,综合考虑保障的设施、设备和人员,对流程中的各个环节进行资源量化,对各环节需要的空间、时间设定考查点。如对行李操作环节中,宽体飞机的行李装卸、运输、识别、分拣等流程,分别设定考查点,将资源细化到点和时间段,逐点逐段地对流程进行简化。如规定行李分舱装载标准,规定中转行李装舱舱位,可以减少行李分拣环节,提高行李中转效率。如飞机操作环节中,对停机位进行优化,也可以达到提高枢纽效率的目的。

  (2)加强中转区域流程优化

  由于中转区域和候机区域的设施、设备和人员受航班波影响不大,为了提高旅客中转的满意度,可以增加旅客中转区域的协助服务,特别是针对高端旅客、国际中转旅客和特殊旅客。

  五、HCC枢纽控制中心优化

  由于枢纽运营过程中,会受到很多不可控因素的影响造成延误,使中转失误率提高,影响枢纽的运营效率。从欧洲航空市场来看,枢纽航班中有15%以上的航班延误15分钟到30分钟,大型的枢纽航空公司因此造成的损失每年在1到1.7亿欧元,约占到整个地面成本的1/4。

  通过建立HCC,航空公司将枢纽运作有关的各种信息进行及时收集和分析,来进行枢纽操作的现场决策,提高枢纽的系统运行效率。荷兰皇家航空在阿姆斯特丹SCHIPHOL机场建立的HCC对整个枢纽的运作进行控制,对直达航班、中转航班信息、实际操作信息进行监控,由系统提供航班的决策信息,对潜在的和实际的航班运行提供高效支持,及时预测航班延误的准确信息,并提供保障方案,决策后的方案会及时通知到现场工作人员,以便安排适当的资源参与保障。荷兰皇家航空的HCC系统,可以在飞机未达到前,将航班旅客、行李和转机情况等信息进行收集,并通过无线设备以可视化手段及时通告给一线的操作人员,告诉他们在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工作人员在完成后,及时在移动设备上进行反馈。

  六、多枢纽优化

  多枢纽方案可以从根本上解决枢纽航空公司在一个枢纽机场的资源短缺问题。机场在运营过程中,除了满足枢纽航空公司的需求外,还要满足其他航空公司的需求,这一点在中国机场的运营过程中表现的尤为突出。以休斯顿机场为例,机场45%的资源提供给美联航,38%的资源提供给美西南航,两家公司之间的资源争夺异常激烈,美联航不得不将部分航线转移到休斯顿的另一个机场。汉莎航空在法兰克福机场降低峰值航班量后,建立了慕尼黑枢纽。汉莎航空在慕尼黑枢纽将航班最短衔接时间缩短到30分钟,为高端旅客和商务旅客提供个性化转机服务。汉莎航空将法兰克福定位为洲际中转枢纽,而将慕尼黑定位为区域复合型枢纽,争夺欧洲到美洲和亚洲的高端旅客市场。目前汉莎航空慕尼黑始发到美洲和亚洲航班占汉莎航空洲际航班的1/3,同时,汉莎航空将慕尼黑作为欧洲洲内枢纽,用高航班密度和高覆盖率在洲内市场上占据领先地位。慕尼黑枢纽的运作,使汉莎航空在法兰克福枢纽和慕尼黑枢纽的效率上都得到较大提升。从2007年起,汉莎航空慕尼黑枢纽的正点率就排名在欧洲机场前三位,法兰克福枢纽排名在前6位。作为南航来说,广州和北京两大枢纽已经出现了资源争夺激烈的情况,枢纽优化的前途有限,枢纽效应的投入产出比较大,且效果有限;乌鲁木齐枢纽由于地域条件限制,对国内市场覆盖力有限,而重庆枢纽则可以覆盖国内,担当区域复合型枢纽的重任。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