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内斗成海航改造九龙山“绊脚石”

中国经营报 2012-08-12 09:06

消息称“海航系”在入主九龙山后并未获得更多话语权和控制力,而原控制方李勤夫一派并不愿意放弃控制权,原因与“海航系”未完全支付股权交易款有关。

  大股东海航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航集团”)改造上海九龙山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九龙山”)的计划正在遭到九龙山董事长李勤夫的反击。

  8月3日,九龙山发布公告称,九龙山控股股东海航置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航置业”,海航集团持有其87.4%股份)此前发出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改选董事会、监事会的提议被监事会驳回,认为“尚不具备条件”。

  由于股权转让纠纷,九龙山第二大股东平湖九龙山此前向股东海航置业、上海大新华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大新华”)提起民事诉讼,向法庭申请冻结上述两家公司持有的九龙山A股股票总计2.46亿股,占总股本的18.84%。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于日前办理了上述冻结事项。

  “新老股东的进入和退出,双方内部有一个博弈的过程,包括资金控制权,本地化的团队和外来团队之间的博弈。二者目前的紧张关系,可以说两方面的原因都有。”接近九龙山的行业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新旧东家三度交手

  去年3月“海航系”入主九龙山后,虽然获得公司第一大股东的位置,但李勤夫仍担任董事长一职,九龙山董事会始终在其掌控之中。

  “这是股东之间的事情,我不方便跟你聊。”一位李勤夫的旧部在电话里对记者说。8月6日,本报记者辗转联系到多位九龙山董事,但都对新老股东之间的内斗三缄其口。

  尽管九龙山内部人士对于股东之间的斗争不愿多谈,但从九龙山近期公告中透露的信息来看,其新老股东的内斗趋向白热化。事实上,这并不是九龙山新旧控制人的第一次交手。

  在此之前,海航与李勤夫已经有过两次交手。6月30日,九龙山发布2011年度股东大会决议公告,其中11项议案有8项被否,仅变更企业名称、变更经营范围、关于修改公司章程3项议案获得通过。

  股东大会决议的结果,显然出乎九龙山原大股东李勤夫的意料,尚在其控制之下的董事会当即展开对海航的反击。7月5日,九龙山发布公告,宣布解聘“海航系”派来的财务总监秦毅。记者注意到,在九龙山8月7日的最新公告中,两项有关融资和申请授信的提议也被来自海航方面的两位董事反对或者弃权。

  年3月7日,九龙山控股股东平湖九龙山与海航置业、上海海航大新华置业签署了《九龙山收购协议之一股权转让合同(A股)》,由平湖九龙山将所持有的公司近3亿股流通A股分别转让给海航置业、上海海航。该部分股权占公司总股本的22.74%,转让总价接近14亿元。其中海航置业受让股数约为1.8股,占公司总股本13.77%。

  同时,公司另一外资B股股东Resort Property将所持有的公司接近1亿股流通B股全部转让给香港海航,占公司总股本的7.16%。

  接近九龙山的行业人士表示,“海航系”在入主九龙山后并未获得更多话语权和控制力,而原控制方李勤夫一派并不愿意放弃控制权,原因与“海航系”未完全支付股权交易款有关。

  按照当初股权转让合同的约定,海航承诺分三期支付收购资金。第一期付款在《权益变动报告书》公告15个工作日内支付,第二期在完成股权过户的3个月内向平湖九龙山支付4.18亿元,第三期付款则在完成股权过户的1年内支付后续款项4.75亿元。

  者查阅九龙山的公告情况显示,截至目前,尚未有公告显示海航方面已完全支付九龙山股权交易款。仅在2011年4月16日,“海航系”海航置业和大新华将5亿元首付款汇入各方共管账户。随后,按照股权转让协议,双方办理了29.9%股权的过户手续。

  去年3月“海航系”入主九龙山后,虽然获得公司第一大股东的位置,但李勤夫仍担任董事长一职,九龙山董事会始终在其掌控之中。在“海航系”入主后3个月,九龙山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董事会换届选举的议案》,在九龙山9位董事名额中,仅有“海航系”徐海宁出任董事,吴艾今出任独立董事,另外,秦毅出任财务总监,显然无法与李勤夫相抗衡。

  “海航肯定不是缺钱的问题,双方之间有一个控制权博弈的过程。现在谁更能够主动把握公司未来的发展,包括对资金的掌控。”同策咨询研究中心总监张宏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认为,海航并不缺钱,如果未付款,估计是希望以此为要挟来掌握九龙山的控制权。

  8月9日,本报记者辗转联系到海航集团品牌部人士,该人士表示海航已经支付股权转让款。“合计16.9亿元交易款,我们已经全部付清了。”该人士还称,付款之后,由于新旧股东对上市公司未来发展战略存在分歧,九龙山一直没有按照约定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对于九龙山因何种原因上诉法院冻结海航持股,该人士表示“并不清楚”。

  就上述问题,本报记者多次致电九龙山董秘陈海燕试图求证,但截至发稿未能获得答复。

  海航改造九龙山

  如果撕破脸皮的话,最终海航那边还是更有主动权,毕竟海航作为大股东控制更多的股份。

  在张宏伟看来,“当初李勤夫引入海航时的初衷应该不会变,现在的大环境比当时更糟糕。”

  在向海航方面转让29.9%的股权之前,九龙山原大股东李勤夫,通过旗下4家公司,共持有九龙山49.10%股份。在售出股份后,李勤夫退居为九龙山第二大股东,仍然持有19.2%的股份。九龙山的前身为茉织华股份,是李勤夫的产业。李勤夫从服装纺织业发家,后转入旅游地产。

  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告诉记者:“李勤夫去年向海航置业急售股份,目的是在回收现金流。在九龙山之外,李勤夫还有多个房地产开发项目。”

  上述海航人士透露,当时李勤夫曾在二级市场减持套现获得现金,减持行为随后遭到证监会调查,并责令李勤夫旗下公司将违规减持获利的2亿元上缴给上市公司九龙山。该人士称,这笔钱李勤夫一直没有归还上市公司。

  对于海航来说,九龙山则是一个不错的平台。在接手半年之后,海航集团开始了对九龙山的改造。2011年11月16日,九龙山公告称,企业名称由“上海九龙山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九龙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剥离公司原经营范围涉足的服装、印刷、造纸、证券投资、国际贸易、房地产等,全部投资集中于九龙山旅游度假区。九龙山也将是整合海航集团旗下旅游休闲度假区开发与经营业务的唯一整合平台。可查资料显示,海航集团还拥有海南七仙岭国家森林公园、新疆天山天池景区多个旅游度假区项目。

  “海航进入之后,九龙山主业就变更为旅游业,这也是当时谈的时候很明确的一点。九龙山现在这方面有些异议。”上述海航人士表示。

  张宏伟分析,海航的产业链很长,不能单纯理解为一个航空公司或者地产公司。“我和海航之前有一些接触,他们是想在华东地区找一个能够承载公司自身产业资源的地块,他们不需要外界的资源,只需要把公司内部的资源整合利用好,就足够了。比如从航空公司客户群中给九龙山带来高端优质客户。”

  对于这场新老股东之间的争斗,上述行业人士认为:“如果撕破脸皮的话,最终海航那边还是更有主动权,毕竟海航作为大股东控制更多的股份。”该人士提醒说,股权转让合同并没有对海航逾期支付的情况写明任何约束条件。即使逾期,也只是债务纠纷,李勤夫也不大可能夺回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行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