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机场:从一架飞机到一座城市

北京商报 2012-08-08 11:06

倒退数年,围绕首都第二机场出现一系列争论的起伏,但面对现在首都机场即将到来的客流饱和,第二机场建设变得迫在眉睫。

    自从1958年首都机场第一架飞机起飞时,它就已为首都经济建设铺好了跑道,而北京这座城市的快速发展又促使首都机场不断扩容。尤其是当2010年北京首次提出构建“世界城市”时,首都机场这一“大国之门”的作用更加显现。首都机场正从承载飞机起降的基础设施变为一座临空都市区。

   T0到T3快速扩容见证首都发展

   沿着首都机场高速公路,从南机坪出口一出来,就可以看见一座不大的航站楼,带着浓重的前苏联时期印记。这就是首都机场的第一个航站楼,有些机场老人喜欢叫它“T0航站楼”。这座当时投资7900万元的工程,于1958年3月启用后便成为当时的国内十大建筑之一。

   但后来,随着与中国建交国家越来越多,国际交往日益频繁,“飞出去”已成为当时民航的头等大事。这时,尚处于国际上世纪50年代水平的T0航站楼已难以满足需要。

   于是,T1和T2这两座被大家所熟悉的航站楼先后建立。可自从上世纪70年代起,北京民航旅客的惊人增速,也让T1、T2这两座候机楼像两件做小的衣服,完全跟不上机场的成长。

   2004年3月,首都机场第三次大规模扩建工程开工。新建的3号航站楼(T3)总面积98.6万平方米,被称之为“人民的宫殿”。

   第二机场为世界城市再添动力

   人们经常把机场比喻为城市发展的“发动机”,而未来,随着第二机场的开建,北京将进入“双发动机时代”。

   事实上,倒退数年,围绕首都第二机场出现一系列争论的起伏:建还是不建?建在哪里?选址后周边的军用机场怎么办?但面对现在首都机场即将到来的客流饱和,以及在2010年初北京明确提出建设世界城市的战略目标,第二机场建设变得迫在眉睫。

   分析人士指出,虽然第二机场尚未立项,但鉴于时任北京市市长郭金龙曾说“北京欠城南太多”和“我是北京市市长,不是京北市长”,预计首都第二机场落户大兴后,巨大的投资聚集效应将极大带动北京南城的产业发展和基础设施建设,每年6000万-8000万人的国际、国内旅客运量与上百亿吨的货物吞吐量带动效应明显。第二机场很可能成为北京南城经济发展的引爆点。

   国门空港都市区雏形初现

   客流激增后,首都机场对区域经济的强大带动作用也开始显现。近几年,首都机场开始从单纯的旅客运输中心逐渐形成空港都市区,成为区域经济增长的“发动机”。

   所谓“空港都市区”,即是以机场为核心,由航空产业吸附相关商务活动、休闲娱乐活动等协同发展,从而集聚人气形成的城市新形态;空港都市区的功能主要包括产业区、商务区、物流区、居住区、商业区、酒店和娱乐中心等等。

   业内研究表明,机场最新的定位是最终形成以机场为基础的“航空大都市”。

   目前,顺义区为打造临空经济区,建设世界空港城,已经成立了包括天竺综合保税区、国门商务区、空港经济开发区等十余个功能区。而老北京人都知道,最早顺义作为北京的产粮大县,一直以首都粮仓自居。商报记者 肖玮

   原来机场没人去 现在机场挤破头

   对于机场的变化,刘兆龙给记者讲起了当时首都机场选址时的一个趣闻。“现在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首都机场地处顺义,但归朝阳区管理。应该说建造机场时这样划分,主要是考虑到职工待遇的问题。因为当时市区居民一个月可以供应五两油,郊区是三两油,为了吸引员工到交通、生活都不太方便的机场工作,就把机场归为朝阳管理。现在说起来像是笑谈,因为当时谁都不会想到,现在的机场交通如此发达,机场周边已经俨然变成了一座小城市,大家争着去还不一定有机会呢。”

   刘兆龙回忆说,在T0的时候,听说当时坐飞机的人特别少,飞机起飞前,常因重量不够,工作人员不得不搬大石头到飞机上压分量,此事至今还被许多机场老员工津津乐道。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