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正耀:非职业经理人 联想还会继续投钱

理财周报 2012-06-04 13:56

神州租车董事长陆正耀受访时表示,撤回上市不会拖缓神州扩张的步伐,大股东联想还会继续投钱。

  申请上市拟融资3亿美元、纽交所转板至纳斯达克、更改融资用途、降低融资额至1亿美元、撤回上市申请、财务总监“被休假”……

  从今年1月初到5月底,国内最大租车企业神州租车的美国上市之旅高开低走,画出一道向下急坠的抛物线。在高达95.4%的负债率重压下上市失败,给正在大肆跑马圈地的神州租车前路蒙上了厚重的阴云。

  5月29日,神州租车董事长陆正耀接受理财周报记者专访,他仍坚持“财务总监沙涌正在休假”的官方口径,但对沙涌休假后是否将离职的问题,他的回答是“你问得太多了”。

  风暴眼中的陆正耀比照片上显得胖些,蓝白格衬衣,姜黄色休闲裤,棕色休闲皮鞋,穿着很随性。两个小时的谈话中,他接了三次电话,抽掉5根烟,工作并没有随着上市失败而变得清闲。

  陆正耀说,撤回上市不会拖缓神州扩张的步伐,只有这样,成本才能降下来,毛利率才能上去。“今年将增加2万台车,租车服务网点也将增加700—800个。”他说。

  陆正耀的信心,来源于大股东联想控股的支持。“联想还会给我们投钱,而且联想提升了我们在银行的信用评级。”他说。

  靠上联想

  “银行不是评估我们而是评估联想控股,我们的信用就大大的提高”

  陆正耀的办公室刚搬到北京望京中环南路的佳境大厦不久,大而空旷,没有过多的修饰。

  “一鼓作气,一次做成当然是件很开心的事情,后来我们的员工也觉得很沮丧,不过我觉得订单情况不好,出价达不到预期,没必刻意牺牲身价,否则就背离了上市的目的。”陆正耀很坦然。

  陆正耀不像一些上市失败的老总那样如世界末日降临,因为他背后有联想。

  2005年3月,陆正耀创办UAA(联合汽车俱乐部),2006年3月份,联想投资以800万美元“股权加债券”入股。

  为了找靠谱的盈利模式,陆正耀把租车业务放到UAA的业务里,2007年12月12日,神州租车在全国11个城市同步宣布开业,开始正式推向市场。

  2009年第四季度,资本市场开始回暖。2010年年初,华兴资本的杜永波帮神州租车启动融资,几家国际大PE机构都给出了方案,陆正耀随时可以签约,但他开始思考,是选择找风投做股权融资,还是找大机构来获得更多别的方面的支持。

  当联想控股找上来时,他花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做了决定。“这个行业没有大的产业基金进来,是壮大不起来的。”他说。

  “其实,从联想第一次投钱给我们,我们彼此就变得非常熟悉。”陆正耀说,“我与联想控股的常务副总裁朱立南成为朋友,两人常相约打网球,有些投资项目就是在球场上促成的。”朱立南现在已经代表联想控股在神州租车履行董事一职。

  而神州租车的扩张正是始于联想控股向神州租车注资之后,在此之前,神州租车还是一个车辆不到1000台的小公司,而2010年获得注资后,先是斥资6亿元完成6000台车辆的一次性采购,之后利用其规模化优势迅速抢占市场。

  有了联想的助力,神州租车的车队数量从2009年年底的692台拓展到2011年年底的25845台;收入由2009年的5400万元人民币增长到2010年的1.43亿元人民币;客户数量从2009年底的36439人增加到2010年底的118158人,再到2011年年底的450034人。

  “我们现在已经覆盖了全国66个城市、55个机场,而且这55个机场里全是24小时店。”陆正耀打着手势说。

  值得一提的是,联想的进入,在关键时刻缓解了汽车限购令给神州租车带来的冲击。2010年12月底,北京宣布汽车限购令,从2011年1月1日起限量购买汽车,并用摇号的方式获取车牌,每年总额24万辆。就在这个政策出台前三个月,9月15日,联想控股以“股权+债权”的形式,向神州租车注资合计12亿元。而在限购令生效之前,神州租车已经屯下近万张车牌。

  联想控股的入驻给陆正耀和他的神州租车带来的,还有资金和信用,拿陆正耀的话说,就是解决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目前国内的汽车厂商和银行还不肯提供给租车公司融资租赁服务,因为动用的资金量很大,而租车公司太小,贷款很难捆绑在企业诚信上,汽车厂商承担的风险太大。但汽车金融如果不支持汽车租赁市场,租车公司又很难做大,如此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我们与联想的合作有效破解这一局面,引入联想控股做为战略投资者,并能够提供信用担保,这样银行就不是评估我们而是评估联想控股,我们的信用就大大的提高,从而获得大量的资金。”陆正耀说。

  陆正耀透露,2011年买车就将花去了30亿元。

  “我不是职业经理人”

  上市成功之后,陆正耀也许会卸下担子,再去创业,或者直接退休。

  无疑,联想是一座大靠山。

  但对陆正耀而言,获得靠山的代价是他由大股东变成了小股东。目前,在神州租车的股权结构里,联想控股占股65%,陆正耀占股30%。

  陆正耀仍然是神州租车的创始人、董事长、CEO,但是,还能不能称他为掌舵人?他还能决定神州的方向吗?

  “首先我不是职业经理人,其实,我可以坦率地跟你讲,我在神州租车是不拿工资的。”陆正耀回应时身子前倾、声音加大,“我个人有30%的股权在里面,如果按原来的期望值,我们上市每股有15—20美金估值,你可以想一想,这是多大的一笔钱。”

  按照神州租车最后确定的10.5美元-12.5美元/股的价格,神州租车的市值约在7.7亿-9.2亿美元之间,陆正耀的个人财富约为2.5亿美元。

  “这是一个多赢的局面,你是想独占一块小蛋糕,还是借助别人的力量把蛋糕做大,一起分享大蛋糕?我相信你如果是我,也会做同样的选择。”陆正耀似乎是想取得记者的认同。

  “联想在整个公司的管理层面没有派任何人,只是在董事会层面有股东代表做董事,而且两年里我们合作非常顺畅,对整个市场的看法,对发展策略的看法也是高度一致的。”

  神州租车目前的三人董事会中,联想控股代表占有两席,分别由朱立南、刘二海担任董事,陆正耀担任董事长。从董事数量来看,联想控股占有绝对优势,如果有一天股东不和,陆正耀将随时可能面对卷铺盖走人的尴尬局面。

  不过,陆正耀并不担心自己会有一天被排挤出核心领导层,“联想对我们团队有高度的信任感,况且你们排挤了我,你们能做好吗?我想他们看好这个行业,更重要的是看好这个团队和核心人物。”陆正耀明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

  陆正耀说,“一个企业并不是一定要扣上一个帽子,一定要是谁的”。只不过,神州租车如果不是他陆正耀的,外界就会担心,上市成功之后,陆正耀也许会卸下担子,再去创业,或者直接退休。

  但陆正耀对这样的担心不以为然。“谁会没事老瞎折腾啊,”他爽朗地笑道,“一件事做好就够了,千万不要来回创业,把一个项目做到极致。汽车租赁这个行业,足够我做三辈子的了。”

  重整旗鼓

  神州租车的盈利前景并不明朗,仅仅一个季度盈利为正,很难藉此判断以后的盈利能力。

  获得联想控股投资之后,递交上市材料之前,神州租车开展了密集的广告投放和打折降价活动,北京的地铁、机场、写字楼,都接到了神州租车的大额广告订单。

  招股书显示,2010年全年,神州租车市场营销和分销费用为2552万元人民币,而在2011年前9个月,神州租车市场营销和市场分销费用就已经达到7783万元人民币。

  “与其说神州租车是在进行有计划的上市,不如说它是在进行有预谋的上市”,一位租车行业的代表分析说。

  这次失败之后,何时再来,陆正耀并没有明确的时间表,但神州租车继续占领市场、扩大规模的做法并没有发生改变。

  为了迅速扩大消费者认知,神州租车不惜动用重金聘请陈冠希和张丰毅为品牌代言,甚至为此饱受争议,不少人士质疑神州租车企业价值观是否合适。

  陆正耀一面澄清说两位代言人只是旗下休闲和商务两款产品的代言人,而不是企业形象的代言人,一方面也为公司营销部门的策划暗自得意:“陈冠希在年轻人中的知名度很高,无论大家是否认同其形象,但至少大家都认识他,这也是一种宣传策略,提高了神州租车的认知度。”

  另外,神州租车在业内率先取消停运损失费和贬值损失费,以及2012年以来连续不断的首租首日免租金活动,也在不断刺激消费者神经,扩大自己的规模效益。

  2011年以来,虽然广告狂轰滥炸产生了巨额的管理费用,但对陆正耀来说,神州租车已经成为消费者心中的第一品牌,这笔费用没有白花。神州租车的数量从2009年末的692台猛增到2011年末的25845台时,其出租率并没有下降太多,从65.3%降至56.7%。

  而规模经济产生的平均成本下降也十分明显,三年来,神州租车员工人均维系车辆已经从2009年的2.7辆/人,2010年的6.0辆/人增加到2011年的6.9辆/人,而且规模经济的所带来的盈利能力也由负转正,2011年1季度到2012年1季度,神州租车的净利润率分别分别是-2.9%,-7.2%,-8.6%,5.4%和1%。

  正是凭借这个核心曲线,陆正耀坚称神州租车已经到达收支平衡点,自此以后,边际收益超过可变成本,神州租车将走向盈利的轨道。

  只不过,神州租车的官方说法并未获得所有人的认同。有在美上市的公司财务总监告诉理财周报记者,此次神州租车NASDAQ上市撤回,确实是因为投资人报价太低,但报价太低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投资人认为神州租车的盈利前景并不明朗,仅仅一个季度盈利为正,很难藉此判断以后的盈利能力。

  记者手记

  租车业进入“拼爹”时代

  神州租车上市失败,意味着租车企业短期内不要想伸手朝资本市场要钱了。银行方面,华夏已经说了因为负债率太高不会再给神州贷款,其它银行其它租车公司的情况相信也差不多。

  但烧钱一刻也不能停止。神州平均每辆车每年收入4万元,6年计提完毕总收入24万,购车费用12万,利息5万,6年毛利只有7万,扣掉运营成本、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净利润很可能是负数。

  神州自己的说法是3年后将车卖到二手市场变现,目前无法对这一点做出评价,有待时间检验。

  正常经营不能赚钱,上市和贷款又无望,扩张却不能停止,所以陆正耀只能说“联想还会给我们投钱”。

  目前神州租车还欠联想9亿借款,同时还有23亿银行贷款由联想担保,而神州租车自己通过汽车资产抵押获得的贷款只有3亿多。此外,联想给神州租车的贷款利率比银行贷款低1%。

  联想对亲儿子如此疼爱,让其他人看得眼红,于是一嗨照方抓药,把15%股份卖给国际租车巨头Enterprise,这很像联想当年800万美元入股UAA,等双方磨合完毕控股权的转手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因为只亏不赚而被戏称为“慈善家”的电商们比着烧的是风投的钱,正在重走电商老路的租车企业,则在上战场前就把自己先卖了。今后的租车业竞争,就是一个“拼爹时代”。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