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租赁吹响号角 布阵600亿公务机市场

《中国经营报》 2012-04-07 10:12

在公务机租赁市场,占据着市场半壁江山的是依靠着公务机起家的民生租赁。但随着市场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租赁公司嗅到了商机。

  2012年伊始,原本冷清的公务机租赁市场忽然变得异常火热。

  近日,交银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交银租赁”)宣布,已经于2月份完成首个天津保税区SPV公务机融资租赁项目,这也是交银租赁涉足公务机市场的第一笔业务。无独有偶,海航旗下的长江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租赁”)的内部人士也告诉记者,他们不久将宣布2架公务机的融资订单。而通用电气(GE)金融下属的GE公务机融资业务部门,近日也借参加亚洲公务航空展之机宣布进军中国的公务机租赁市场。

  在公务机租赁市场,占据着市场半壁江山的是依靠着公务机起家的民生租赁。但随着市场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租赁公司嗅到了商机,从本土公司到包括GE金融这样的全球巨头,一场分羹公务机市场的角逐赛已经悄然展开。

  吹响公务机号角

  今后10年全球对公务机需求量将达9000架,总价值约944亿美元,中国内地是最具潜力的市场之一,年营业额有望达600亿元。

  “从两年前开始,忽然有很多不知名的公司找到我们,希望进行公务机的‘联合租赁’。”长江租赁旗下长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玉柱敏感地察觉到,冷清多年的公务机市场开始悄然启动。

  这一点,交银租赁航空租赁部的副总监李玲也深有体会。在近日亚洲公务航空展上,她发现很多公务机的客户来自于能源和地产行业,山西老板更是异军突起,表现出对公务机的极大兴趣。

  租赁公司已经对这个市场摩拳擦掌。交银租赁日前宣布,2012年2月签署了第一笔公务机订单,为一家民营企业购买湾流550提供了金融租赁服务,从而完成了其首个天津保税区SPV公务机融资租赁项目。而在此之前,交银租赁在公务机市场只是一片空白。

  “我们将从今年开始积极介入公务机市场。”交银租赁的总经理助理马宾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此时进入公务机的融资租赁市场可谓“恰逢其时”。根据他的预测,2013年交银租赁的公务机订单将出现放量增长。

  对这个市场有着相同判断的,显然不止交银租赁一家。王玉柱对记者透露,长江租赁也将在近期签署2架公务机的融资租赁订单。

  “中国享受世界上发展速度最快的通用航空市场,几乎以每年100%的速度在增长。根据业内的普遍预测,5年之后中国的公务机保有量将达到500架-1000架之间。”GE旗下的通用电气公务机金融的亚太分部产品开发总监夏德威(David Henderson)告诉记者。而目前,中国在册的公务机不超过130架。

  根据Teal公司预测,今后10年,全球对公务机的需求量将达9000架,总价值约944亿美元,而中国内地是最具潜力的市场之一,年营业额可望达到600亿元。

  三种业务模式

  随着越来越多的进入者杀入公务机市场,未来的竞争会愈加激烈,届时某一家“独领风骚”的可能性极小。

  在我国的公务机融资租赁市场上,目前仍是民生租赁“独领风骚”。

  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民生租赁拥有和订购的公务机已经突破了100架,民生租赁董事长孔林山公开对媒体表示,民生租赁占据国内公务机市场90%的市场份额。

  在融资租赁领域,民生租赁的模式是“囤飞机”,即从航空制造企业手中直接购买飞机订单,然后再寻找客户,伺机售出或提供融资租赁。比如2011年10月民生租赁曾向巴西航空工业公司订购13架公务机,总价值3.93亿美元。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指出,一架公务机由签订合同到交付尚需要很长时间,民生租赁提前购买机位的初衷是希望减少客户的等待时间。“这需要对市场具有很强的趋势把握能力。”

  而与民生租赁批量购买飞机不同,GE金融则倾向于“随卖随贷”的模式,自己不事先购买飞机,而是在有客户出现购买飞机的需求时,再为它提供金融租赁服务。

  “这样做,尽管没有办法做到随时交付飞机,但却最大程度的降低了风险。因为飞机从设计到交付到客户手中,市场会随时出现变化。”夏德威告诉记者 ,相对于一些银行类金融租赁公司,GE金融租赁的优势是在这个行业的专业经验,包括在融资租赁、飞机发动机、航空电子设备等领域。同时,GE还可以利用整个集团的资源,为客户带来更多附加价值。例如,若有公务机的客户企业在遇到水处理、节能方面的问题时,公司便可邀约GE水部门、能源部门的同事一起来探讨解决。

  交银租赁也采取了这种稳健的模式。“我们近期不会提前向公务机厂商购买机位,而是希望看到客户需求时再为其进行融资租赁服务。”李玲表示,交银租赁的公务机租赁业务以融资租赁为主,或涉及选型、批文申请乃至后续托管等方面的咨询服务。

  “融资租赁公司这种先看到客户再融资的方式,可以最大程度的降低资金占用,也减少了市场的风险。”对比民生租赁“囤飞机”模式,上述业内人士对记者如此分析。

  介于两种模式之外的,还有长江租赁的“中介模式”。王玉柱告诉记者,长江租赁一手与客户方签订租赁协议,一手与银行签订贷款协议,为客户提供和设计交易的资产管理,这样做无疑可以最大程度减少对自有资金的要求。目前,长江租赁旗下的公务机数目不足10架。

  “目前,市场中最常见的还是GE和交银租赁的业务模式。”上述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随着越来越多的进入者杀入公务机市场,未来的竞争会愈加激烈,届时市场份额会被大幅瓜分,某一家“独领风骚”的可能性极小。

  亟待政策放开

  尽管不少租赁公司有着操作商业大飞机的经验和背景,但要将这种经验移植到公务机市场却不那么容易。

  尽管公务机市场看起来风景万千,但其中蕴藏的风险也不可小觑。

  “整体而言,目前公务机公司客户群小,收入少,造血功能弱,主要依靠母公司的支持。同时飞行员紧缺是目前中国所有航空公司绕不开的一个难题。”马宾对记者直言,中国的公务机市场尚需要培育。

  有趣的是,目前涉足公务机市场的各家租赁公司,尽管不少有着操作波音和空客这种商业大飞机的经验和背景,但是要将这种经验移植到公务机市场,却不是那么容易。

  “我们为商业飞机提供租赁服务时,客户都是航空公司,对这个行业非常了解,大家可谓一拍即合。但是在公务机领域,客户来自各行各业,以能源和房地产的民企居多,他们对于飞机可谓一无所知,需要租赁公司提供全方位服务,从飞机选型到批文申请,甚至到后续的托管维修。”一位来自某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的高管告诉记者。

  其中让各家租赁公司最头疼的,是公务机的批文审批手续。根据中国民用航空局的要求,购买公务机必须提出审批申请,由民航局批复后方可引进。然而,无论是作为客户的民营企业,还是作为融资主体的金融租赁公司,都不具备引进飞机的资格。

  “民航局的初衷是完善市场的安全管理,因此引进公务机只能由公务机公司或航空公司来提出申请。”上述高管告诉记者,这为金融租赁公司的业务开展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例如,某房地产客户需要引进一架公务机,委托租赁公司对其进行金融性融资,那么就需要找到一个第三方的公务机运营公司,向民航局提出引进申请。只有批文的手续齐备后,客户才能引进飞机。但是在机位紧缺的今天,审批的流程往往会造成需求错位。

  马宾对记者承认,目前公务机融资租赁市场急需解决的两大问题是,对外支付政策和飞机引进的审批手续。

  “如果不把这些问题得到迅速解决,公务机融资租赁市场就不会迎来真正的春天。”上述业内人士如此总结。(文/柴莹辉)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