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破解“一日游”难题

中国青年报 2012-04-06 17:15

“一日游”,是城市旅游的重要内容。能否顺畅便捷地参加“一日游”活动,是衡量一个旅游城市是否成熟的重要标志。

  “一日游”,是城市,特别是大城市旅游的重要内容。无论是在城区内的“一日游”,还是到城郊或邻近地区景点的“一日游”,都有旺盛的需求。无论是外地来客,还是本市居民,能否顺畅便捷地参加“一日游”活动,是衡量一个旅游城市是否成熟的重要标志。

  非法“一日游”屡禁不止:失职?

  北京公交公司从1995年起先后开通了游1至游18路公交旅游专线,定时、定点发车,来回车票只要50元左右,曾受到北京市民和外地游客的欢迎。但好景不长,很快出现了社会车辆挂靠,“黑车”、“黑导”混杂其间。北京曾经成立过“整顿和规范旅游市场秩序领导小组”,旅游、交通、公安、城管、工商等部门联手“严打”,声势不可谓不大,力度不可谓不强。每一次“严打”、“整顿”,总是虎头蛇尾、不了了之。过不了多久,“黑”字军卷土重来。而且“组织”更严密,手法更高明,形成了发广告、拉客人、上黑车、进店购物、加自费景点……的一条龙“黑”色服务链。近来又出现了“正规” 旅行社和“正规”旅游车从事非法“一日游”的“新动向”。

  从消费经济学的观点看,有需求就有消费。凡是消费旺盛之处,必是需求迫切之地。北京旅游接待量每年在1亿人次以上,其中散客占绝大多数,庞大的散客旅游潮使北京“一日游”市场蕴含巨大的商机。在北京“一日游”游客所选择的出游方式中,正规旅行社、旅游汽车公司所占的比例微不足道。北京市至今没有建立便捷、完善、通往市郊的“一日游”网络,更没有天津和冀北旅游景点的跨区域旅游公交线路。偌大的北京,至今没有形成为散客服务的公共旅游集散网点,在前门、动物园等处的“一日游”车站不但外地人很少知道,北京市民也不大了解。这几个旅游车站没有显著的标志,没有专用的发车广场,发车的班次与线路也很少。至今连串联市内各新老主要景点的旅游观光巴士也没有运行。2009年北京市旅游局公布的调查数据表明,在到京“一日游”游客所选择的出游组织方式中,旅游集散中心在“一日游”市场份额中仅占到0.5%,正规旅行社占2.1%,非法“一日游”经营者占15.4%。

  于是,提供“一日游”服务的“黑导”、“黑车”、“黑广告”就应运而生,大行其道。从满足游客的需求而言,应该感谢这些“黑导”、“黑车”、“黑广告”,正是他们解决了众多外地来京游客的“一日游”的需求。

  北京以及其他不少城市的经验表明,单纯用行政手段“严打”、“整顿”在市场经济法则面前往往无可奈何。所谓非法的“一日游”,“黑导”、“黑车”屡禁不止,正好说明旅游公共服务的缺失,说明相关政府部门在旅游公共服务上的失职。要根本解决“一日游”的难题,只有釜底抽薪,用建立完善、便捷、透明、安全、质价相符的散客服务网络,使非法经营“一日游”的“黑导”、“黑车”没有市场。

  完善一日游网络:解决之道

  在这方面,用不着去外国考察城市旅游集散中心和城市观光巴士网,只要去上海走一走就知道,同样是大都市,为什么上海早已不存在非法“一日游”问题。

  我与夫人每年都回上海探亲,每次都要到市区新开发的景点走一走,也去江苏、浙江的景点看一看。在市区,只要乘上绿白相间的“旅”字大巴,就可以去市区内主要的景区景点;如果去周边省的景区,早晨就去徐家汇体育场的旅游集散中心,一天选一条“一日游”线路,朝发晚归,省时省钱省心。上海这样的旅游集散中心,还有三处(虹口、杨浦和闸北),分布在上海的东西南北。

  目前,上海旅游集散中心发往长三角地区已有160多条旅游线路,覆盖250多个江、浙、沪、皖景点。这些专线有点采用“交通费用+景点门票”的套票模式,比普通的长途公交车贵一些,但准点发车、当天往返,有的乘务员或司机还兼当导游,随车介绍景点、线路。游客可以自由选择线路和出行时间,费用比参加旅游团还便宜。

  在筹建之初,上海市政府拨了1800万元资金和100块车牌启动游客集散中心建设。集散中心把这100块车牌公开招标, 20家客运公司参加竞标,最终5家经营实力较强、服务管理上乘的汽车公司中标,成为集散中心线路的承运单位,并统一车型与标志。集散中心初期因知晓度低而经营亏损,但坚持下来知名度日益提高,经过两三年营运,扭亏为盈,成为一个自主经营、自我发展的“一日游”旅游企业。江、浙、皖的旅游景点纷纷主动找上门来,要求旅游集散中心开辟去那里的新“一日游”线路。随着长三角区域旅游合作的深入,上海的旅游集散中心正在与江、浙著名旅游城市的旅游集散中心联网运行。如今,旅游集散中心经营的“一日游”已成为上海都市旅游的一个品牌产品。完善的网络形成了,合法的渠道畅通了,非法的经营自然就没有市场了。

  市场的问题:最终要靠市场去解决

  “一日游”的问题,归根到底是市场的供需关系问题,实质上是旅游经济中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当政府的行为能应对市场的需求,着力培育市场运行主体,构建起符合市场规律的运行体制与机制,就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并能持续运行。否则,即使是政府财政不断“输血”,或运动式的“严打”,如果不从根本上构建起解决市场供需矛盾的长效机制,到头来,所谓的“黑车、黑导”依然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市场的问题,最终要靠市场去解决。在许多地方旅行社、公交车不屑于从事“一日游”业务的情况下,对于“黑车、黑导”,能否换一个整治思路,从简单的打压、取缔改为收编、培训、规范,把他们中的一部分从“游击队”转正为“正规军”,纳入正当的经营轨道。这既解决了日益庞大的散客旅游需求,也增加了社会就业。厦门鼓浪屿岛上曾经也有过“野导”当道、无序揽客,后来采取给他们培训、发证的办法,进入合法的行业管理之中。(文/王兴斌)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