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团宝网任春雷:从未跑路 带回千万投资

腾讯科技 2012-03-05 11:34

团宝网任春雷表示,未来的路已有清晰谋划,而目前,首先是要保证自己有足够的气力仍能够站在这个舞台上。这,“就得靠智慧来解决钱的问题”。

  在北京朝阳门联合大厦团宝网总部,任春雷一个人猫在他硕大办公室中最朝里的隔板间内。他的办公室是与员工区隔开的,19层的高度已能摆脱掉室外街景的嘈杂,其内的隔板间更能让人感受到这里的宁静。团宝网的员工称,如果任春雷不吭声,他们并不容易发现他。

  这是一个周六的下午,任春雷倒下一杯普洱,接着拾起一本腿边的外文杂志,开始翻看起来,两眼还偶尔眺向窗外。任春雷认为,自己已经恢复平静了。

  一个月前,同样在这个隔板间内,任春雷度过了他有生以来最难熬的21个小时——从早晨8点前到达办公室,到第二天凌晨5点才离开。

  那是大年初七,三四百号前来讨薪、讨债的人员犹如一团乌压压的蜂群围堵在他办公室外,而任春雷就像那个捅破马蜂窝的莽撞少年,在享受了之前惊险刺激的游戏过程后,其内心也开始因为蜂群的歇斯底里,心理波动起来。

  在这“非常21小时”内,小区的派出所政委也陪过任春雷。在任春雷当时心里,全世界也只有把自己关在这个不到10平米的容器内才算是安静的。

  任春雷知道自己必须走出房间,勇敢面对这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无非就是面对大家”,他在给自己鼓劲。但他的解释,在当时躁动的人群中,并没有产生让他期待的效果。任春雷说,他那会最需要的是时间。

  而现在,沙发一侧的任春雷表现着他的平静。然而事实证明,被平静包裹下的内心深处,任春雷是有焦躁和怨气的。那心中积压已久的情绪,在经人挑逗后,还是会顺其自然的迸发出来。

  也许,这背后有任春雷早已准备好的计划。他开始需要向媒体表达声音,来释放并转移自身所背负的压力。任春雷表示,未来的路已有清晰谋划,而目前,首先是要保证自己有足够的气力仍能够站在这个舞台上。当然,这,“就得靠智慧来解决钱的问题”。

  怨气——投资人出尔反尔

  春节前,团宝网的一名高管,收到了一封这样的邮件。寄信人是团宝网CEO任春雷。

  邮件这样写道:过去我创业十年来,遭遇过很多困难。并且越到困难的时候,我的性格就越强,越不服输。为什么这件事情就不可以?我一定会把它扭转。我就是要让你们看看我是怎么来坚持这件事情的。

  这名高管明白。任春雷在邮件中所指的“这件事”,并不是“事”,而是一场危机。团宝网已经没钱了。如果投资方的钱再不到帐,员工的工资是不可能发下来的。而一旦员工拿不到工资,又赶在大年三十前,团宝网的负面消息将在网络上全面爆发。到那时,团宝网再扭转的机会可能非常渺茫。

  这名高管知道这封邮件的重要性与绝密性。他没有把它转发给除他以外的任何一人。与任春雷的多年交情使他相信,在这样一个危难的时刻,任春雷需要他,他也需要站在任春雷身边。他愿意相信凭借任春雷的强韧性格与能力,团宝网能死灰复燃。

  任春雷也没有放弃去尝试各种努力。他需要在1月20日员工发薪日之前,筹到一笔新款,以解燃眉之急。

  在此之前,任春雷并不敢把公司状况透露给太多的人。“两军对战,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军中无粮了,你敢泄露吗?”这是任春雷的管理哲学。他不允许在未动一兵一卒前,自己先被自己困死。同时,与股东的沟通让他愿意相信,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那些已经砸入资金的人,是会帮助他一把的。

  但任春雷错了。他的耐心和妥协并没有换取原有股东的同情。据任春雷称,原有投资人希望在以下条件得到满足后方可再进行投资。这些条件包括,团宝网裁员70%-80%,同时,撤裁除北京以外的所有分站。

  这意味着,团宝网将从人数最多的500余人缩减至100人以上。而一旦这么做,也意味着原有股东对团宝网业务的战略放弃,在此要求之下的投资目的,也仅是作为对员工善后工作的支持。

  迫于无奈,任春雷于2011年底,对团宝网进行了裁员,但仍旧保留了团宝网十余个城市站点。员工规模按要求缩减至100余人。

  在此期间,团宝网也迎来了投资前的尽职调查。任春雷称,原有投资方派来三个查账人员进行了为期三天的调查,什么问题也没有,还对团宝网较少的招待费用感到惊讶。这在任春雷看来是投资方对其工作的肯定,可谁知,盼来的却只有投资方的进一步拖延。

  拖延的条件包括,投资总额从数千万元人民币缩减一半,此外,团宝网派发给被裁职员和所拖欠供应商的钱,一共只能是100万元。这让任春雷彻底恼怒了。

  交锋——钱和创业梦想 谁的魅力大?

  坐在沙发一角的任春雷,猛然掏出手机,查找着短信,并开始放声朗读起来。他没能抑制住自己内心积压已久的冲动。他确实已经沉默太久了。

  发给他短信的是团宝网一名参与B轮投资的投资人。短信是今年1月春节前发的。也正是在这场短信交锋之后,任春雷决心放弃拉动原有投资人再投资的念头。

  任春雷说,他不会删掉这些短信,而要将它们一直收藏起来。

  短信交锋内容如下:
  
  任春雷:人(员工)已经走了70-80%了,如果再不发工资,负面将全面爆发,这样就达到你们的目的了?投资人:这是给你上亿资金的人的目的吗?任春雷:你说的是最初的目的,而我说的是现在的目的。

  任春雷称,他所指的“现在的目的”是,发不了工资,团宝网很可能即将倒闭。

  投资人:你梦想很伟大,但现实很残酷,你要面对现实。任春雷:我告诉你梦想和现实的区别是什么?现实会让人放弃,梦想会让人坚持。

  投资人:我不给你钱,让你工资发不下去,看是钱的魅力大,还是创业梦想和激情的魅力大?

  任春雷:我会让你看到创业梦想的魅力和激情的魅力,但别急,它只有在这个公司倒闭之后才能检验。现在散去的只是团宝进一步缩水的价值。

  投资人:对资本缺乏敬畏,是你要吸取的铭记的教训。任春雷:你给我上亿,如果我用来买房子了,那是真给我了;如果赚钱了不分给大家,那是给我了;但这个不是,这是投资。对创业者缺乏敬畏,也是你在今后投资中要吸取的教训。平等、团队、互信,哪一样不需要共同努力?

  投资人:三个月之后死,和现在死,是一样的。我为什么要让你三个月之后死?我现在让你死,还能剩下一笔钱。任春雷:你怎么知道三个月之后一定会死?兴许机会就在明天,但在机会到来之时,或许已经死了。只有留得青山在,才不怕没柴烧。只有活着,才有机会。

  但为什么原有股东就不投了呢?这个问题,让任春雷反复沉思过,他认为,投与不投只是一种表象的结果,而他与原有股东的矛盾的核心是,原本两种不同思想的碰撞——坚持与放弃,梦想与现实。

  对原有股东的这种观点和做法,任春雷表现出极度的失望来,他把这种失望升华到了对“钱”的价值判断上。任春雷仍然相信,钱是有道义、正义的,钱也可能是善良的。所以,帮人的钱,有时也会叫作善款。

  焦躁——与离职员工对峙的21个小时

  2012年的除夕夜,任春雷依然没有等到那笔追加款项到账。这是他与原有投资人约定的最后期限。失望之余,任春雷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大年初一,“团宝农民工”率先在微博上对他个人作出了声讨。接下来的是,一浪高过一浪的讨薪、要债之声。

  任春雷回忆称,初一那天,他并没有上网,是他在中欧商学院的同学用短信告知了他——“有什么事情,别一个人担着,毕竟我们有这么多同学呢,大家一起想想办法”。任春雷对此非常感动。

  1月26日,大年初四,任春雷去薛蛮子家做客,这时网络上关于团宝网的负面消息已经扩散开来。任春雷对此之行机毫不避讳,他表示,自己去薛蛮子家是去找钱的。薛蛮子也在微博上对任春雷给予了声援。

  大年初七,上班的第一天,任春雷凌晨5点就醒了,7点多就来到了办公室,他知道,等天一亮,就会有两三百名来讨薪、追债的员工和供应商会等着他。而在平时,任春雷通常是9点过后才会来。

  任春雷在这里度过了21个小时。为了安全,小区派出所政委进来找他交流。任春雷说,我坐在这里很坦荡,因为我绝不会跑路,老百姓的钱,我也一定会还。

  任春雷不愿对那21个小时展开过多的回忆。他甚至不想去上网,不想去看微博。但任春雷称,我的太太会去看,她还会把网上的描述告诉我。

  任春雷的太太何晓玲也是团宝网的一名高管,主管行政和部分财务、人事。团宝网一些重要职务的面试和大的市场投放都需要何晓玲来签字。任春雷也并没有认为这样会有什么不妥。他认为,如果没有太太的加入,团宝网的成本肯定比现在还高,也只有太太最能把公司的资产看成自己的辛苦钱一样用心去把关。

  在此期间,有网友在任春雷的微博下面留言,说团宝网应该请一个危机公关。任春雷知道有这条微博,他称:“那哪里是公关的事情啊,那是真正的危机”。

  任春雷在接受着自己内心与内心的博弈。在外的一面,他努力表现出异常的勇敢与坚韧;在内的一面,他渴望早早地脱离掉外界的尘杂,他需要安静与时间。

  任春雷刚毅的话里藏着为自己开脱的一面。“这是法人没钱了。法人是一个组织、机构,而我只是他们选出来说话的一个代表。欠大家的钱,是法人在欠,不是我一个人在欠。所有的股东,都是以出资额承担有限责任。但我会永远坚定的站在大家这边。因为我也是拿工资的,我不是只在旁边当一个股东,等着分红的那些人。如果说公司没钱了,就给我任春雷一个人发,没给大家发,那我是王八蛋。但我肯定是最后一个拿到钱的人。”

  任春雷也表露出他的无奈。“我和史玉柱不同,在他那个时代,信息没有现在这么发达,他也没有像我在一夜之间就被千夫所指,一下子成了镁光灯,这种速度来得太快了。他那个时候,从出现问题到扭转势头,也有好几年时间。但对现在的团宝来说,这个时间太短了。”

  为了偿还员工的薪水和供应商的债务,任春雷抵押了房产,将所得的30万元分发给500多名拖欠工资的员工。任春雷也不愿意接受投资人一再的麻木不仁。他要通过“杠杆”手段来撬开投资人口袋里的钱,以延续团宝的生存时间。

  任春雷对投资人说,“我现在已经抵押房产,出了一部分钱了,如果你们再不出钱,我就视此为再融资行为,以稀释你们5%的股权。”

  这一次,任春雷赢了。其中一个B轮投资者为了防止自己股份被稀释,出了数百万元,任春雷将这些钱,作为员工12月的补发工资,全部下发。但任春雷清楚,团宝网要发展,靠这种“杠杆”手段撬过来的钱,很明显是不够的。

  平静——危机已经缓解

  现在的任春雷,仿佛已经可以平静了。用他的话说,“危机已经缓解,性格让我反而变得平静。”在这句话下,任春雷已经拿到了新的投资方承诺的数千万元人民币的投资意向。任春雷称,这笔钱,足够支撑团宝网再发展一年。

  记得大年初八的凌晨5点,任春雷起身飞往深圳,他要会见一位还不太熟识的朋友,以寻求任何一种获得解救的可能。在那位朋友的穿针引线下,任春雷迎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饭局。

  饭局约在几天后的北京国贸。在那个不到4个小时的吃饭闲聊中,任春雷得到了他新的融资机会。意向投资方是国内文化产业的一位大佬,双方约定的融资金额是数千万元。此外,该投资人还承诺帮助团宝网解决上海员工的住宿与办公问题。每两个上海员工就能分到一套公寓宿舍,这将给危机下的团宝带来重大的鼓舞。

  任春雷对这仅4个小时便换来的融资意向感到兴奋。这又是一种“过山车”式的体验,而与去年团宝所经历的“过山车”不同的是,这次任春雷是从波谷迈向了波峰。

  而就在赴约这个饭局之前,任春雷还接到了一个被拒绝的并购电话。任春雷称,在过去的一个月内,他找了很多个投资人,其中包括两家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但最后都没有结果。任春雷认为,这此融资,是他苦苦坚持所得到的。

  在那次饭局上,任春雷还是动了心机的。

  任春雷称,那次吃饭,大家起初并没有谈到团宝,而是聊了些春节假期内的趣闻,当然也包含对如何做企业的看法。也不知怎么的,那位大佬就对自己上了心,当即表态,“如果给你几千万元人民币,我能占多少股份?”

  这个问题在那次饭局中重复了多次,每一次提出对当时的任春雷来讲,都有如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而任春雷的回答很简单,“我并没有想好该怎么告诉你”。

  回到家后,经过反复核算,任春雷决心给那位大佬打一次电话。结果,第二天晚上,在双方再次洽谈后,初步的融资方案,出来了。任春雷称,与很多投资人上来问你“什么模式?什么优势?如何赚钱?”不同,这位投资人更看重的是人的因素。在目前业内普遍不看好团购的大环境下,任春雷认为自己坚韧,不服输的性格终于换取到了资本的信任。

  博弈——原有股东不让步 就申请破产

  不过,任春雷还没有等到他最值得欢庆的时刻。

  “若要融资合同签署下来,目前还存在较大的障碍。而这个障碍又恰恰发生在团宝网原有股东身上。”这其中,很大程度就出在那个叫作“翻译”的人。“翻译”,是薛蛮子给起的昵称,之所以叫他“翻译”,是因为他是团宝网B轮融资的介绍人。任春雷称,在发生决策时,“翻译”通常在团宝网与投资方两头扮演着信息传递的角色。

  那是2010年年底,团宝网获得由多个自然人组成的投资团体约1.5亿元人民币的联合投资。由于与投资方中一名主要成员有长达20年的交情,任春雷找到了“翻译”帮忙,并给他一定的报酬作为回报。

  但任春雷感到懊恼的是,当团宝网新的投资方打算进来之时,“翻译”却由于过于在意其个人利益,不赞同既定的融资方案。此外更严重的是,新的投资方发现在团宝的B轮融资中,团宝网与原有投资方竟然签署有一条年息高达25%的可转债。这使得三方的融资谈判陷入僵局。

  任春雷表示,从这笔高达25%年息的可转债也可看出,团宝网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与原有投资人的贪婪不无关系。盲目的追逐资本,成了任春雷不得不去交的学费。

  但无论如何,在有了新的投资人的支持之后,团宝网的命运已攥在任春雷自己手中。

  任春雷此时的态度是,如果新老投资人不能达成一致,自己将对团宝网申请破产,在新投资人的帮助下在团购领域进行二次创业。

  任春雷同时强调,一旦二次创业,他一定会背负曾拖欠的员工工资以及商户欠款,也会出于情面给老股东留有适当的股份,但他表示,不会再对老股东出让任何董事会席位。

  未来——零毛利战略 仅是开始

  任春雷已经决定给团宝网搬家了。如今的团宝,已不需要像规模鼎盛时,每月给联合大厦交上30多万的租金。

  一名团宝网的员工称,团宝网在人数最多时,联合大厦的5层和19层,都是团宝的,而现在的团宝工位,仅占据19层不到1/4的面积。

  按照任春雷的计划,原先的团宝网总部将一拆为二。行政、财务等人员,约30余人,将留守北京,搬至联合大厦的其它楼层;而原北京的市场销售人员,将全部迁至上海,成立新的销售总部,享用新的投资人为团宝网提供的办公设施。

  任春雷称,上海的销售总部将保持在200人的规模,“达不到还得再招人”。

  经过了去年年底的大规模裁员后,团宝网流量缩水70%以上。但任春雷仍然对团宝的未来抱有信心。

  回首2011年,任春雷并不认为是团宝网的路线出了问题。任春雷称,“我没有什么错,如果历史倒回去的话,可能仍然是这么演绎的。”

  他指出,事实上,让外界一直质疑的团宝网市场营销费用,去年一共花出去的也就7000万元左右。这与去年的其它团购相比,并没有高出太多。甚至还不到拉手网超过3亿市场费用的1/3。

  而任春雷把这种走向颓势的逻辑归咎于时局发生的变化。“在这个变化发生时,考验的是你是否有足够的储备和实力来应对。这个储备可能来自于资金,如果资金充足,这种变化所带来的冲击可能较小。反之,则影响比较大。”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获得新的投资者资金支持后,任春雷是不会让团宝网再走上去年的老路了,他开始寄希望扮演一个行业的搅局者,跳出圈子来,用团宝网来重新定义团购。

  在任春雷看来,团宝网要想获得重生,至少要下三步以上的棋。

  第一步是“一阳指”,团宝网将对其线上所有商品,实现0的毛利率,用户在团宝网下单后,不通过团宝网,而直接向本地商家进行结款。任春雷希望能通过此步棋,实现商家的0账期,让商家和消费者恢复对团宝网的信心,使团宝网迅速上升为国内流量第一的团购网站。
第二步是“六脉神剑”,团宝网将进行系统性的调整,推出新的六大模块。

  第三步是“泰山压顶”,至于怎么走,任春雷还不愿透露。

  任春雷称,新的投资人进入后,团宝网将有至少一年的资金储备来打好“0毛利”这第一步,使团宝网逐渐恢复元气。但他同时也意识到,只要国内团购不盈利的现状一天不改变,就还会有其它的团购网站上演着“团宝危机”。

  “‘团宝危机’是一个行业性的问题,而不是团宝一家的问题。只是在各家还没有出现问题前,每个人脑子里首先想的是自己如何向前冲。”任春雷称。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