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航班管家王江:连长和他的兄弟连

南方都市报 2012-02-20 15:09

用王江自己的话来说,他从来没有给自己贴过“天使投资人”的标签,他的身份一直是“创业者-闲人-职业经理人-闲人-创业者”。

  2011年年末,当资本市场的“寒流”由电子商务蔓延至移动互联网,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奔走相告“冬天来了”的时候,一款移动互联网应用“航班管家”的开发商宣布,在继此前获得红杉资本A轮500万美元投资之后,再次获得经纬创投和GreylockB轮1500万美元投资,成为同一时期起步的移动互联网企业中极少数已完成B轮融资的企业之一。

  这也让王江自豪地将航班管家与UCWeb并列为自己最得意的两笔天使投资。而此时,他的另一个身份,正是航班管家母公司北京傲天汇金科技有限公司的CEO。

  用王江自己的话来说,他从来没有给自己贴过“天使投资人”的标签,他的身份一直是“创业者-闲人-职业经理人-闲人-创业者”。但无论处于哪种身份状态,“创业”这件事本身就是他和身边的这班“兄弟连”最喜欢做的事情。

  被“拉下水”的天使投资人

  但凡对王江的过往有些许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位已经有过一次创业经历并成功将公司卖掉退出的70后创业者原本打算就此移民澳洲,退隐山林,却在2009年意外地被两位清华学长“摁”在北京,让他答应出任航班管家的CEO才肯放他回澳洲。

  早在2007年,航班管家的前身仍被称为“航班专家”的时候,王江只是这家公司的天使投资人之一,真正的创始人是139邮箱的联合创始人、也是王江在清华念书时的学长李黎军。

  按照李黎军最初的想法,航班专家的定位是将航空数据资源与移动资源相结合,采用SP服务商的机制从运营商那里申请一些绿色通道,直接为用户提供付费的增值服务,譬如订阅航班动态等。在3G时代尚未开启、智能手机也不甚普及的当时,这个想法对二次创业的李黎军来说仍不失为一个会有着稳定现金流的靠谱机会,却一直未真正迎来它的爆发时期。

  次年,李黎军、邓永强和王江这三个清华校友再次合作了一个与航班专家类似的基于手机Java的客户端“搜吃搜玩”,类似手机版的大众点评(当时,大众点评尚未推出客户端产品)。按照王江后来的话说,这个运气稍好一些的应用在一年之内做到了将近100万用户。但不幸的是,金融风暴来了。

  外部的融资环境降到了低谷,搜吃搜玩的现金流开始吃紧,而航班专家也想在手机上卖机票,转型为手机版携程。但当时已准备移民澳洲过“退隐”生活的王江并不看好这一思路的前景。2009年4月,他从澳洲返回北京,决定将搜吃搜玩、航班专家和另一个名为电影捌的移动应用公司合并在一起,改航班专家为“航班管家”,亲自挂帅,重新征战移动互联网。

  按照王江的解释,将航班专家改为航班管家,意味着当一个人要坐飞机时,他所要面对的问题远远不只是一张机票,而“管家”恰恰是那个能帮你解决这些问题,让你的出行更轻松愉快一些的角色。

  尽管当时的航班管家从产品上还完全达不到这一水准,但王江的脑海里已经为其设定了这一前进目标。

  时机最重要?

  或许是因为先做天使投资人,再被“拉下水”做CEO的缘故,王江更习惯于把航班管家后来的成功归结为运气造就。

  就在他接任航班管家CEO的前几个月,2009年1月7日,信息产业部终于正式发放了三张3G牌照,这一年因此被称为“中国移动互联网元年”。到了下半年,早已在大洋彼岸风靡的iPhone正式入华,这一在当时看来似乎对整个移动互联网发展无足轻重的运营商举措,却让王江敏锐地察觉到隐匿其中的新机会。

  按照王江的说法,现在回头看来,iPhone的正式入华直接导致了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结构的改变。站在航班管家的角度来说,原本国内移动互联网的“重度使用者”是传统的三低人群,他们几乎鲜有坐飞机出行并时时获取航班信息的需求,而那些航班管家真正的目标用户,又通常不会采用手机上网。这一“鸿沟”正是从2009年iPhone出现后开始发生改变。

  于是2009年11月,苹果公司与联通联合推广iPhone,因为当时市面上并没有太多特色鲜明的移动应用,就将搜吃搜玩和航班管家作为2009年第四季度和2010年第一季度重点主推的应用之一。

  对王江和傲天汇金公司来说,这不仅仅是一次免费的推广和品牌背书,更重要的是,它让这两个移动应用最初的种子用户,直接跳过了行业里的产品经理和技术极客,积累了相当高比例的真正的中高端商旅用户。“我后来甚至听行业里的人说,他们知道航班管家也是因为公司老板先用了之后才要求他们去研究学习的。”王江这样回忆说。

  正是借着iPhone的这股东风,航班管家从2009年7月起步时的7万多用户(iPhone+Java)到2010年推出Android和Symbian版本,年底用户总数一路飙升至近100万。王江告诉南都记者,那几乎是最舒服的一年,只花了十几万市场推广费用,靠着口碑传播就乘风而起,航班管家也开始从一个单纯好用的产品逐渐变成一个被更多人知晓的品牌。

  2010年下半年,王江继续推动航班管家在预装市场上的发展,用了一年多时间,航班管家用户数达到近500万,和市场上大多后来者不再同日而语。但在这一系列果断而决绝的战略判断背后,王江依然认为“航班管家的成功,运气成分占了很大比例”。

  “关于创业这件事,很多人都会说Timing(时机)很重要。事实上,在航班管家出来之前,市面上也有几家类似的公司最后都没有做起来。但在我看来,Timing更多只是一个你回头看才会发现它很重要的东西,在当时的环境下,你只知道成功大概的方向在哪里,却不可能预知什么时候成功。”王江如是说。

  “天使”用户带来的新灵感

  那么,无论是身为创业者,还是作为业余投资人,王江眼中真正重要的成功因素是什么?

  去年年底,一份名为《2011中国商务人士旅行调查研究报告》的资料显示,全球的商旅市场达到1万亿美元规模,中国每年的平均增幅为11.8%,到2015年,中国的商旅市场或将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同时,这份报告还将典型的商务人群表述为“更关注怎样快速达到目的地、把事情办完、好好休息一下”。

  这群人,恰好是航班管家最核心的目标用户。为了更加强调他们对自己心目中的重要和“可爱”程度,王江更愿意将他们称为“天使用户”。

  “中国的商务人群有着这么几个特点:他们在乎的不再仅仅是‘有没有’这项服务,而是服务得到底‘好不好’;为了获得更加快速便捷舒适的服务,他们愿意付出更多的费用;他们本身的身份地位和消费能力,使得他们成为了国内最具消费前瞻性和传播能力的一群人。”也正是这一拨人,继航班管家之后,又给予了王江做“酒店管家”的新灵感。

  事实上,酒店预订这一需求在航班管家刚问世后不久就出现在用户反馈意见之中,但因此而上线的一个内嵌于航班管家App之中、相对标准化的酒店预订功能,却并未得到用户的认同。在此后近四五个月的思考中,一个可以被称为“酒店管家”的新应用的产品定位逐渐清晰。

  他认为,相对于互联网上的各种酒店预订平台,手机上的酒店管家更应突出其基于地理位置定位“快速预订”的特色。于是,在酒店管家最初的产品草图中,用户并不需要输入城市、区域、入住时间、退房时间等等的信息,只需要一张清楚标识你当前所处位置的地图和用红绿图标显示的周围快捷酒店位置及空房情况即可。用户在选定某间快捷酒店之后一键拨打电话即可完成订房,王江骄傲地称其为“30秒订房神器”。

  有趣的是,在2011年2月酒店管家上线之初,其显示的酒店房态都还是从互联网上直接抓取的数据,并未与任何经济连锁酒店提前合作。而是在那之后,王江才带着产品去找酒店一家一家地谈,用酒店管家每周拨出的上万通预订电话换取其系统内时时更新的真实数据。

  或许在很多OTA(在线旅游代理)行业人士眼中,酒店管家(包括航班管家)的做法有些剑走偏锋的意味。一方面,通过电话而不是在App中直接完成预订流程似乎并不符合大多数由互联网转向移动互联网的用户习惯;另一方面,电话来源的不可追踪性又很难让应用本身与酒店或机票代理、航空公司进行分成。但王江却有着另一盘棋的打算。

  在他看来,机票、酒店预订早已是一条竞争激烈的红色大河,自己要抓取的不过是其所培养起来的成熟的预订需求,并从中选取那部分更在乎效率的高端用户,通过为他们提供与酒店预订相关的一系列周边服务,来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盈利和成长的蓝色小河。

  下一步,他正打算用从商旅人群身上采集到的新灵感,继续开发一款以聚会为核心、帮助用户管理和消费人际关系的“X管家”应用,因为从一个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任何衣食住行的消费实际上也都是对时间的消费”。

  “连长”其人

  王江,70后陕西人,自称“正面1米7背面1米8”的高个大汉,却长着一副颇为温和儒雅的面容。

  2009年看完美剧《兄弟连》后因为特别喜欢里面的连长温特斯,王江给自己取了个外号也叫“连长”,并想时刻提醒自己,不仅要打胜仗,还要带着兄弟们一起回家,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连长”的人甚至渐渐超过了知道他真名的人。

  在接任傲天汇金CEO之前,王江的身份早已经历了几重变更。按照他自己的说法,1996年刚从清华核物理专业毕业时,他是个相当失意的青年。在学校里的五年,不断地被一拨接一拨牛人打击到找不到半点自信,因此在脱离学校时,危机感非常强,也极度希望在新的事情上证明自己不会永远是个loser(失败者)。

  当时,他一心想去北京的一家广告公司,结果却阴差阳错地被找进了上海西门子做项目支持和市场、销售。坚信勤能补拙的他,渐渐在工作中找到了自信,并开始真正意识到,好奇心才是驱动自己的最大动力。于是,自觉在大公司里待不住了的王江加入了一家当时已获A轮融资的创业公司练手。

  2001年,他正式拉着几个兄弟创立岩浆数码,进入手机游戏领域。五年后,岩浆数码被华友世纪收购,王江进入华友世纪担任职业经理人,并于2008年萌生移民澳洲、退隐山林的念头。此后的故事,就像文章开头所描述的那样,正在继续进行着。

  如果说从手机游戏大踏步地跳跃到航班管家、酒店管家,在王江的身上还有什么过往的延续性,那么曾经身为岩浆数码天使投资人的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和原本在与岩浆数码洽淡过并购事宜的经纬创投合伙人万浩基(曾在掌上灵通供职),相继成为航班管家A轮和B轮投资人,或许算得上是其中之一。

  知乎上关于“连长王江是谁?”的问题之下,有人称王江是“最独特的中国创业者之一”,不仅因为他特别大气,甚至愿意提携可能成为竞争对手的晚辈创业者,更因为其本身就是一名出色的产品经理,能将复杂的事情变成极简的产品草图(见后附酒店管家产品草图)。也有人为他冠以“O2O先行者”的称呼,继携程、去哪儿等基于PC互联网的酒店机票预订模式之后正在移动互联网上探索全新的O2O服务模式。

  而王江自己给出的答案是:曾看到一本书里说,每个男人身体里都有一个奔跑的小男孩,强烈同感之余,我身体里那个小男孩也充满了好奇心和探知欲。我妈从小就教育我,要学会与众不同!

  创业“兄弟连”

  尽管王江自称从未给自己正式贴过“天使投资人”的标签,至多算是个业余爱好者,但历数其天使投资过的案例,即便是在职业天使投资人中也算是成绩可圈可点。

  早年间,王江的第一个天使投资案例是UCWeb。此后,他又陆陆续续投资了由原来岩浆数码的另三位创始人新建的百玩公司、好友介绍完成投资的深白天地、他的亲弟弟王涛的创业项目围脖圈以及王兴在2010年创立的美团

  在身边的这群被他天使投资过或和他一起创业的“兄弟连”眼中,与众不同也正是王江留给他们最深刻的印象。

  作为王江早年天使投资的案例之一,深白天地的CEO张光明告诉南都记者,这个“天使”除了钱之外,给予他最大的支持就是教他学会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

  “别人解决问题,总是试图让持有不同意见的几方各退一步,从而得出一个折中的解决方法,而王江喜欢多赢,他似乎总有办法让几方都不改变自己原来的想法,而通过引入一个新角色或是换一种新的思维方式来达到大家都满意的结果”。张光明如是说。

  另一个让张光明记忆深刻的细节,是继第一轮个人天使投资之后,王江还为深白天地带来了第二轮千万级天使投资,并出于对公司股权结构分配的考虑,放弃了跟投。“他并不是一个特别在乎股权,或是数字、金钱的人”,王江也曾向南都记者表示,因为对产品和看人更有感觉,在做天使投资时,自己还会再带上一个有财务经验的人给予参考意见。

  现在,将更多精力转移至航班管家和酒店管家的王江,尽管减少了其天使投资的频率,但生性风趣又好交朋友的他同时又发展了一批共同创业的“龟密”。

  他和“龟密”之一的易到用车网创始人周航会在大冬天的深夜跑到北京机场去了解11点后飞机落地的旅客等待出租车的情况,认为如果遇到的问题很大,则将是航班管家和易到用车很好的一次合作机会,即航班管家在获知了用户将于晚上11点后降落北京机场遇到等待出租车的问题,则会在用户登机前提示其是否需要易到用车的服务,并通过最快捷的流程完成预订。

  王江和周航一致认为,这正是在向着O2O的终极目标(即不是人找服务,而是服务找人)迈进的创新之一,同时在特定的使用场景下,原本被认为缺乏价格优势的产品也会因为其他对用户而言更迫切的需求而被接受,并由此向着更广泛的受众市场普及。

  或许正如周航所说,他和王江都是二次创业,在摆脱了“财务自由”的创业驱动之后,他们更渴望去探索创新的东西和能够改变行业及用户生活的东西。以此来概括连长王江和他身边的创业“兄弟连”,或许正是最恰当不过的。(文/丁家乐)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多途宛松

顶连长,膜拜。是个独一无二的移动互联网人,愿意拿着自己的APP在机场地铁四处推销的CEO,一个真正的创业者的旗帜。

2012-02-20
0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