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Foursquare创始人历程:从潦倒至辉煌

新浪科技 2012-02-20 15:03

克罗利来说,生活就是一场与朋友患难与共的游戏,很少有人能把这种心智转化成一项估值达6亿美元的业务。

  克罗利来说,生活就是一场与朋友患难与共的游戏,很少有人能把这种心智转化成一项估值达6亿美元的业务。

  克罗利的第一家创业公司卖给了谷歌,而第二家公司Foursquare现在拥有近100名员工,1600万名用户,估值正逐渐逼近10亿美元。

  克罗利是纽约新兴科技产业发展的典型代表,但是他的成功并非一夜之间就轻松完成,而是充满了一系列失败和沮丧。

  克罗利将自己的经历记录在了名为Teendrama的个人博客中,我们阅读了他的记录并与克罗利及其家人和朋友进行了交谈,想要了解这个有聚会倾向的年轻人是如何成为世界上最年轻、最成功的企业家。

  成长史

  克罗利成长在一个和睦的家庭中,这样的家庭环境让他感到任何事情都非常有趣。当在教堂做礼拜时,克罗利就和兄弟姐妹们进行比赛,看看在《Peace Be With You》期间每个人到底能够抖动多少手指。“我们互相通报着各自的数字,比如‘噢,我抖动了6次’,我们家的记录好像是15来着。”克罗利说。

  这样的社交游戏转化成社交业务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在纽约州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 读大三的时候,克罗利就和朋友帮助大一新生参加聚会,虽然新生无法进入酒吧,但他们又对酒充满了渴望,克罗利就在门口帮他们遮掩身份但需要收费,一次聚会就赚取了1600美元。

  “我们赚了那么多钱,但最终被警察逮到,”克罗利写道,“我和凯文最后一起去了法院,被简单指控为违反了噪音干扰罪,但是并未支付罚金,哎。”

  与科技结缘

  克罗利发现技术可以让社交氛围更加友好。当他还是青少年时,他保持着在线写日记的习惯,并命名为Teendrama,在与克罗利坐下来好好进行采访前,我们就通过Teendrama了解了他的早期生活。

  作为对科技悟性较高的青年人,克罗利还是雪城大学第一个在宿舍连上以太网的学生。

  克罗利还建立了一个叫“Getting Hammered Cam”喝酒游戏,并对它进行了网络直播,并将直播视频传输到了康奈尔大学的视频会议服务器上。在视频中,克罗利及其朋友记录了那些模糊夜晚的醉酒回忆。

  尽管善于组织聚会,但克罗利具备了成为一名成功企业家的一切条件。他拥有一种赢得一切的能力以及保证任何时候都不会乏味的幽默感,并且将人们说服在他的构想中,在他的说服下,一切看起来都是好的。克罗利可以利用他的足智多谋将不可能的事转化为可能。

  比如,克罗利差点没有毕业。1998年6月,克罗利接到了雪城大学的电话,他突然发现还差5个学分才能拿到毕业证。

  “原因是记录室的某个人在上一学期犯了一个数学错误(2个学分的数学错误),这使得我的成绩单在缺少一门课的情况下显示正常,”克罗利在Teendrama上写道,“那是谁的错呢,他们说是我的,我说是他们的。”

  克罗利最终说服了学校让他修完了剩余的学分,由于他在Teendrama上记录了大学时期的搞怪事情,这成为了他的一项独立研究。克罗利最终在1999年1月获得了学位。同时,克罗利还创建了另一个个人网站Dodgeball.com,开展一些新项目。

  初显才能

  毕业后,克罗利来到了曼哈顿,在肯·阿兰德(Ken Allard)的Jupiter Communications公司担任研究员。阿兰德认为克罗利拥有一种“平静的领导才能”。“其他人都喜欢上了克罗利,他不会站在放假的最前头,然后说‘嘿,跟我走’,而是只做有趣的事情,员工们都希望和他在一起。他总是表现出这种方式,从不改变。”阿兰德称。

  在200到300名员工中,Jupiter创始人基尼·丹罗斯(Gene DeRose)也认为克罗利光芒盖过了其他员工。“克罗利绝对是其他人必须知道要关注的人之一,”丹罗斯称,“你都不确定这是否因为他总是位于社交聚会的最中心,还是因为他就是一名企业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最终,这两者已经没有了区别。”

  在这种情况下,克罗利已经站在世界的最顶端,他不可能在Jupiter Communications工作太久。

  “我记得当时在想,这家伙的生活真的很酷,”克罗利的弟弟乔纳森·克罗利(Jonathan (J) Crowley)说,“他在一家人们热门科技公司工作,总是在外,拥有众多朋友,然后一切就突然消失了。”

  911恐怖袭击

  2001年,就在克罗利年满25周岁那周,电子城市指南制造商Vindigo进行了一系列裁员,克罗利也离开了这家公司。同一周,他被房东从公寓中赶了出去。

  克罗利花费了一个夏天的时间进行面试,但依然没有找到工作。然后,9月的一天早晨,当他醒来后,外边世界已经发生了一次重大恐怖事件。

  克罗利把这些都记录在了博客中。“我起床,喝了一些果汁,打开电脑后发现很多朋友给我发了即时通信信息,世贸中心被炸了。我打开电视,然后站在屋顶上观看这一惨景,双子塔南边的一座出现的大洞至少有20层楼那么高。”

  “我在屋顶上待了15分钟等待第一座塔上的尘云离开看个究竟,当我听到第二个爆炸声的时候我就在屋顶上,看着北边那座塔向地面坠落。”

  9月11日,克罗利亲眼见证了双子塔的崩塌。而克罗利的生活就如同双子塔一样陨落。

  艰难生活

  几个月内,克罗利丢掉了工作,失去了女朋友、住所,最终是整个纽约市和所有以前拥有的朋友。克罗利被迫搬家到新罕布什尔州,但他无法找到走向下一步生活的头绪。

  克罗利在新罕布什尔州又待了7个月,这是一次艰难的过渡,心灵受到摧残。“他从纽约公寓搬进了一个新罕布什尔州的滑雪屋中,从高薪金到每小时6美元教孩子滑雪。”乔纳森说。

  Dodgeball也继续转型为克罗利的个人项目,但在新罕布什尔州,他没有心思搞Dodgeball网站。

  烦躁、孤独、潦倒,克罗利依靠制定的一套基本法则生存了下来。以下就是他在博客中记录的准则:

  1.每天下午之前丢掉一切习惯。

  2.下午5点前不能喝酒。

  3.下午5点前不能看电视(中午饭时除外)。

  4.不准坐出租车。

  5.喝酒时不吃饭。

  克罗利十分具有韧性,他把经历的坏时光写成了笑话,把经历的困难写成了诗。

  最终,克罗利应征到了研究院,阿兰德为他写了推荐信。

  克罗利被纽约大学的创新与创业管理强化班(ITP)项目所接受,搬往曼哈顿并遇见了他的同学阿莱克斯·雷纳特(Alex Rainert)。

  创建公司

  克罗利和雷纳特因为少数同学围绕的一款视频游戏而相遇。“回顾起来真的有趣,”雷纳特说,“游戏中讨论的很多元素最终被用于了Dodgeball和Foursquare。”

  由于两人在游戏、移动、社交、音乐和体育上兴趣相同,所以他们俩很快就成为了朋友。克罗利日后也将参加雷纳特的婚礼。通过研究院,两人一起开发了Dodgeball等项目。Dodgeball当时已经成为更新较慢网站CitySearch的替代品。

  克罗利向纽约大学的其他同学推广游戏,并在一项独立研究项目中与克莱·舍基(Clay Shirkey)教授合作。雷纳特和克罗利将舍基称之为社交媒体的“守护神”,在舍基的帮助下,他们测试了Dodgeball的社交和移动功能。

  用户可以在酒吧和饭店中使用“签到”功能,只需发送一条短信息,服务中的所有好友就会找到用户的位置。用户签到就会获得积分。

  直到2004年5月毕业,克罗利和雷纳特一直在考虑围绕Dodgeball创建一家公司。雷纳特和克罗利也分别接受了RGA美国再保险公司和MTV的工作面试。同时,Dodgeball获得了外界关注度,《纽约时报》用半页的文章来介绍Dodgeball。“我们想,这可能就是我们的工作。”克罗利称。

  克罗利和雷纳特给自己半年的时间来将Dodgeball转化成一项运营业务,那个夏天,克罗利学习了融资和天使投资,对资本的追求使得他们在9月份敲响了谷歌的大门。

  谷歌收购Dodgeball

  谷歌当时刚刚上市,并不习惯投资创业公司。当克罗利和雷纳特联系到谷歌时,他们被告知:“我们真的不会投资公司,但你们两人可以来这里工作。”

  这一刻是克罗利职业生涯中最为兴奋的一次。他在博客中写道:“嘿,宝贝,我的毕业论文项目dodgeball.com今天被谷歌收购了。谢谢帮我摆脱困境的每一个人,永远感谢。”

  但是这一兴奋并未持续太长时间,谷歌最终的决定又让克罗利的心情跌落低谷。

  一年半后,克罗利和雷纳特意识到他们并不适合谷歌。谷歌不但没有帮助Dodgeball成长,反而抑制了它。

  “我知道他离开谷歌时的情形,对于他来说这是一段艰难的时间,”乔纳森说,“每个人都能感觉到克罗利的活力,但它处于一个艰难的位置,我认为他不会找到让他重新振奋的能量。”

  克罗利在博客中描述道:“这就相当于我很高兴的将公司卖给了谷歌,然后发现公司已经无法运转,那我现在应该干什么呢?你无法找到工作,因为没有人想雇佣一个失败创业公司的创始人。你当时就不知所措了。”

  在离开谷歌后,克鲁利在一家名为Area/Code的公司找到了工作,雷纳特也找到了工作。两人把自己的工作称之为“篮板球”(rebounds),但是他们都在未日后创建的公司Foursquare积累经验。
雷纳特的新角色是学习和管理一个产品团队,而克罗利研发游戏并遇到了纳文·赛尔瓦杜来(Naveen Selvadurai)。赛尔瓦杜来的办公桌就和克罗利挨在一起。

  “他是那种知道如何开发iPhone的人,喜欢盗取城市应用,”克罗利回忆道,“我做了很多移动工作,我也喜欢城市应用,并开始与他一起合作。我们在一起试验了4、5个月,直到2009年1月,我们决定--让我们严肃对待它,在SXSW音乐盛典上发布它。”

  那时,苹果应用商店已经上线快一年,苹果流行设备创造出了一种全新市场,这种市场正是克罗利想用Dodgeball创造的。

  克罗利倍受鼓舞,科技抓住了他一生的志向。

  创建Foursquare

  原本社交频繁的克罗利突然变得和隐士一样,“当你发现克罗利停止社交后,你就知道他正在研发一个真正大项目。”乔纳森说。

  1月内的一周工作时间内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周五和周六晚上过后,克罗利依旧没有动静。整个一周过去后,乔纳森依旧没有从他哥哥那里听到一丝消息。

  “然后我们一组人收到了一封电邮,上面说:‘嘿,伙计们,我开发了这款产品,你们看看怎么样。’这是第一版的Foursquare,原本被称作Jimmy Disco。”乔纳森说。

  目前Foursquare拥有100名员工,超过1500名用户,估值达到6亿美元。但是对于克罗利来说,创建Foursquare并不是一帆风顺。

  “每个人都认为Foursquare的经历就像是一个从SXSW 2009音乐节上起飞的火箭飞船,从未停止过,事实上,它经历一些小的波折,差点在夏天空茫一场。”克罗利称。

  Foursquare的首轮融资花费了克罗利和赛尔瓦杜来9个月的时间,“然后Foursquare获得了支持,开始稳定发展……,”克罗利称,“如果你把Foursquare的经历看做是曲棍球棍的弧线,放大之后你就发现它非常的曲折。”

  将Foursquare的经历比作过山车是对克罗利一生的最好形容。“我的职业生涯充满了起伏,当你进行回顾后就会发现它们一开始就联系在一起。所有一切都是事后才发觉存在联系,当然,你不能预知未来,你只能回顾过去。”克罗利说。

  从多个方面来看,克罗利仍旧是那个大学时代头发蓬松的社交学生,他依旧在各个领域寻求快乐。上个月,他携带了5个看起来像玉米棒的管子在乡下旅行,这惊坏了他在太浩湖的朋友。
“我希望他保持那种做事方式,不要长大,”乔纳森说,“他即将年满36岁,但我没有看到他放缓的迹象,他总能保持那份活力。”

  成熟

  作为一名商务人士,克罗利已经开始变得成熟起来。Foursquare可能会被收购,但克罗利希望这次能够把握Foursquare的命运。

  他已经开始学会在商务和娱乐之间寻找平衡,尽管他经常在这两项之间产生混淆。克罗利称:“我可以更为强硬一些,催促员工开发出更好的用户体验,超出他们可能达到的水准”

  但是对于克罗利来说,将生活打造成一个大型社交游戏的梦想可能永远无法完成。

  “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尝试解决同一问题,开发能够帮助优化宕机的软件。当然,这些问题也都在演化并发生改变。”克罗利表示。

  也许,克罗利对于Foursquare一生的努力都体现在了产品上。但生命对他来说,永远都是一场与所爱的人患难与共的游戏。他获得的个人褒奖就是为其朋友和每个Foursquare用户发现创造快乐的新方法。

  克罗利在采访中表示:“我会不会将普通人以外的人社交化呢--也许会,也许不会。”

  当被问及他几乎肯定做的事情时,克罗利笑着反问道:“人们一般下班后做什么?人们只是回家吗?我感觉你如果不和朋友在一起玩乐,几乎就是浪费时间。”(文/晓明)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