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去哪儿庄辰超:不信命运信概率

TechWeb 2011-12-22 18:18

仅仅6年时间,去哪儿已成长为在线旅游业的巨人。这是运气吗?庄辰超摇头,“与其说是命运,不如说是概率”。

  庄辰超很幸运。

  每次创业,他最后总能把公司卖出个好价钱,然后轻松地干下一件事。

  还在大学的时候,庄辰超就和同学创业,做了一套搜索软件,成立公司,并成功找到百万融资,最后卖给了Chinabyte。

  接着,庄辰超和美国人戴福瑞做体育门户“鲨威体坛”,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危机隐现之时,以15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李嘉诚。

  然后庄辰超去了美国,在世界银行任系统构架工程师。4年后,庄回到中国,与戴福瑞再度联手创办旅游垂直搜索“去哪儿”网(以下简称“去哪儿”)。

  2011年6月,去哪儿获得百度战略性投资3.06亿美元,这是中国在线旅游市场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投资。而据2011年3月的艾瑞监测数据显示,去哪儿在日均覆盖数据方面,以104万人高居在线旅游行业榜首,携程以66.9万人位居第二。

  仅仅6年时间,去哪儿已成长为在线旅游业的巨人。

  这是运气吗?庄辰超摇头,“与其说是命运,不如说是概率”。

  以下为庄辰超口述内容:

  一直走到现在,我都不相信命运。怎么形容运气呢?我觉得这个社会是布朗运动,任何东西都是有概率的,而人生遇到的也是概率的一部分。与其说是命运,不如说是概率。打扑克牌,牌打出去都是有概率的。

  我信概率,任何行动的都不是确定的,而反应和结果都是有概率的。你要计算概率,肯定希望赢面是你的大概率事件。如果说概率上,你正好击中了大概率事件,这并不是你的运气好。而如果你正好击中小概率事件,事情朝着命运相反的方向去发展,这也不是运气不好。之所以存在概率,是因为还存在着事情的另一面。然后如果再出现一个极小概率的事件,比如黑天鹅事件,也不是命运——黑天鹅事件在客观上是存在的。

  所以,做了一个事情,愿赌服输。你既然愿意做一些不确定的事情,就需要有这个心理承受能力去接受高度不确定的结果。

  我是最不显眼的一个

  我很早就有一个设定,我的人生一定是不能刻意预判的。只要是能预判的事情,我的兴趣都不大。如果别人告诉你,你这么做,是可以的。比如说,有人给你一个收音机,说你打开调到103.7,你就能调到什么广播,这我就没有兴趣。但是如果是书上说,我可以用一些电子管元件攒一个收音机,我可以听到美国之音,我就觉得很有意思,因为这不是你身边的人告诉你的,而是你从不知道哪儿的故纸堆里翻出来的书告诉你的。

  我从小就不是一个守规矩的孩子。小学四年级开始,我就很积极地往上海市少年宫跑,那里有中国最早的一批苹果电脑,表面上是写程序,实际上是玩游戏。如果去打街机的话,父母肯定要管的。不过边玩边学,小学毕业,我已经基本上把所有的程序语言都学了一遍。

  我虽然不守规矩,但调皮捣蛋也排不上号,因为不够聪明,所以调皮捣蛋不了。不守规矩怎么能让老师喜欢呢,最后还保送上了北大?因为我们的中学(华东师范大学二附中)比较特别,好像特别鼓励不守规矩的孩子。比如邵亦波(易趣网的CEO)、宓群(光速创投董事总经理)、龚挺(海纳亚洲董事总经理),都是我们中学的。

  各种竞赛得奖,中学保送上大学的有一半人。我们那时候,参加各种竞赛是很正常的。我身边的都是牛人,跟你这么说吧,坐我前面的那个是得奥赛金牌的,坐我边上的也是奥赛金牌的,基本上我们很多同学在高三的时候,写高中三年的得奖,如果只写一等奖,一张纸是写不完的。

  我是里面最不显眼的一个,排名比较靠后的,偏理科,数学最好。我得奖的也是数学,全美数学竞赛一等奖,其实也不是什么大奖,在同学中都排不上号。

  我人生最重要的时间都不在家里生活,从初中开始就住校,父母没在身边,基本上是自生自长。很难忘的经历是和同学一起打扑克牌,和同学交流,有很多的收获。我最早在大学期间成立的那个公司,创业伙伴就是中学的同学。

  成功不可复制 失败才可以复制

  创业对我来说,就是打游戏,你总会有很苦难的关要过。创业还可以是组装收音机。我很小的时候,我就懂得按照书里的指导,把合适的电子器件组装在一起,然后能收听到各个波段。对我来说,创业中,很多事情就跟那个时候是一样的。书上会告诉你,去买几个二极管,沿着这个电路板的方式,把它焊起来,它就work了。商业其实也是这样的,人生之书会告诉你,你把这些事情做起来,一二三四五,放在一块,把它放到真实的商业世界,它也work了。此外,你还可以看到,行业的很多巨型的公司或者整个行业本身,会因为你做这个事情而有反应和刺激。比如说水里有一大群鱼,你投一点食物,它就聚到这边了,然后就会出现各种连锁反应。这是很有意思的实证。

  如果非要我谈经验,我有这样一个观点:成功是不能复制的,失败是可以复制的。

  相对于成功,我会更关注失败,学习别人的失败经验。别人成功了,经验一二三四五,你去做了不一定成功。但是如果别人告诉你说,“我做了一二三四五,所以我失败了”。那么,你可以确信,你去做了一二三四五,你会和他一样,绝对失败。所以当我看到很多书,书中描述失败时,我都会特别关注。我非常热衷学习别人失败的经验,当我知道做什么会失败的时候,我只要尽量避免我不去做它就行。

  我个人的失败经验也是有的。最近的一次就是今年年初,关于酒店团购的抉择,算是我失败的一个例子。

  在2010年,团购刚起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有这么一个事情。一开始,我们公司内部很多人建议做这块业务,而我出于某种考虑,比如说,我们不应该介入交易,然后我们就没有涉足这件事情。后来我们发现团购真的是可以帮助消费者降低他的采购成本,这当中虽然有很多购买的局限,但是的确符合消费者的需要。于是,我们才在今年年初推出了去哪儿酒店团购并获得成功。

  我后来反思,我们还是太注重模式了。因为如果你站在商业模式的角度,你才会考虑到我们不应该介入交易。但是如果你站在给消费者提供产品的角度上来讲,我们是要寻找产品,当时还没有旅游网站去提供高质量的团购产品,所以我们必须要自己去做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之后,我就更不注重商业模式的问题了。我们应该更注重的是我们的核心价值创造是什么?去哪儿的价值是帮助消费者寻找性价比最好的旅游产品,这是一个使命。

  当你有这样一个使命的时候,商业模式、市场格局等,都变得非常次要了。你只要有非常清晰地去做这个价值——我有这个需求,但市场上满足不了,然后我们去做,就够了。比如说,我们认为,当消费者需要性价比最好的旅游产品的时候,如果市场上有好的,我们可以搜索;如果市场上没有好的,那我们就自己来组织这样的产品。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我在很小的时候我就背过名人演讲,我是一个非常喜欢看书的人。很多国外著名CEO的采访,我也会去看。

  我今年看的比较有印象的书是:第一本是巴菲特的黄金搭档查理·芒格写的《穷查理宝典》;第二本是《史蒂夫·乔布斯传》;第三本是披露优衣库成长故事的《一胜九败》;第四本是《最后的胜者:杰米·戴蒙与摩根大通的兴起》;还有《连线》主编凯文·凯利写的《失控》。我每个月要看2本书。这些书基本上是著名人物的传记或思想。从这些真实的故事中,我了解到在关键时刻他们的一些想法。我会有我自己的解读。

  我发现所有的成功人物里面,细节是非常重要的。另外我还有一个观点,我认为没有所谓真正意义上的创新,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创新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可能性是因为知识面不够宽阔,才会认为自己创新。因为这个世界上,近现代商业可能有几百年的历史,有全球至少有50亿人口,每天最少有几亿人在想着怎样把生意做得更好。在过去的几百年间,可能每天如此。所以,所有的商业案例、手段、定位,在过去的人类历史中不断地发生,然后不断有人去分析。所以,创新是极少数的。

  谈到创新,不能回避乔布斯。有人感慨乔布斯,一个从来没有做过手机的公司,用创新的技术(包括触摸屏),颠覆了多年未变的传统手机产业。乔布斯是一个伟大的人,但我不觉得他是在创新。用乔布斯的话来说,“优秀的艺术家是抄,伟大的艺术家是偷”,大部分的创新,其实都是从别人的故事中学习并融会贯通,取其可用之处组合起来。

  现在回过头来看,乔布斯的哪些技术是创新的?触摸屏的例子,在乔布斯之前,已经有很多人在做类似的项目,只不过从没有过一个人,像乔布斯一样,对细节无止境地追求。这才是我认为的乔布斯的独特之处,并不是说他的想法有多么新鲜。技术是摆着这里的,需求是摆着这里的。很多人也都看见了,可能其中也有人想过,但是只有乔布斯做到了。别人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执着地相信并且做到。

  可惜世界上只有一个乔布斯。大部人来讲,如我辈,我们都是普通人,至少我认为我是个普通人。所以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不要去创新”,如果我认为我创新了,那一定是我的哪本书没看到,我的知识面不够宽。

  同样,去哪儿也没有什么创新。唯一与众不同的地方,是我们并不相信市场上那些聒噪的声音,比如这样困难、那样苦难或者干脆说消费者不需要。我们更愿意追随我们内心的声音,说这个事是需要的,是有价值的,然后我们就去做。这个感觉很重要。

  一手鲜花一利剑

  去哪儿会不会是我终身的事业?我现在不会讲,我今年才35岁,所以我不能讲一辈子。用“事业”来描述去哪儿,有些沉重。我更愿意把去哪儿当成我喜欢的游戏,我还没有玩腻。我投入到这个游戏中,工作便变成了消遣。在这个游戏中,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战斗。

  我是一个特别喜欢战斗的人,只有战斗,才能让我保持很好的兴奋。业内有很多擅长“战斗”的创业者。我觉得我跟他们战斗的方式不同,我说的战斗应该是challenge,不是打仗的意思。是有一个难题需要你去面对,需要你去解决问题或者转化问题。

  我们更关注我们的价值观,把重心放在为消费者寻找性价比最好的旅游产品上,很少关注市场上已有的竞争对手或者是已有的什么服务。但总有些时候,需要你举起利剑。

  在整个旅游在线市场,我最大的不满是,这个市场总有一种声音在说,旅游酒店都应该卖同一个价钱。我觉得这个其实是极大地阻碍了消费者能够获得更多选择的机会,同时也阻碍了旅游企业可以给消费者提供更广泛的产品选项的机会,这个是令我非常不满的。

  我们认为,消费者的需求是各不相同的,旅游供应商的需求也是各不相同的。这个市场上,酒店和航空公司应该有权利推出各种各样解决方案,消费者应该有权利面临着更多的选择,而不是单一的选择。所以,有的人愿意为更好的服务支付更好的价格,有的人愿意以更低的价钱接受更低的服务。

  因此,当我们在前进的过程中,一手是鲜花一手是利剑,如果是和我们一起能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性价比的合作伙伴,我们热烈欢迎,但是如果有哪些机构,是要阻挡我们为消费者做到这一点的,那我们毫不犹豫地举起利剑进行战斗。(文/王采臣)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TEAVELGUA

有幸前几天亲自听了庄总关于去哪的一些理念和技术架构,全才啊,佩服无比。一个从技术起家,不断追求并超越自己的人,必然是一个不平凡的人。一路看去哪走来,身边也有同事加入去哪,从不了解去哪到不断向身边人推荐去哪。去哪模式不管是模仿还是抄袭,但其却在争议声中发展壮大了,而同期的酷讯却去改行学习TRIPADVISOR做社会媒体去了,不得不说庄个人的能力、魅力、坚持确实高人一筹。以前还对去哪的商业模式、业务覆盖有些不屑和争议,但是看了庄总的 访谈,觉得这都不是问题。正如庄总所讲,所谓创新,只是因为自己的知识面不够广而已!深有此感啊!

2012-01-04
1

随遇而安

鲜花?利剑?去哪儿崛起得益于航空公司盲目的做低价直销,明年整个航空业都不乐观,航空公司是否还会继续低价直销的策略?另目前国家相关机构对一些小代理、黑代理根本没有管理,因此去哪儿才能有那么多所谓的低价,如果ZF哪天出台新规来规范市场竞争业态?这样去哪儿的优势就荡然无存,难道CC还准备以利剑应对ZF和航空公司?

2012-01-01
0

1234

庄总强爆了,膜拜

2011-12-26
0

刘夫子

CC是一个幸运儿。偶然的成功靠运气,连续成功绝对不能单以运气来解释。成功是与自我储备和把握机遇的能力相联系的,所以,看好CC。

2011-12-24
0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