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航CEO成“头号公敌” 民众网上泄怒火

《北京晚报》 2011-11-01 18:58

澳航成为不少社交网站的热门话题,数以百万计的澳大利亚民众在网上发泄怒火,称乔伊斯为“头号公敌”。

  没有任何先兆,澳航首席执行官艾伦·乔伊斯10月29日下午突然宣布,由于无法与工会就薪酬待遇和工作条件等问题达成协议,劳资双方矛盾无法调和,公司决定停飞所有航班。

  在随后的30多个小时里,这个决定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分布在全球22个机场的108架澳航飞机立即停飞,13305名乘客行程受到影响,其中包括17名正在澳大利亚珀斯市参加英联邦政府首脑会议的外国领导人。颜面扫地的澳总理吉拉德立即申请劳动仲裁部门直接干预。当局10月31日凌晨裁定,终止工会罢工活动和澳航停飞行动。

  尽管航班已经陆续复飞,人们依然批评乔伊斯背弃乘客的信任,不把3.5万名员工放在眼里,给澳航这一备受民众喜爱的本土品牌带来无法弥补的伤害。乔伊斯在网络上成为澳大利亚的“头号公敌”,遭网民口诛笔伐。停飞同样引发全球不少机场不满,一些机场誓言不再接纳澳航航班。

  百万民众网上泄怒火

  澳航成为不少社交网站的热门话题,数以百万计的澳大利亚民众在网上发泄怒火,称乔伊斯为“头号公敌”。

  演员里斯·马尔登在个人微博客上写道:“呼叫艾伦·乔伊斯(的页面),马上出发。现在。”其他人则模仿空乘人员提醒他,“离开时小心不要被机舱门撞到”。除声讨乔伊斯的停飞决定,网民们还对他的澳航重组计划和510万澳元(约合540万美元)高额薪水不满。

  受停飞事件影响,乔伊斯成为网站上热门搜索对象,网民试图找到他的个人微博账户。31日,乔伊斯成为澳大利亚第四热门搜索话题。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男子艾伦·乔伊斯因被误认为是澳航首席执行官,而无辜受到攻击。美国乔伊斯的微博账户关注人数24小时内突增300人。他随后发布微博称,澳航已向他致歉,暗示其新增粉丝并非完全出于善意。

  有人遭误伤,而有人却主动替乔伊斯“担责”。一名微博用户冒名乔伊斯,自称“把澳航带入最大灾难,还将进入下一场灾难”。

  工会称他是“爱尔兰祸害”

  乔伊斯出生于爱尔兰,8年前加入澳大利亚籍,曾抱怨澳大利亚媒体嘲讽他的爱尔兰口音。一些工会称他是“爱尔兰祸害”,“满足于看到成千上万家庭失败”。

  乔伊斯15年前来到澳大利亚,效力于后来倒闭的安塞特航空公司,2000年加入澳航,2008年成为澳航首席执行官。乔伊斯最近透露,他接受前列腺癌手术治疗。他自称治疗经历促使决心赢得与工会的斗争。

  乔伊斯先前瞄准亚洲市场,打算重组澳航。他坚持认为,一些本土竞争对手的基础成本已大大降低,重组对澳航生存而言“至关重要”。澳航与员工的劳资纠纷持续数月,员工多次短期罢工。乔伊斯冒险决定澳航停飞,可谓其职业生涯中最“大胆”决定。

  澳航停飞影响波及面广,澳大利亚政府紧急介入。澳大利亚行业仲裁机构公平就业委员会31日凌晨作出决定,要求澳航和这家企业的工会立即终止停飞和罢工等对立行为,同时要求劳资双方21天达成协议,否则面临约束性仲裁决定。

  澳航“闪电战”击败了谁

  对事件逻辑顺序进行梳理后,不难看出,乔伊斯停航行动,堪称一次漂亮的“闪电战”,实现了打乱工会节奏、逼迫政府干预的既定目的。然而,此事的后续影响,可能远远超出乔伊斯的美好设想。

  在经历长达9个月马拉松式谈判后,澳航和工会近期仍不能就相关问题达成协议,为此工会陆续实施了一连串罢工,试图以在不激化事态的前提下,让澳航深感压力,从而逼其就范。据澳航方面统计,劳资纠纷已给公司造成高达7300万美元的经济损失。为此,乔伊斯指责工会方面搞拖延战术,企图“慢烤”澳航。

  根据澳大利亚相关法律,如果劳资纠纷威胁“个人安全、健康或人民福祉,或者对澳大利亚经济造成重大损坏”,则仲裁部门可以裁定争议各方“暂停”或者“终止”对抗活动。

  乔伊斯多次表示,希望当局尽快出手,“终止”工会罢工行动。然而,慑于劳资纠纷的敏感复杂性,工党政府一直隐忍不发,这让澳航非常挠头。于是,乔伊斯铤而走险,以澳航百年信誉为赌注,创造一个让政府不能拒绝的理由,迫使其出手。

  从斗争策略层面看,乔伊斯的举动显然占据了上风;然而,如果从劳资关系和公关战略层面看,澳航在决定停飞之际,显然忽视了乘客福祉和企业信誉,这对于以服务求生存的航空企业而言无疑是重大损失。

  没有赶上父亲葬礼的儿子、耽误了手术的病人、失去商机的生意人、还有回不了国的英联邦成员国政府首脑们……如果说,在澳航停飞之前,一些民众还对澳航的境遇有所同情的话,那么停飞事件,无疑把公众的怒火全部引到了澳航身上。

  此外,澳航此举进一步恶化了与工会的关系,使双方日后达成和解难上加难。澳航劳资纠纷走到今天,与管理层缺乏公信力和公关技巧不无关系。今年8月底,澳航宣布,2010/11财年,公司税后净利润为2.5亿澳元(约2.65亿美元),较前一财年增长115%。然而,在此前后,澳航决定为高管加薪,并宣布裁员约1000人。这种反差,无疑加剧了工人的不满情绪。

  显然,乔伊斯的决定或许能解围一时,却不能消除工人对收入水平和工作保障状况不满以及要求不同航线间实现同酬、缩小收入差距的呼声。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