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星航空迷局:兰世立“空中惊魂”

新京报 2009-03-20 10:05

东星航空并购事件纷扰之时,兰世立在消失前对公司员工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打死我都不会签字”,兰世立说,“你们等着看,2009年东星肯定有大动静。”

  在很多武汉人的眼里,成为名人之后的兰世立,有些张狂和偏执;东星航空并购事件纷扰之时,兰世立在消失前对公司员工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打死我都不会签字”——2009年春节前,与朋友聚会,酒酣之际,兰世立说,“你们等着看,2009年东星肯定有大动静。”

  究竟是什么大动静呢?他的一位朋友后来回忆,当时,兰世立笑而不答,端杯自饮。
  
  两个月后的3月14日,武汉市人民政府一纸通过,东星航空停飞。几乎同时,东星集团总裁兰世立被传在珠海机场欲出境被警方带回武汉,开始了他的“监视居住”生活。

  “能说会道”的小个子

  兰世立个子不高,一米六零,当着员工的面,他坦然自称“个子矮”。接受媒体采访时,身边的女记者都会比他高出一截。

  上大学时,兰世立因为身高常常不被人注意。“我在武汉大学,从一个小小的角色变成众所皆知的人物,是借助一次联欢晚会上表演的一个小节目。”2003年,在武汉已经是名人的兰世立,给员工培训时讲过这么一个故事。

   当时,武大新闻系和兰世立就读的经济系联欢,兰世立自导自演了一个相声《高矮之争》。这个节目,让兰世立当时成为武汉学生中的名人。“我为什么要写这个题目呢?因为我个子矮,不受关注。”兰世立说。想引人注意的兰世立,20年后真的成为名人。

  “他很聪明,智商很高,能说会道。”3月17日,一名跟随兰世立多年的同事说。3月5日,在东星集团内刊《东星报》头版的常设栏目“总裁言论”里,兰世立对美国新任总统奥巴马的评价,多少流露出他对语言能力的重视。

  “美国出一个黑人总统是件很难的事情,就是因为他的个人魅力,这个魅力准确来讲,就是演讲的魅力。他只是用语言将自己所学的、所积累的资讯和专业知识,告诉美国人民,如果他当美国总统美国会怎样。”

  而在武汉一名熟识兰世立的媒体记者眼中,“兰世立五六个小时的演讲根本不用演讲稿,可连续进行70多小时的谈判。”在一位东星高管看来,兰世立并不是简单的能说会道,而是相当有鼓动性。他介绍,2003年,兰世立说服在湖北团省委任处级官员的马格胜辞职下海入职东星,成为东星集团的副总裁。

  该人士说,马格胜入职时,写下了《梦想与选择》。2005年,东星成立15周年,他撰文回顾自己入职的经历,文章标题和正文,多处提及“梦想”一词。这位人士觉得,马格胜辞掉处级职务,除了自己的追求,更与兰世立营造的“梦想”有关。兰世立曾公开的解释是,“能够忽悠也是一种能力。”
 
  到天上“追梦”的人

  东星集团涉足餐饮、旅游、房地产和航空业等领域,几乎每位新员工都要上一门必修课,就是读东星内部出版的《总裁语录》一书。

  “当初如果我一直在省机关工作,就断送了一个湖北首富。”书里,多是兰世立自己对于生活、工作的感悟。

  这位“湖北首富”受到媒体更多的关注,开始于2003年。

  “非典”之年,旅游业遭受重创,各大旅行社基本不再购买旅游车。当时的情形是,买一辆亏一辆。

  兰世立干了一件让人震惊的事,一次性买了近百辆旅游大巴。

  “他疯了。”3月18日,武汉一家旅行社老总回忆,当时很多人说兰世立是“钱多了烧得慌”。

   武汉旅游界有人预言,兰世立会亏得连裤子都没得穿。

   兰世立并没有当掉裤子,但旅行社的日子也不好过。

  之后,兰世立又开始了航空梦想。

  一位曾在东星工作的同事记得,“2004年,我们送一个旅游团去韩国,当时坐的是人家航空公司的飞机。可是客人到了机场,飞机的飞行计划还没出来。兰世立就说,要是有自己的飞机就好了。”

   2005年6月,兰世立一拿到民航总局的批文,就抛出了20架飞机的采购计划,而东星航空公司的注册资本是8000万。据一名熟知东星财务的知情人士讲,那时,兰世立已拖欠了旅行社员工的两个月工资。

   5个月后,东星与空客签下购买10架飞机的协议。

  空客中国公司副总裁陈菊明事后回忆,在三家民营航空公司惨淡经营、国际原油价格居高不下的当时,兰世立“为其勾勒了一幅非常灿烂的远景”。

  现实的情况是,兰世立的公司至今还在租借的写字楼里办公。号称有30亿资产的东星集团,总部在武汉证券大厦只有一层楼的租场。而东星航空公司和东星国旅公司,则租下湖北信息大厦的9楼和10楼办公。

  “兰世立至今没有一栋自己的办公楼,他们在天河机场的办公场所也很破旧。”19日,武汉交委党办主任覃诗章说。

  不怕上榜的“福布斯富豪”

   兰世立很多做法,在属下看来有些不可思议。

  开通香港、澳门航线后,东星航空一天一班,香港一班,澳门一班。有员工说这么定不现实,武汉市就这么大了,再怎么样,即使不要钱也没有人去了。上座率果然不高,一个飞机上只有三五个人的情况经常出现。但兰世立要的是规模,每天香港、澳门各一班,照飞不误,东星航空亏损严重。

  为了进军航空业,兰世立一度借下高利贷。“他欠下的债务,不少是高利贷,利率甚至超过了10个点。这非常疯狂。”有知情人士称,东星内部有高管因不愿在高利贷的借款合同上签字而辞职。“死都想过,世上再无不可想之事。”《总裁语录》里记下了兰世立这句话。

  东星航空成立半年后,兰世立对外宣称盈利630万。2007年5月,他又召开新闻发布会,称盈利1100万。“把旅游的收入全部进到航空的账上,而航空这块的开支全部由旅游的财务支付。”上述熟知东星财务内幕的人士说,兰世立靠这种办法“实现”了航空公司的盈利。

  “东星每年投入的广告费有上千万。”在公司内部人士看来,在财务紧张的情况下,兰世立仍然非常重视广告的作用。2005年,兰世立首次以20亿元的身价,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第70位。

  “福布斯把我低估了。”兰世立当时对媒体说,自己完全控股的东星集团资产在20亿到30亿元之间,每年还赢利5亿元。

  在福布斯通知兰世立将其纳入视野时,有人劝兰世立不要去上福布斯富豪榜。原因有二:一是中国乃至湖北比你有钱的人不知道多多少,但是人家都没去,你财务这么紧张还去搞这个,容易在商界树敌;二是身价这么高,你交了多少税?上榜后肯定会招致税务部门的严查。兰世立并不在意这些。

  一名接近兰世立的人士称,兰的意图非常明显,在国内银行已经不愿贷款给他的情况下,他要通过福布斯取得国外资本的信任,并获得资金的支持。一旦东星上市发行股票,过去的亏损和债务都能解决。

  这位人士称,兰世立是此次金融危机在湖北的最大受害者,不然他已经获得国际资本的帮助,上市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大。
熟人看他有时幼稚

   在《总裁语录》里,兰世立有这么一个观点,“个性太强,容易折断;个性太弱,就任人蹂躏。”但在很多武汉人的眼里,成为名人之后的兰世立,有些张狂和偏执。18日,长江日报一名记者回忆,在武汉举办的一次高规格经济论坛上,兰世立公开对湖北的投资环境表示异议。而主席台上,湖北省一名重要官员在座。

  “湖北的投资环境不好,那你的航空公司怎么办下来的啊?”会上,当着众企业家和媒体记者的面,该官员直斥兰世立。

  2008年,兰世立还做了一件在很多熟人看来很幼稚的事情。因一笔债务纠纷,兰世立为了给武汉市交委施加压力,连续一个星期派出百余名员工到交委办公楼前静坐。“这么跟政府对着干,他太张狂了。”上述知情人士说,兰世立逐步与地方政府交恶。 一个显著的变化是,在东星的活动中,湖北及武汉两级政府官员的身影越来越少。

   东星航空市场部一名陈姓经理介绍,春节前,兰世立曾多次表示要把总部搬离武汉,下家瞄准郑州,并多次前往郑州谈判。不少下属惊叹于兰世立的心理承受能力。2006年前后,兰世立建造光谷中心花园涉嫌一楼多卖,购房者多次去东星总部堵门,还到政府部门上访。

  2007年,兰世立因涉嫌诈骗被有关部门监视居住。兰世立手下一名员工回忆,在那些紧张时期,其他高管焦头烂额,兰世立依然是笑容满面。东星航空并购事件纷扰之时,兰世立在消失前对公司员工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打死我都不会签字”。但在商场上,成王败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行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