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星航空突遭停飞 停航期限不得而知

都市快报 2009-03-16 09:42

3月14日晚,各大航空公司突然接到紧急通知,称东星航空航班将于3月15日停飞一天,所有持有东星航班机票的旅客将由各公司负责承运。

  3月14日晚,各大航空公司突然接到紧急通知,称东星航空航班将于3月15日停飞一天,所有持有东星航班机票的旅客将由各公司负责承运。

  虽然停航只通知了一天,但究竟何时才能重新起飞,谁心里都没有底。民航中南局、安监办将在15日晚商议今日是否对东星航空做出继续停飞的决定。

  目前唯一能与外界联系上的东星航空高层、负责除武汉外的其他各区业务的华南区总经理万以坚哽咽地对记者说:“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唯有等待。”

  从鹰联航空将20%股权出售给四川航空集团公司,到奥凯航空被均瑶收购以及“停飞门”事件,再到春秋航空零会费出借飞行员和东星航空被停飞,2004年后才成立的民营航空阵营已经被打得七零八落。

  官方说法:东星欠下大笔外债

  按照官方的说法,东星航空停飞是“应武汉市人民政府请求,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决定自15日0时起,暂停东星航空公司航线航班经营许可”。

  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已紧急协调相关航空公司临时代飞及旅客的退票、改签等事宜,东星航空公司停飞的航线均由其他航空公司的航班飞行,尽量不给旅客的出行带来太大影响。

  3月15日东星广州出港的共有18个航班,旅客共计1221人。仅南航就调配了一架波音757飞机为东星代飞了3个往返航班,共计运送旅客720多人。

  武汉交通委员会有关负责人说,这次东星航空公司航班停飞,是由于欠债太多无力偿还、公司内部管理薄弱等原因引起的。美国通用电气商业航空服务公司(GECAS)曾数次向东星航空公司催要拖欠的飞机租金,在催要无果的情况下,已向地方政府提出交涉,申请进入法律程序。

  东星高管指责中航“野蛮收购”

  官方说法是东星航空欠下大笔外债,所以被停飞。但东星航空高管指责中航集团“野蛮收购”遭拒后,使用特殊手段“陷害”东星航空。

  基地设在武汉的东星航空,为何会遭到当地政府的停飞“制裁”?

  这源于东星航空与中航集团之间的收购战。在今年两会期间,国航董事长兼中航集团总经理孔栋向媒体透露,中航集团收购东星航空一事将在月内完成。随后,3月10日,湖北省政府与中航集团在北京就共同打造武汉航空枢纽签署框架协议:“2010年前开通武汉至巴黎、东京、新加坡的国际航班,2015年前开通至洛杉矶、伦敦、柏林的国际航班。”

  然而,中航集团收购东星航空一事遭到东星航空自下而上的强烈抵制。东星航空董事会在3月13日晚发布严正声明称,拒绝与中航集团合作,原因有3个,“一是中航集团与东星航空因为思想理念和做事方法差异较大,难以合作;二是因为东星航空规模太小,中航集团太大,难以形成商业合作的基础;三是因为东星航空的经营理念与其难以达成共识。”

  这种表态引起了当地政府和中航集团的强烈不满。于是,武汉市政府要求中南管理局暂停东星航空的所有航权。

  中航不愿透露收购细节

  3月15日在民航资源网、天涯社区有大量由东星员工所写、质疑中航集团“野蛮收购”的帖子。

  在天涯杂谈社区,出现了一篇署名为“同业人”的《强烈痛斥××的野蛮行径》的文章,内文用“强迫收购”、“裁员”、“减薪”等许多刺激性字眼来形容中航集团对东星航空的收购。

  “500个市场部员工只留下3个,我们这批辛辛苦苦打下江山的人在中航完成收购后就要全部下岗!”万以坚向记者证实了这些帖子的真实性,他还毫不隐讳地说,“对于乘务和机组人员,要么让他们接受降薪,要么就下岗。” 东星航空广州营业部部长王远接受采访时说,“广州营业部总共有71个人,大部分人都不同意被中航集团收购,但这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因为东星航空能够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凝聚了我们这些员工太多的心血。”

  “他(东星航空总裁兰世立)就在14日晚上10点左右还通过特殊方式给东星高层传话,要求市场部人员停止一切签转行动,就算东星的航班全部废掉也不要低头,”东星航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层说,“只要兰世立一天不签字,中航集团从法律意义上讲,托管东星航空就不合法。”

  记者就此事致电国航新闻发言人朱梅,她表示收购东星航空一事具体由中航集团来负责,收购完成后可能会交由国航托管,不过现在国航并没有参与其中,所以建议记者采访中航集团。

  而中航集团有关人士表示,对收购后的细节性条款并不方便透露。

  民营航空:实在很难撑下去了

  东星航空亚太区总裁万总接受采访时说:“国有航企签个字飞机就飞了,可我们非要现金结账才能加油;国有航企欠下几千万的机场费都没问题,可我们欠上几十万就被捅给媒体了;国有航企开几百条航线没人管,可我们每开一条航线就会被立即封杀了。民营航空的生存空间正在被一点点侵蚀。”

  万总说:“在现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国有航空动辄拿下数十亿的国有资本金,而我们只能望梅止渴,国有航企他们更有底气和实力来封杀民营航空了;在机场加油、享受机场服务,国有航企签个字就完事,而我们民营航空必须要现金支付或享受很低的信用额度,本来资金充裕的国有航企,资金就更加宽裕,而我们越来越捉襟见肘;各项政策对民营航空越来越不利,包括航线申请和设立分公司(民航局刚刚颁布规定,飞机数量低于十架不得设立分公司)。”

  “经济景气时,民营航空还能拼一拼,撑一撑,”万总说,“在现在的经济大环境下,没有资金进来,实在是很难撑下去了。”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行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