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旅游业入冬 经济型酒店面临生存危机

瞭望东方周刊 2009-03-04 16:03

上海旅游市场面临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最大的困局,两成经济型酒店陷入生存危机,五星级酒店则结束了自2005年开始的黄金扩张期。

  上海旅游市场面临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最大的困局,两成经济型酒店陷入生存危机,五星级酒店则结束了自2005年开始的黄金扩张期。

  “你知道我现在最生气的是什么吗?就是一些旅行社拼命炒作说旅游线路在怎么特价,怎么便宜!”因为激动,上海旅游行业协会会长黄光荣的语调高了很多。

  自2008年11月以来,关于上海出境游、国内游价格大幅下降的消息此起彼伏。

  “表面上看,价格是下降了,游客是多了,可是,这个利润原本不高的行业,现在还剩下多少利润?大旅行社还好一点,没有采购体系的小旅行社又怎么生存下去?”黄光荣用一串反问向《瞭望东方周刊》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春节后,黄光荣不断地向各旅行社重复:“大家理智一点,千万不能拼命降价!”对于上海本地的旅行社来说,并非没有意识到危机,而是骑虎难下。

  “最赚钱的商务游业务缩水了50%,出境特价团表面上热热闹闹,利润却只有平时的40%,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的几个月淡季,该用什么促销手段熬过去。”上海青旅出境部经理周迎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在他眼里,上海旅游市场正面临着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最大的困局。

  出境游骑虎难下

  特价团出现于2008年国庆长假之后,当时,金融危机对国际航空公司和境外酒店业的负面影响开始显现。

  “国际贸易萧条让商务旅客数量锐减,航空公司国际线路的空座率高了,国外的酒店入住率也下降了。所以,他们主动向国内旅行社提出降价。”周迎风告诉本刊记者。2008年11月,上海往返巴黎的机票(不含税)最低只要4440元,往返伦敦(不含税)只要4600元,到了12月,德航、芬航的往返欧洲促销机位甚至低于3000元;而五星级酒店的报价也下降了两到三成。

  还没来得及为成本下降欢欣鼓舞,新的状况出现了:大批个人出游计划取消、企业商务游开支缩减。国内旅行社明白了:省下来的这些钱并不会落入自己的腰包。

  “大型旅行社都会有一批企业客户,按照惯例,每年10月份前后,旅行社要向这些企业确认来年商务旅游计划。”上海国旅出境旅游中心一位销售经理告诉本刊记者。

  确认的结果是:“拖着迟迟不肯确认已经算好的了;很多公司交回来的员工奖励旅游名单中,原本是一个部门20多个名字,后来只剩下了经理和总监的名字;更多的公司直接就说全部取消了。”因此,上海国旅出境旅游中心的2009年商务出境游业务缩水了一半以上,“商务游虽然只占出境游业务总量的20%多,却最赚钱。至于个人旅游的景象,就更不用说了。”

  上海市旅游局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上海出境旅游人数已经从2008年8月的69673人,下降到了11月的47303人。2008年8到11月同比增长率分别是-21.75、-5.06%、-14.46%和-16.94%。

  争夺出境游客源大打价格战

  例如2008年12月,上海出发的德法荷比卢5国9日游,全部费用只要8888元。同样产品在2008年暑假和国庆期间的报价,分别是15000元和17000元。

  而上海、杭州、苏州等地的一些中小型旅行社,甚至推出了美国夏威夷7天9999元、埃及深度游8天8889元、悉尼布里斯班8天6089元的报价。

  2009年春节长假之后,各旅行社你追我赶,出境游产品价格下跌更为明显。

  例如,2月份,日本4天游定价只有3500元,而同样一条线路在春节期间要卖到6000元以上,即使在平时也要4500元;澳大利亚8天游只要12300元,比去年同期下跌了3000多元。

  “与去年同期相比,出境游价格平均下降了20%~30%。当价格竞争到现在这个程度的时候,旅行社仅仅拿机票、酒店和地接社上的让利来降价已经不够了。”周迎风告诉本刊记者。以澳洲8天游为例,即使往返特价机票价格同比下跌了700~800元,还是不足以弥补3000元的下跌空间。

  目前,上海中国青年旅行社的出境游降价方式是,由航空公司、酒店、当地的地接旅行社和自己公司各自让出500~800元的利润,达成3000~4000元的降价目标。

  “但是,就算只让出500~800元,对旅行社来说,也意味着我们的利润下降60%,如果再这么下去,不管哪家旅行社都得关门。”周迎风说。即使意识到这是杀鸡取卵,旅行社却不得不硬撑下去,因为“机位和酒店房间都是提前预订,付了定金的,人数不够就得亏钱。而且,如果现在不保证足够的客源,明年,航空公司和酒店就不会再给你足够优惠的价格,甚至到了旺季,你有了客人的时候,却没有机位,也没有酒店房间了”。

  旅行社生存危机

  旅行社的降价努力并没有疏解这个行业面临的危机。“现在10多条线路,即使降幅已经达到20%,游客人数却只是稍微多了一点点,”上海中国青年旅行社营销中心总经理刘小军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如果5月份价格还不能回升,这个行业就有大问题了。到时候我们可能把现在大家都有的欧洲7国10日游,改成两三个国家,甚至是一个国家的深度游,以避免价格战。”春秋国旅新闻发言人张磊告诉本刊记者。

  为数众多的中小旅行社,生存更加艰难。

  在出境游业务上,小旅行社的盈利主要来自于先在当地招揽游客,再把游客转包给大旅行社,从中赚取差价,“现在大旅行社这么一打折,自己都没有利润了,这项业务自然已经没有我们的份,”在浦东南路一家15平米的“世豪旅行社”门店里,总经理李巧兰一边整理着屋子,一边无奈地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如今为了节省成本,只有一个雇员了,负责一些外地老年团来上海后的接待,但是,现在酒店价格也这么低,靠那一点提成没什么赚头,完全是辛苦钱。”

  国内游业务也在出境游的挤压下“没有钱赚”。李巧兰说,中小旅行社在国内游项目上的盈利,主要来自于接团之后,转包给当地的地接社而赚取差价,而地接社的利润,则来自于游客在当地消费、住宿和餐饮的提成。

  “山东5日游才888元、北京双飞5日游才1700元、海南5日游才1700元,桂林阳朔5日游更是只有1300元,你说,我们还能赚到什么钱呢?”李巧兰说,对于中小旅行社来说,生存危机其实已经是一种普遍状态,“这些地方和我合作的地接社老板,都把大部分固定导游裁掉了,平时就自己一个人在公司接接电话,保持业务关系不间断,有业务的时候再临时招几个导游,因为只有以这样的最低成本维持着,我们才能熬过这段日子。”

  酒店业现颓势

  “生意已经没法做了。”2009年2月16日下午4点刚过,在上海浦东新区浦城路上拥有一家小酒店的杨光当着本刊记者的面,拨通了沪太路上一家外资连锁经济型酒店的销售部电话。

  杨光以客户的名义要求预订20间标准间,最后得到的优惠价格是每间每晚130元,而这个经济型酒店品牌的对外报价是大床房每晚168元,标准间每晚168元。

  “这家店最近在业内名气很大,因为他们价格在同类酒店中最低。”杨光说,几天前,当他刚听到这个传言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不相信,“因为无论是地段还是品牌,这个店都相当不错”,但现实却让他的脸色和窗外的天气一样阴沉。

  沉默半晌之后,杨光重重地点了点头,盯着本刊记者一字一顿地从嘴里挤出两个字:“转让!”

  杨光的小酒店有100个房间,而且有个很吉利的名字——“聚福酒店”,可是,自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生意就和其他小酒店一样一路下滑。“当时,听说转让都要排队等着人家来挑,哪怕很好的地段,能保住成本都不容易,所以一直都没有下定决心,只是把标准间的房价从130块调到100块。”

  与2008年10月相比,上海经济型酒店的入住率已经下降了20%以上,除了如家、锦江等大型连锁企业外,单体和小规模连锁经济型酒店的房价起码下降20%以上。中国经济型酒店网CEO胡升阳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上海自2009年以来,“所有新开的经济型酒店都是1年前就签约、装修,现在不得不开的,而新签的经济型酒店项目则几乎没有听说过。”

  “按照上海经济型酒店平均房价150~180元的标准,只有达到70%以上的入住率才有可能盈利。”可是,杨光的酒店入住率现在不到三成,而房价仅有100元,成本却一分钱不少,胡升阳说,上海像这样的经济型酒店有300多家,正面临生存困境的起码超过了20%,更别提收回300万~500万的前期一次性投资了。

  大型连锁经济型酒店房价走低

  2009年1月以来,格林豪泰推出电子抵用券服务,非会员网上注册可获100元电子抵用券,原有会员激活账户的电子抵用券可获150元的订房优惠。

  “汉庭”向会员推出全国部分门店周日百元入住活动;“如家”推出了“入住满100元,送100元抵用券”;“锦江之星”也在网站首页登出了“住锦江之星,每天都省60~10元”的广告,而“7天”则推出了“77元住大床房特惠体验”、“77元大礼包”和“住一晚送一小时”的活动。

  本刊分别致电上述企业,除了表示上述活动只是“促销活动”,各个企业对入住率降低的话题都避而不谈。

  根据上海旅游局统计数据,2008年11月,上海一星级和二星级酒店的入住率分别是63.56%和55.33%,同比下降了5.58%和6.38%;房价则分别是128.03元和226.41元,同比下降了24.07%和0.48%。

  即使有国庆黄金周,上海一星级和二星级酒店去年10月份的入住率仍只有63.09%和58.6%,同比下降了4.52%和7.58%;房价则分别是132.12元和211.30元,同比下降了25.65%和2%。

  而在2008年8月,上海的一星级和二星级酒店的房价还分别有152.52元和213.11元。但入住率也只有67.54%和53.52%,同比下跌1.27%和7.24%。

  虽然的确只是促销活动,但各大品牌几乎同时推出这些活动,却肯定和入住率一路走低有关。胡升阳告诉本刊记者,“如家2008年3季度的季报说,利润是2530万元,他们在全国的房间总数是5万间左右,也就是说,以上市公司的管理水平,如家每间房每天也只能赚不到6块钱。”

  “目前,上海经济型酒店的入住率又比2008年11月下降起码两成,”上海经济型酒店整体入冬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胡升阳说。

  2008年12月,如家在上海漕宝路、桂林路区域开设了一家新的商务酒店品牌“和颐”。“采用四星级酒店标准装修,住宿费用明显高于如家酒店而低于一般四星级酒店,就是想通过提升档次的策略往高端市场争取客源而避免中低端市场价格战。”如家市场部公关经理叶秉喜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高星级酒店“史上最低价”

  高星级酒店的生意并不是那么好抢的,在目前的环境下,如家“和颐”在上海根本不具备多少价格优势。

  一个在业内早已不是秘密的数据是,目前上海一些地段稍差的五星级酒店,给旅行社的房间报价已经跌到了每晚300~400元。即使是散客,也可以只花500元住进五星级酒店,仲量联行酒店集团中国区高级副总裁吴嘉保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半年前,想住五星级酒店,没有1000元是不可能的。吴嘉保目前负责监管仲量联行中国区的咨询业务,包括酒店运营商筛选、管理合同谈判、可行性研究、价值评估和调研。

  根据仲量联行的统计数据:2006年上海五星级酒店的平均入住率略高于70%,平均价格为每晚1600~1700元;2007年入住率为68%~69%,平均房价为每晚1600元左右;2008年底,平均房价为1500元,但入住率已经下跌到59%。

  “2006年和2007年,五星级酒店主动以高房价压低入住率,因为综合损耗、成本、现金流、盈利等因素,70%的入住率可以让酒店达到最佳平衡点。”吴嘉保说,但按照国际惯例,当入住率低于60%,就意味着上海的五星级酒店业正面临普遍的财务压力。

  五星级酒店扩张期结束

  2005年,上海的五星级酒店共有15000个房间,2006年到2008年之间,房间数量分别又增加了3500间、4400间和3700间。上海浦东小陆家嘴一家外资五星级酒店的传讯总监谢兰(化名)告诉本刊记者,上海的陆家嘴、人民广场、南京西路等区域的五星级酒店其实早已处于饱和状况,一直靠高房价弥补客源分散、入住率不高的缺陷。

  但是,一旦经济不景气,这种模式就难以维持下去了。“一开始是削减固定成本,再是削减电费、减少损耗,但没有基本的入住率维持,这些措施都没有多大作用。降价已经是最后一步了。”谢兰说。

  降价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挽救上海的五星级酒店业?吴嘉保也难以预测,因为和其他行业一样,房价下降是酒店最无奈的一种选择,“价格降低一半,客户也不会觉得是福利,但3个月后价格再涨回去,客户就会认为,你们的价格涨了一倍。”

  但很多酒店已经别无选择,“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不断有新的五星级酒店推迟开业的消息传出来,据我所知,有五六家酒店因为银行催款,已经不得不四处寻找新的资金注入,甚至因为国内资金不肯投入,而委托我们到海外寻找投资商。”吴嘉保告诉本刊记者。

  也有受益者

  值得一提的是,一片萧瑟中的旅游酒店产业链中,也有一些特殊的行业获得了良好的发展机遇。

  “2008年上半年,我们的业务员上门推销业务的时候,很多公司直接就说,我们的员工出差本来就带有福利性质,员工买折扣机票报销全额也无所谓啊,根本不必太在意。结果到了下半年,这些企业自己找上门了,要求使用我们的服务。”对于这个戏剧性的大变化,畅翔科技集团首席运营官张强总是津津乐道。

  畅翔科技集团总部在杭州,其业务类似于携程网,只不过,畅翔的客户都是企业,服务内容就是为企业提供标准的差旅管理软件杜绝差旅腐败,再通过专业第三方的集体采购,使企业的差旅成本降低20%左右。

  “现在,经济不景气,原本不在乎的差旅成本也被越来越多的企业看重,”张强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原本很多企业员工出差坐飞机,都选11点的飞机,因为这样的时间安排最舒服,但11点的机票折扣也是最少的,现在很多企业开始要求员工坐早上或者晚上的飞机,因为折扣高,但这些又没办法作硬性的规定,畅翔的差旅管理软件就派上用场了。”

  中国经济型酒店网的酒店店长培训班,也第一次爆满了,“过去几年开班的时候,很多酒店的店长说,培训费我有啊,就是没时间。这下,他们都有时间了,”胡升阳笑着告诉本刊记者,“应这些店长的要求,今年春秋季的短期培训班,主题就是开源和节流。”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