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套保损失击倒 沪国资委急将上航出嫁东航?

证券时报 2009-02-07 10:17

两天之内,上海的两家航空公司分别做出了让市场倍受瞩目的举止,那边厢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绍勇履新,信誓旦旦谈减亏,这边厢上海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就宣布停牌酝酿注资方案。

  上航与东航的姻缘能成吗?

  上航董秘透露,对于上海航空的注资会采用现有股东增持等方式,目前已经拟定了几个方案,但现有方案还需要通过与有关部门讨论确定。

  两天之内,上海的两家航空公司分别做出了让市场倍受瞩目的举止,那边厢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绍勇履新,信誓旦旦谈减亏,这边厢上海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就宣布停牌酝酿注资方案。

  上海航空公告,公司董事会与部分股东单位协商筹划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的有关计划安排,由于该等计划安排涉及的相关法律法规和部门较多,目前正在与有关部门积极联络和沟通该等安排的具体方案及可行性。预计该等安排将对公司产生重大影响。上海航空已经从昨天(5日)起停牌。

  上航董秘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也透露对于上海航空的注资会采用现有股东增持等方式,目前已经拟定了几个方案,但现有方案还需要通过与有关部门讨论确定。

  注资是为出嫁准备礼物?

  2月5日,上海航空董秘徐骏对《证券日报》表示,公司目前操作的关于降低资产负债率的有关计划,正在寻求注资,但具体方案还在讨论中,他透露采用现有股东增持的方式可能性最大。对于降低资产负债率的贡献要看注资数额的大小,至于注资的具体数额他表示不方便透露,但他肯定的说注资方案会很快公布,不会拖的太久。

  相关人士认为,上海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上海市国资委”)给上航注资,就是在为将上航嫁给东航备嫁妆。

  同日,上海国资委相关负责人,对于这些敏感问题也一概表示不知道,让记者直接去问公司。

  去年年底上海航空董事长周赤就透露,公司正在向上海市政府寻求注资以降低资产负债率,但注资规模将远低于30亿元。

  去年12月初,分管上海市国资委的上海市副市长艾宝俊来到上航。人们此举可能预示上航即将获得上海市国资委的注资。上航企业文化部的一位领导向媒体坦承,艾宝俊是到上航“调研”。但上航董秘徐骏民在回复记者的询问时表示:“不知道此事。”

  当然敏感人士早就预言,东航和上航先后获得注资并不仅仅是为了降低资产负债率,更是两家家长在置办“嫁妆”。2008年接近尾声之际,沸沸扬扬了半年的“东上恋”终于有了新消息,报道称国家国资委和上海市国资委已经在讨论东航和上航重组事宜,做出积极表态,并称已经取得初步进展,而操作路径是上航先获得来自政府层面的注资再与东航整合。整合方式之一可能是政府层面以其持有的上航股份做价,认购相应的东航股价的数量。

  不过东方航空董事长刘绍勇在3日召开的媒体见面会上表示目前双方没有在公司层面展开谈判。刘绍勇表示“我了解到市场上有关于东航、上航重组的预期,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大家都想把这块蛋糕做起来,但是东航与上航目前没有股权介入、股权重组方面的合作。东航对于重组持开放的心态,我们欢迎包括战略投资者、财务投资者、品牌建设方面的合作甚至是重组。而且,不管东航将来要和谁重组,首先需要自己强身健体,这样以后才能掌握重组的主导权。”

  但业内人士认为两家公司的重组很可能在政府注资都落实后进行。因为目前两家公司的财务状况都不容乐观,已经资不抵债的东航的70亿注资也要在本月26日经股东大会讨论后才能进入上市公司。

  早在2002年,上海市第一次提出把东航划归地方,已经为东航、上航埋下两者合并打造国内航空业龙头企业的伏笔。在同一年民航系统第一次大重组的时候,东航也提出过合并上航的申请,但没能让国资委点头。

  此后几年东上之恋的传闻就没有中断过,但屡次传闻最终都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七年之间,两者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一方面国资委和地方之间各有利益所在,而同处一城的重组将打破现有的利益格局;另一方面怎么合并也是个问题,因为谁都不会甘于做配角。尤其是在上航上市后制订了进入国内民航第一集团的战略计划,对被并购显得更加排斥,上航曾强硬的表态:“谁并购谁还不一定。”

  上航也被套保损失击倒

  上航也在前年结束了一直盈利的业绩,2008年前3季度,上海航空亏损4.14亿元,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91.35%。1月20日,上海航空发布公告称,由于2008年下半年来国际油价持续大幅下跌,截至12月31日,公司航油套期保值合约发生实际现金交割损失累计约为人民币850万元;初步测算公司航油套期保值合约的公允价值损失约为人民币1.7亿元,这是10月底时公布的浮亏数额的2倍。

  同时上航1月20日还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08年度累计亏损同比增加100%以上。上年同期公司亏损4.35亿元,每股收益为-0.402元。

  1月20日上海航空董秘徐骏民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上航未来的每月赔付数额决定于油价走势,如果油价持续处于低位,公司还要进行赔付,并会公布进一步现金交割损失。

  上海航空表示,业绩巨亏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2008年,公司燃油成本居于高位,对公司运营造成巨大压力;二是2008年上半年雪灾、汶川地震、奥运会安保措施等严峻的外部形势影响,以及下半年全球经济的明显衰退,造成航空市场低靡、运输需求急剧下降;

  去年整个情况变化很大,一年里集中发生这么多事情,现在硬性成本的油价下跌很多,2009年情况不会比08年更差了。

  此前,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总经理刘绍勇在集团2009年工作会议上透露,东航今年将“坚持做精做强发展方向,科学调整布局结构,强力推进改革重组,竭力减亏增效”,并且提出了多项对东航的“利好因素”,其中即包括 “市场存在的重组机会将有助于提振资本市场信心和员工良性预期”。

  但是上海航空对于和东方航空的重组态度一直低调,从未公开对此表态。记者采访中每次涉及这个问题公司人士总是以不知道答复,甚至在去年东航提出由上航领导担任重组后公司的一把手后,上航也很不甘愿。曾有上航高层私下对记者透露,即使和东航重组他也不看好未来的发展。

  有业界分析人士认为,国资委的用意显然不止于此。上世纪90年代末期刘绍勇就在东航做过中层,对东航情况熟悉;调任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前曾在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做过副局长,更加熟稔官方的操作。在国资委和上海市正在讨论东上合并之际,有这样履历背景的加入,肯定不会仅仅是为了把东航带出困境。

  东航+上航>1还是<1?

  春节前上航董秘徐骏民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透露,上航对于今年形势的预计是,2009年和2008年相比人民币升值预期没有那么明确,因此在汇兑收益上可能没有2008年那么高。但同时油价下跌很多,对于成本节省贡献很大。公司希望今年能够像政府和某些专家预言的,中国的经济恢复快于全球,这样我们的市场需求才能恢复,希望2009年会更好一些。

  不难看出,上航今年的业绩表现,似乎完全是寄希望于国家政策的支持,和实体经济的恢复了。

  而同城兄弟东航的情况更为严峻,分析人士估算东航去年的主营亏损预计将接近40亿,加上近日公布的62亿套保浮亏全部计入财务报表,全年亏损近100亿,不算尚未到位的70亿资本金,东航已经资不抵债。

  “今年东航2008年净资产为负,已触及证监会‘净资产为负,被ST’的规定。而上海航空2007、2008年度业绩也连续两年亏损,按照证监会规定,上航戴上ST帽子不出意外已成定局!”某券商分析师表示。不难推测这样两家负债高亏损重的公司即使重组预期也并不乐观。

  尽管业界对刘绍勇执掌东航寄以厚望,但刘绍勇直陈,预计2009年盈利可能性较小,东航今年的目标是大幅度减亏。刘绍勇表示,明年希望持平或微利,但要达到这一目标,不确定因素仍然存在。“2009年最大的困难是市场,航空公司没市场比油价高更可怕。本身整个经济增长迟缓造成整个航空运输业增速下降,再加上这两年民航的整体运量过剩,旅客运输量增长远低于运力增长,所以市场是最大的困难。”

  时至今日,东航的注资以及刘绍勇的入主都为此次传闻增加了砝码。分析人士也普遍认为,此次合并传闻比任何一次更加靠谱,各方面条件也看似越来越成熟。政策方面企业整合的政策面导向相当明显。同时民航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用东航董秘罗祝平的话说,“航空业难得一遇这样的情况,全世界都在反思,怎么应对危机。”

  因此,即使“东上恋”近期难以通过市场化的操作完成,由政府的主导极有可能加速合并的步伐。

  但是有人提出,如果企业层面没有做好联姻的准备,政府的捏合会否导致强扭的瓜不甜的局面,业界不排除这种情况。

  首先是两者的融合问题。东航、上航虽同处一城,“但企业文化、经营风格并不相同。”一位航空企业人士分析认为,本身央企和地方企业、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就有诸多利益问题,再有文化与风格层面的差异,融合起来并不简单。

  再有就是管理问题。上航本身的管理问题就为业界诟病,经常与航空业打交道的原中国国际货代协会副会长李力谋直言不讳,“东航的问题也是管理上的问题”,而合并后更为复杂的关系对谁都是个很大的挑战。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