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低价游潜藏的危机

第一财经日报 2009-01-09 20:52

在金融危机袭击下,旅行社为拉动消费,不断刷新价格新低。旅行社整体利润正逼近零点,行业面临集体亏损;另一方面,不断降低的成本转化成风险转嫁给消费者。

  原计划趁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大幅下调带来的降价契机在元旦出游的王先生,最终失望而归。“四天四飞九寨沟成都之旅半天购物、两天半赶飞机、游玩只有一天。团费加自费项目折算下来,不仅离旅行社宣传的所谓历史最低价相差甚远,连成都行程也因航班延误泡汤。”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调查发现,有王先生类似遭遇的游客越来越多。在金融危机袭击下,旅行社为拉动消费,不断刷新价格新低。四川九寨沟线路从4500元跳水至3200元左右后,又于去年底继续下跌至最低价2199元。然而降价背后,旅行社整体利润正逼近零点,行业面临集体亏损;另一方面,不断降低的成本转化成风险转嫁给消费者。旅游业人士担心,资金断裂的危机已迫近旅行社。

  被省掉的“全陪”

  16人以上团队,由负责出团的旅行社提供全程陪同服务,不足16人的团队不派全陪(双方另有约定者除外),《广州市国内旅游报名须知及责任细则》有明确约定。但王先生却向记者投诉,该团队人数虽超过16个,也没有派全陪。记者从该旅行社的销售人员处了解到,旅行社通常在合同中都有注明,但销售人员卖线路时却尽可能淡化。

  旅行社省掉全陪的用意在压缩成本。航空公司、地接旅行社、酒店、景区、餐饮等上游供应商按惯例,在采购时会给组团社16送1的回扣,这项优惠之前被用作全陪费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旅游业人士表示,个别企业如今为节省成本,将16送1的回扣也打包出售,从而导致无全陪可派。表面看这一做法节约了成本,但它为后期出团埋下了隐患。

  被转嫁的成本

  “旅行社给的行程中自费项目列明:歌舞晚会是180元,藏民家访150元,而且自愿参加。”但一位游客向记者抱怨,当地导游歌舞晚会报价却是200元,藏民家访180元。如果不参加,导游会以无车送回酒店或安排晚饭等理由逼游客就范。

  一家旅行社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全陪是旅游过程中协调游客问题并起监督作用的。但没了全陪,地接酒店、景区及导游没了质量监督,这必然使游客处于被“宰”状态。眼下,国家对购物环节监管严格,许多地接导游尽管规范了购物次数和金额,却开始在自费项目上做文章。

  “事实上,按现在旅行社报价,导游如果不从自费项目中提取回扣,几乎无法生存。”上述旅行社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自从部分组团社采用向航空公司、酒店、餐厅、景点直接采购后,组团社除以游客数量向上游供应商压低采购价外,还衍生出“先出团后结算”的经营模式,并拖延地接供应商的账期。“这就像滚雪球,雪球越大,上游供应商被占用资金越大。”

  为减少成本压力,不少地接旅行社与导游采取“买团带”形式。导游不仅没有工资,每人带团还需向地接社交纳人头费。一位四川导游向记者透露,司机缴纳的每位团员的人头费是20元,导游则为80元。

  被掩盖的资金危机

  “中国旅游线路同质化严重,为争取客源,价格搏杀成了唯一有效手段。”广东旅游业专家王坚表示。春节旅游线路,国内各旅行社也都以价格作为撒手锏。在前不久召开的旅游文化节上,一旅行社甚至打出“满1000元送150元”的口号。

  国家旅游局权威数据显示,目前全国1.9万多家旅行社平均毛利率只有6.1%,净利润率只有0.41%。国内一核心城市旅游部门内部会议透露,该市155家旅行社在去年前三个季度的利润亏损总额为3551万元。处于危机之中的旅游业,已无利润可言。

  但旅游企业仍以低价战、广告战转嫁资金链断裂危机,而游客安全风险也陡然增加。王先生透露,该团游完九寨沟后,从九黄机场至成都中转时,因航班延误,导致所有成员在海拔3500米高的九黄机场待了10多个小时,并出现严重高原反应。但该旅行社有关线路负责人竟称不知航班延误。分析人士认为,旅行社这种放血阉“牛”的做法正使整个行业的生存环境加速恶化。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