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航空首次获政府注资 海航期待鲶鱼效应

12月23日,天津市保税区将与海航集团签署合作项目协议,向海航集团旗下成员企业渤海租赁入资3亿元,大新华快运入资2亿元。

  金融危机重创航空业,国有航空公司纷纷获得政府注资,民营航空的处境更显艰难。

  记者从海航集团有限公司(HNA Group,简称“海航集团”)方面独家获悉,12月23日,天津市保税区将与海航集团签署合作项目协议,向海航集团旗下成员企业渤海租赁入资3亿元,大新华快运航空有限公司(Grand China Express Co., Ltd.,简称“大新华快运”)入资2亿元。据记者目前所掌握的资料,此番注资是由天津保税区投资有限公司出面主导。

  海航集团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称,集团盼此举能具有“鲶鱼效应”,助民营航空走出资金困境。

  海航获注资

  海航集团此番获得的注资,前后周折不少。

  12月6日,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在北京对媒体透露了天津政府的注资计划,随后有媒体去核实注资之说,答复竟为当事方天津政府和大新华快运尚不知该计划,由此引爆“注资门”事件。

  随后海航集团方面又公告称,将以高溢价购入集团两个资产的股权,被业界解读为集团向上市公司抽血以解决资金困境。

  一切谜团将在12月23日天津政府与海航集团签署合作协议后,有了比较明朗的解答。

  “我们确实存在比较大的资金困难,这不是海航独有的,现在整个行业谁不困难?”海航集团不愿透露姓名的高层人士对记者坦陈,正是出于资金困境,海航才会寻求天津和海南省政府出手帮助。

  天津市保税区方面在向记者解释增资入股动议时称,天津保税区管委会增资入股渤海租赁和大新华快运,是以完全市场化的形式搭建了一个良好的招商引资平台,为地区产业全面协调、可持续性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然而记者了解,天津保税区之所以增资入股,是为其环渤海区域支线航空枢纽地位做打算。天津航空市场受制于临近的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国际航线以及干线航线难以发展,只能辟蹊径专攻支线航空市场,大新华快运与奥凯航空是天津支线梦想中的两大支柱,如今奥凯航空有限公司(Okay Airways Company Limited,简称“奥凯航空”)停航,保护大新华快运,成了市场考虑之外的“政治考虑”。

  公开资料显示,天津市保税区现以空中客车A320系列飞机总装线项目为龙头,形成了以航空制造业为核心,以航空租赁业和航空运输业为主干,涉及航空研发、航空制造、航空物流以及航空金融等多个行业为一体的较为完整的航空产业链。

  作为产业链中重要两环的航空物流和航空金融,恰恰都是海航集团业务涉及的。2006年海航与天津签署合作协议时还曾表示将投资100亿在天津临空产业区建设航空客运、货运主运营基地,发展航空物流、租赁、维修等相关产业。

  民营航空的注资悬念

  金融寒冬下的航空公司,对资金的极度渴求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除了遭遇市场周期性经营困境,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imited,简称“国航”)、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Eastern Airlines Corporation Limited,简称“东航”)和上海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Airlines Co., Ltd.,简称“上航”)还有航油套期保值的巨额亏损,而奥凯航空、鹰联航空有限公司(United Eagle Airlines Co., Ltd.,简称“鹰联航空”)、春秋航空有限公司(Spring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简称“春秋航空”)等民营航空则有信用担保不够以及融资不畅的隐忧。

  据业内人士分析,奥凯航空停航的直接原因是机场方面要求奥凯现金加油,随后要求其交齐所欠机场的其他费用才能继续予以服务,运营资金不足的奥凯航空在与大股东交涉资本金时却又引发股东之争,被迫走到停航困境。

  奥凯航空或只是倒下来的第一个航空公司,业内目前在盛传鹰联航空也即将因资金困境被迫停航。“这个行业原本就是财务杠杆很高的,市场差时风险更高。”中信证券分析师马晓立表示。

  民营航空中境地最好的春秋航空今年的业绩也不如人意。春秋航空新闻发言人张磊告诉记者,2008年1-10月份,利润同比下降70%以上,11月份以来更是一直处于亏损阶段,“整个2008年业绩预计将勉强持平,明年就不好说了”。

  张磊坦陈,民营航空融资相较其他国有航空公司不易,此前春秋航空将上市作为首选的融资渠道,如今不得不调整方案改用其他融资方式。马晓立也指出,民营航空公司因规模小,使得盈利和获取贷款压力更大。

  事实上,海航集团与天津的合作,是天津市政府与海航集团深化政企合作,进一步落实中央关于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响应中国民用航空局促进行业发展的“十条措施”的最新举措。

  “此举为其它地区政企合作项目提供了有益示范。”海航方面人士称,希望这个注资发挥“鲶鱼效应”,使得地方航空和民营航空获得融资帮助。

  不过,春秋航空似乎并不希望只是单纯的注资。张磊认为,注资并不能解决企业自身问题,反而会掩盖企业危机而误导行业自我调整,张磊认为市场机制可以让企业在亏损中寻求解决之道,从而自我更新、健全,提高竞争力。

  “其实,这些注资背后所显示的是政府的信用担保,而这个意义比注资更重要。”张磊称。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