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凯四股东出面起底 均瑶控制权生悬念

华夏时报 2008-12-13 09:04

奥凯航空自12月6日提前停航以来已近一周,随着事件相关各方分别以不同方式陆续“登场”,更多的内部矛盾开始逐步显露,这也使尽快复航之路变得越来越窄。

  奥凯航空自12月6日提前停航以来已近一周,随着事件相关各方分别以不同方式陆续“登场”,更多的内部矛盾开始逐步显露,这也使尽快复航之路变得越来越窄。

  就在媒体将关注的目光集中在12月10日前往民航华北地区管理局“请求支持”的几十名奥凯员工之时,而颇受质疑的“一直未站出来说话”的奥凯航空小股东们,以一种奇怪的方式首次出现在事件的前台。

  法人变更遭质疑

  12月11日中午,本报记者收到一封署名奥凯航空股东张洪、张影、邓启华以及大地桥投资(北京)有限公司的“奥凯航空股东声明”。

  四方在“声明”中称:北京奥凯交能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王均金)持有奥凯航空63%的股权,应缴纳1.89亿元,但实际出资9168万元,仅占奥凯航空总股本的30.56%。其他四家股东出资总额1.09亿元,占36.33%。

  本报记者向奥凯航空方面求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大地桥公司以及另外三人均为奥凯航空股东”,但“对于他们发表这个声明的事情并不知情”。而记者拨通奥凯航空前总裁刘捷音的电话,其连声说“我什么都不知道”,随即挂断电话。

  对此,均瑶集团新闻发言人王忠表示,“声明仅仅是一个文档,并没有股东的亲笔签名,所以不排除有造假的可能性”。

  或许是巧合,就在均瑶集团方面提出质疑之后,当天17点30分左右,本报记者收到了上述“声明”的扫描件,三个自然人股东的签名以及大地桥公司的公章清楚呈现。

  而当天中午邮件附带的一份由北京市工商局顺义分局发出“处罚听证告知书”的扫描件内容显示,对奥凯四个小股东提出的“王均金涉嫌采用虚假材料和欺骗手段获取奥凯航空法定代表人资质”一事,顺义工商分局提出了“拟作出撤销奥凯航空有限公司2008年1月2日的公司变更登记的行政处罚”的处理意见,而今年1月2日正是奥凯航空法人代表由刘捷音变更为王均金的时间。

  “顺义工商局的处罚听证告知书只是一个送达材料,并不代表最终的处理结果,”王忠表示,“事件还是在进行当中,发送材料的人可能是想打一个时间差来混淆视听。”

  顺义工商分局一内部人士表示:“这份听证告知书确实为顺义分局所发,但其中内容并非代表了工商局的最终处理结果,正如告知书中所写,被告知方有提出陈述和申辩的权利。”

  而对于顺义工商分局在此事件中的角色以及处理结果,均瑶也提出了异议。11日晚间其发给记者一份声明,强调“奥凯航空系在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其登记事项变更的撤销权属于北京市局”。并且“奥凯航空就股东会的召开已经通知全体股东,股东会召开程序及所形成决议均符合法律和奥凯航空章程的规定。奥凯航空与北京奥凯交能已经将相关证据材料提交北京市局,目前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尚未形成任何处理意见”。

  持股权估价的分歧

   “按照均瑶集团入股奥凯交能公司的时间节点来看,当时会计师事务所对奥凯交能所持奥凯航空股份的估价大概为人民币1亿元,”王忠对记者透露说,“均瑶收购奥凯交能71.43%的股权,大概花了7100多万元。”

  根据北京市工商局企业注册信息查询系统对奥凯交能详细信息的查询,显示奥凯交能公司目前注册资本为1亿元,经营范围是项目投资,法人代表为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金。

  “1.89亿元是奥凯交能在奥凯航空成立之时持有奥凯航空股份相对应的价格,而非均瑶入股奥凯交能时这部分股权所对应的价值。”对于奥凯航空四个小股东联合发布的“声明”,王忠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说。

  今年4月,奥凯航空其他股东在无法和奥凯交能就公司发展及财务解决方案上进行沟通的前提下,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其补足出资或按实际出资行使股权,目前案件正在审理过程中。

  之所以会在收购金额上出现这么大的差异,“其根本原因在于奥凯航空内部资金管理上出现了问题”,王忠表示,“这其中不排除有原股东抽逃出资的可能。”

  明年1月复航?

   “王均金董事长已经在和奥凯航空的员工进行沟通,”就在奥凯航空几十名员工前往民航华北局“讨说法”后,均瑶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计划在这两天召开员工大会来公布复航等一系列事项的情况。”

  “目前民航局负责人也已经与天津市政府和北京市政府相关部门展开协调,以期奥凯航空停航事件可以尽快得到解决。”一民航局内部人士透露。

  “明年1月15日可能复航,”奥凯航空现任董事长王均金10日下午与在场的奥凯航空员工对话之后谨慎表示,“复航一事并不简单,我们也在尽力地推进复航工作。”

  正是由于王均金以“无法行使第一安全责任人职权、无法保证运营安全”为由向民航华北局提出暂停奥凯航空客运业务的申请,12月6日,奥凯航空管理层因“多家机场拒绝为奥凯飞机加油、提供登机廊桥等相关设备”为由提前停航。

  而王均金表示:“当时中航油提出来,只要均瑶集团担保,中航油就给奥凯航空加油。我已经同意了担保,但最后航空公司的几名安全负责人还是决定提前停航。”

  “申请停航也好,提前停航也好,都是股东为争夺公司控制权互相压制而造成的结果,最终受到损害的是奥凯航空这块招牌以及800多名员工的利益。”一位不愿具名的航空业内人士表示,按照目前矛盾冲突的情况来看,“除非相关管理部门强力干预,否则矛盾短期内根本无法解决。”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