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联航空紧急“救赎” 股东增资不低于1亿元

财经 2008-12-10 08:38

鹰联航空财务总监、董秘孙志军日前对《财经》记者表示,鹰联计划在本月内,通过股东增资不少于1亿元等方式,对其债务、经营等问题予以“一揽子”解决。

  民营航空业在全球金融风暴中遭受的重创渐次显现。继12月6日奥凯航空有限公司(Okay Airways Company Limited,简称“奥凯航空”)全线停航之后,陷入重重债务危机,并遭四川机场集团五项措施强硬制裁的鹰联航空有限公司(United Eagle Airlines Co., Ltd.,简称“鹰联航空”)财务总监、董秘孙志军日前对《财经》记者表示,鹰联计划在本月内,通过股东增资不少于1亿元等方式,对其债务、经营等问题予以“一揽子”解决。

  作为中国首家获得中国民用航空局(Civi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of China,简称“民航局”)批准成立的民营航空公司,鹰联航空以成都为其总部基地,自2004年筹建以来,一直“内忧外患”不断,股权变更迄今已有十余次。2006年7月,鹰联外籍总裁祝凯与董事会矛盾激化而被“勒令离职”;2007年则发生过中国航空油料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Aviation Fuel Holding Co.,简称“中航油集团”)河北分公司拒绝为鹰联航空飞机加油,导致数百名旅客长时间滞留等诸多事件。

  在中国民用机场协会定期公布的国内航空公司欠机场费用统计表中,鹰联航空也一直是“榜上有名”。最新一期的名单里(截至2008年10月30日的3月1日前的欠款),鹰联名列国内航空公司欠费总额的第七位,达到3951万元;而中国民用机场协会在7月17日公布的“航空公司欠款总额占同期年应付款总额比例排名”里,鹰联更是位列榜首,其未付/应付比高达106.88%。

  2008年11月末,四川省机场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四川机场集团)公开发布消息称,自2007年3月至2008年10月31日前后二十个月里,鹰联航空共拖欠四川机场集团起降服务费和地面服务代理费等费用总额3045万元,给其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严重影响了其正常经营。

  为此,四川机场集团决定逐步采取五项措施对鹰联航空实施制裁:一是从12月1日起,停止对鹰联航空提供VIP休息室服务和头等舱休息室服务;二是从12月10日起,停止对鹰联航空提供登机桥设备服务;三是从12月20日起,停止对鹰联航空提供值机代理及相关服务;四是从2009年1月1日起,中止向鹰联航空提供办公室租赁业务;五是如鹰联航空继续拒绝履行付款职责,四川省机场集团将启动诉讼程序,通过法律途径追究其违约责任及由此带来的一切损失。

  四川机场集团这一“非常举动”被认为是国内机场与航空公司第一次撕破脸式的“公开过招”,迅即在坊间掀起巨大波澜。

  12月5日,鹰联航空财务总监、董秘孙志军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介绍,鹰联在12月1日当日下午,“资金非常困难的情况下”,紧急拼凑了100万元打入四川机场集团的账上,希望其能够给予缓冲的时间和机会。

  同时,鹰联航空各方股东对此也高度重视,初步商议出股东增资、股权融资、银行贷款和自身改善经营以提高自身造血功能等多个对策。目前最可行的第一步是股东增资,即在2008年12月之内,各股东同比例增资,总增资额不少于1亿元。

  孙志军承认,包括欠各机场费用、银行贷款等在内,鹰联航空目前的负债率已超过90%,接近资不抵债的破产边缘。不过他依然表示,各股东现在态度仍然非常积极,对未来也充满信心,“对于增资的计划都很积极,到目前为止也没有要求退股的。”

  据《财经》记者调查所知,鹰联航空2004年成立之初的注册资本金只有8000万元,其间经过了三次增资,目前的注册资本金为2亿元。股东则变更了至少七次,由最初的李继宁、刘启宏、穆毅三位自然人,变为现在的成都华鹰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占29.2%股份)、广东空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占21.4%股份)、上海均瑶航空投资有限公司(占21.4%股份)、四川航空集团公司(占20%股份)和北京国安微联公关咨询有限公司(占8%股份)五家企业法人。

  早在今年九十月间,市场就有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ichuan Airlines Co.,Ltd.,简称“川航”)准备全面收购鹰联航空的传闻,当时《财经》记者向四川航空集团公司执行总裁兼鹰联航空的总裁李海鹰求证时,他表示:“这是可能的选择之一。”

  在日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孙志军则对川航全面收购一事表示未有听闻,只是透露川航在鹰联增资计划中态度非常积极。

  而据川航内部高层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连续盈利十多年的川航,今年也与同业们一起“毫不例外”地陷入了亏损的泥潭。到目前为止,川航今年的亏损已有2亿多元,预计在11月-12月这个每年的航空淡季里,亏损还将继续扩大。因此,“即使是收购鹰联,价格估计也很低。”

  对于鹰联航空上述的动作和表态,12月8日,四川机场集团办公室副主任余吟波向《财经》记者表示,100万元的还款不到其欠款的4%,“这远远不够。问题的根本解决之道就是按我们的要求还款,至少是提高还款的比例。”

  至于还款比例提高到什么程度可行,余吟波表示要由机场集团党委研究决定,而现阶段,机场集团对鹰联的制裁措施仍然将按原计划实施。

  航空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四川机场集团的制裁计划如果实施到第四步,即“从2009年1月1日起,中止向鹰联航空提供办公室租赁业务”,则意味着这家以成都双流机场作为基地的民营航空公司将被迫退出市场。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