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油或与国际接轨 国内燃油附加费下调有望

21世纪经济报道 2008-12-09 10:53

国际原油期货价格降至2005年1月以来最低点,国际油价一路走低,国际航班的燃油附加费已随行就市一再下调,但国内燃油附加费坚挺如昔。

  降不降?是个问题。

  北京时间12月8日,纽约商品交易所1月份交货的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再度大跌6.6%,收报每桶40.81美元,是自2005年1月以来最低点。国际油价一路走低,国际航班的燃油附加费已随行就市一再下调,但国内燃油附加费坚挺如昔。

  此前的10月份国内航油微幅下降570元/吨,当时燃油附加费并无松动。按照2006年发改委每季度调整一次的规定,航油价格将在12月份再度调整,而市场传言,本月航油价格有望再度下调15%-20%,即每吨下降1500元。

  航油价格深度调整意味着燃油附加费在明年1月份极可能随之下调。

  调整的悖论

  航油已下调,燃油附加费没理由高企。

  香港民航处(Civil Aviation Department)11月24日批准4家航空公司调低客运燃油附加费。从12月起,两个月内燃油附加费水平调整为短途航班最高108港元,长途航班最高499港元,减幅分别为45%和40%。

  不仅仅是香港航空公司,国际上多个航空公司也纷纷下调燃油附加费,包括各大国内航空公司。记者从携程旅行网获悉,11月中旬国内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Eastern Airlines Corporation Limited,简称“东航”)、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outhern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简称“南航”)、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imited,简称“国航”)、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Hainan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简称“海航”)等航空公司均下调国际航段的燃油附加费。

  其中,中欧航线的燃油附加费,由原来的1100元下调为900元;中国与美洲、大洋洲、非洲之间航线的燃油附加费,由1100元下调为950元。中国与中东之间航班燃油附加费,由1100元下调为550元。

  与此相对的是,国内航班的燃油附加费,自7月份以来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

  尽管10月份国内航油已微幅下降570元/吨,燃油附加费依然保持在今年7月上调后的历史高位,即800公里以上航线每位乘客收取燃油费150元。

  这是一个有趣的悖论。某航空公司高管向记者解释称,由于国内航油没有降价,所以国内航班的燃油附加费就没能同时下降,这种解释似乎无益于帮助航空公司摆脱困境。

  据悉,航空市场正面临着客源低迷的严峻挑战。自今年5月以来,最严重时飞行流量下滑至原先的六成左右。记者查阅中国民用航空局(Civi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of China,简称“民航局”)今年5-10月份的航空运输统计数据,半年内多项统计指标“负”多过“正”,货运吞吐量直到10月依然较上年负增长3.2%,客座率的同比增长数据也为负数。

  虽然10月份的统计数据较9月有所改观,如客座率上升至半年来最好的水平,但76.9%的客座率却让所有航空公司笑不起来。因为相较去年的十月旺季,所有航空公司的客座率都在80%以上。

  为了刺激人们的出行愿望,尽管亏损连连,航空公司的折扣机票不断探底。

  博弈调整幅度

  今年10月份,航油下降的同时燃油附加费却并没有随之下调。当时国家发改委宣布,第四季度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调整为每吨7750元,较第三季度每吨降低570元。中信建设航空分析师李磊认为,因为调整的幅度过低,并无助于航空公司削减航油成本,所以燃油附加费也未下调。

  此前的6月20日,航油综合采购成本曾一度上涨1500元/吨。致使第三季度国内航油综合采购成本升至每吨8320元,较去年同期(5450元/吨)上涨62.84%。出于为弥补航油成本压力,国家发改委7月1日大幅上调燃油附加费。

  据光大证券分析师李军测算,按照7月1日出台的燃油附加费调整方案,在乐观的情况下,能够给航空公司增加收入35.15亿元,从而对冲6月20日国内航油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增加。

  虽然大幅上调燃油附加费,但作为燃油附加费的既得利益者,航空公司的心里其实一点都不好过。

  “我们比谁都想调这个燃油附加费,但是可能吗?”南航一高管苦笑道,一来这个费用的调整权不在航空公司手中,二来单纯调整燃油附加费无济于事。他说这番话时,国内航油价格比国际高出2300多元/吨,国内航空公司根本没有享受到国际油价下跌的好处。

  按照2006年发改委一季度一调整的规定,航油价格将在12月份再度调整,市场已有传言,航油将随油价暴跌做大幅调整。海通证券分析师马婴认为,按照目前的国际油价,航油价格很可能下调15%-20%,即下调1500元/吨,使之达到去年的平均水平。

  还有更激进的想法。蓝天航油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至今仍未得到航油调整的方案,原因或在于高层正博弈航油是否应该一步到位,与国际油价接轨。这意味着调整幅度或可能超过2000元/吨。

  然而有也悲观想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市场人士透露,中航油在6、7月份油价高位时购入大量石油,已形成比较大的亏空,一旦大幅调低国内航油价格,将使其亏损面扩大,因此来自中航油的阻力是此次航油价格调整方案迟迟没有出炉的原因之一。

  一旦大幅调整航油价格,按照惯例,燃油附加费很有可能也会随之调整。马婴猜测或将调为800公里以内30元,800公里以上60元,如此一来,出行费用将降低,或可以刺激国内航空运输市场。

  在航空公司看来,航油与燃油附加费一同大幅下调是最理想的效果。“按照我们一年用油360亿元,这十几亿元的燃油附加费只是杯水车薪。”上述南航高管称。

  “最终的治标方法只能是尽快出台成品油定价机制。”另一家国内大型航空公司的高管亦对记者表示,尽管10月份航空市场有微幅回暖,但11月份又再度陷入负增长,航空公司的经营压力随之倍增,因此面对高企的国内航油价格,航空公司怨言颇多。

  “很多人都期待趁这次油价低位,赶紧改革成品油定价机制。”蓝天航油内部人士同样称。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