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上海机场卷入东航上航重组 控股权或归地方

21世纪经济报道 2008-08-14 08:42

近日,东方航空公司发布公告称,其与新加坡航空公司及淡马锡的股东协议,未能生效。“东新恋”的终结,促使人们将目光再次转向东航集团与上海航空公司的重组。

  东航,注定会成为中国民航业最吸引眼球的明星。

  近日,东方航空公司发布公告称,其与新加坡航空公司及淡马锡的股东协议,未能生效。“东新恋”的终结,促使人们将目光再次转向东航集团与上海航空公司的重组。

  “此事确实在政府层面讨论过,上海市国资委向国务院国资委打了报告,要求东航与上航重组。”8月12日,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估计要到奥运会过后,事情才能到达企业层面。”

  东航掌门人李丰华是否了解重组的进程?“李总知不知道,我们不清楚,但他没有在领导班子中提过这件事。”东航的一位高管表示。东航的另一位高管则向记者坦承:“是国资委在谈,但现在没有具体方案。”但上航掌门人周赤,已在企业内部否认重组事件的存在。

  目标一致

  事实上,上海市政府对东航与上航重组的积极性远高于国务院国资委。

  两年前,本报曾引述相关消息来源独家披露:“上海市高层已向中央提出,希望将东航划归地方”;“不是国资委有意将东航的主管权移交给上海,而是上海市政府要求将东航收归地方,然后与上航重组”;“上海市政府早有此意,但此事太复杂,未必能成为现实”。

  上海市政府的积极性与上海的长远、整体发展战略息息相关。

  2007年5月,中共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上提出:根据到2020年基本建成“四个中心”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总体目标,今后5年,上海“四个中心”建设必须取得突破性进展。“国际航运中心”便是“四个中心”之一。

  上海国际航空枢纽港是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主要内容。在上海国际航空枢纽港的建设中,作为基地航空公司的东航和上航,顺理成章地将担当起中枢承运人的重要角色。2007年7月,东航董秘罗祝平曾向本报记者明确表示,东航将与上海市政府一起,努力把上海打造成中国最具竞争力的国际航空枢纽港。

  “但东航是中央直属企业,而上航是上海市政府的直属企业,在上海国际航空枢纽港的建设中,只有上航才是上海市政府可以直接控制和指挥的一枚重要棋子。”2007年10月,上航的一位高管对记者说。

  然而,上航的机队规模仅为东航的1/4,航线布局也以国内为主,仅靠上航一家基地公司,显然难以完成建设上海国际航空枢纽港的重任。也许正是为了牢牢把握国际航空枢纽港建设的主导权,做大做强上海民航业,近几届上海市领导班子均希望将东航收归地方,并与上航重组。

  但2006年,上海社保案发;翌年,“东新恋”演变为国航与东航的口水仗,东航与上航的重组不得不停滞了脚步,直至今年被上海有关方面重新提上了议事日程。

  8月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进一步推进长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导意见》,这使上海国际航空枢纽港的建设变得更加重要而紧迫,并有可能使东航与上航的重组提前成为现实。

  多种方案

  与上海方面希望将东航收归地方的愿望相悖,多年来,东航一直想把上航揽入怀中。2007年国庆节前,东航高层曾特意拜会上海市委主要领导,表示要加强与上航的合作,为建设上海国际航空枢纽港贡献力量。但东航的心愿始终未能实现。

  东航与上航同处一城,重组就是要打破原来的格局,对各方利益重新分配。因此,重组的过程也是利益各方的一次博弈。

  能否找到一种既兼顾国务院国资委和上海市政府,又兼顾东航、上航各方利益,被各方接受的方案,是东航和上航重组的一个结。解开这个结,两家公司的重组就能获得突破。

  在记者采访中,市场人士提出了这样几个可供选择的建议方案。

  第一种方案,上航被东航兼并,成为央企的一部分。十年前,宝钢与上钢以及梅山钢铁的重组就是采用这种模式。

  但东航的资质和行业地位不如宝钢,今天的上航也不像当年的上钢举步维艰。如果上航被东航兼并,在国际航空枢纽港的建设中,上海市政府就失去了一张可以直接指挥和调动的牌,此方案显然与上海方面要掌握建设国际航空枢纽港主动权的宗旨相悖。

  第二,东航回归地方,由国务院国资委直属的央企变身为上海市国资委领导的地方企业。

  对此,东航可能心有不甘。但东航回归地方,应是一个双赢的方案。国资委主任李荣融早在两年前就表示,在未来三年中,要通过兼并重组等手段,将国资委直管的166家央企的数量减少为80至100家。近日他又提出,奥运会后将加快央企重组的步伐。

  东航是否会成为奥运会后被加快推进重组的央企之一?现不得而知。但国务院国资委前不久公布的2007年度企业业绩考核结果显示,国航和南航集团都被评为了A级企业,而东航仅勉强进入B级。目前,东航的负债率高达97%,在100多家央企中位居倒数之列。

  “原来兼并西北航时集团背的债,银行一直跟在屁股后面要。”东航一位内部人士称。这种状况给上海市政府回购东航提供了难得的机遇。“东航回归地方后,将会获得上海市政府更多支持,有利于东航的发展。”上海民航业的一位管理人员说。

  国务院国资委的股权可以全身而退,也可以部分撤退——让出东航的控股权,但保留部分股权。而股权转让,应该采用市场化运作的方式,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兼顾到重组各方的利益。

  而若东航回归地方,上航与东航的重组势在必然。

  但由于东航股份公司与上航都是上市公司,重组后,是将上航并入东航,还是在重组后的公司下保留两家上市公司?这将关系到两家公司的利益以及上海民航业能否长久稳定发展。不管采用何种方案,两家公司的航线、基地设施等资源以及人员如何整合,是重组的关键,也是重组中的一个难题。

  在采访中,记者曾听到另一个更为大胆的重组方案:上海机场集团也参与上海民航业的重组,由上海市政府组建一家控股公司,统一组织领导东航、上航及机场集团的运作。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