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新恋”还有没有未来?

中国经营报 2008-08-09 20:07

现阶段对于各大航空公司的老总来说,头等大事毫无疑问是“保障奥运”。在奥运的大背景下,即使是涉及股权层面的合作都要乖乖让路。这或许是新加坡航空与东方航空股权合作僵持至今的原因之一。随着交易最后期限——2008年8月9日的来临,“东新恋”是否被宣判“流产”、东航何去何从笼罩在行业上空。

  现阶段对于各大航空公司的老总来说,头等大事毫无疑问是“保障奥运”。在奥运的大背景下,即使是涉及股权层面的合作都要乖乖让路。

  这或许是新加坡航空与东方航空股权合作僵持至今的原因之一。随着交易最后期限——2008年8月9日的来临,“东新恋”是否被宣判“流产”、东航何去何从笼罩在行业上空。

  两套说辞

  “就快到8月9日了,我们的压力也很大。”东航一位高管私下对记者表达了对于“东新恋”的担心。虽然这种担心绝对不会被东航挂在脸上。“假如双方有意恋爱,最终总会走到一起。”东航董秘罗祝平依然用这样一句总结来表明心迹。

  早在2007年11月,东航与新航就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新航将联手控股股东淡马锡分别出资47亿港元、25亿港元认购东航15.7%、8.3%的新H股,认购价是每股3.8港元。但这一梦想最终于2008年1月8日在东航的股东大会上被中小股东高票否决。

  “在签署协议的时候我们双方约定,要在2008年8月9日这个‘最后期限’前完成资金到位、工商局登记等一系列手续。但‘期限’的前提是协议生效,现在既然没有这个前提,最后期限自然也不成立。”罗祝平对记者如此表示。

  但恋爱的另一方似乎在悄悄转变着态度。

  8月4日,新加坡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媒体记者照例要询问新航关于东新恋的态度。新航新闻发言人史蒂芬?弗肖重申:“新航不会提高报价(3.8港元),同时期待于奥运会后与东航进行讨论。”然而他同时宣布:“我们目前的对话更偏重于商业合作,比如说代码共享和销售等方面。”

  这是一个有趣的信号。对于航空公司之间来说,如果把股权合作比作“结发夫妻”,那么商业合作就好似“办公伙伴”。

  “新航的表态不难理解,毕竟时过境迁,2008年的航空环境与2007年相比大不相同。”一位资深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目前国际油价虽然有回落趋势,但此前持续的高涨已经让航空公司不堪重负。即使是形象一向健康的新航,也在2008~2009财年第一季度宣布,集团的股东可分配净利润相比上财年同期下降了15.4%。

  “目前东航在H股的价格已经降为2.48港元,新航是否能用原有方案(以3.8港元/股收购)说服股东?我相信它有一定压力。”上述分析师坦言。

  同时,东航也面临着一系列困境。首先是政策层面难以突破,自从李家祥(前任国航董事长)出任国家民用航空局局长后,东航与新航的合作能否获得行业部门的首肯,就一直是个悬疑;其次,除了油价增加的大环境,东航还受到“返航门”等负面事件的刺激,经营压力持续增大,2008年年报亏损几乎成为意料中事。

  “业内的一致判断是,东新恋在短期内不会有结局。”某航空公司高管对记者表示。

  后继有人

  然而,市场从来不缺乏想象的题材。在“东新恋”中出现的三角关系、乃至四角关系,都轮番成为刺激股市的主角。

  “最近国航一直在保持静默。现在国航的一把手是孔栋,我个人感觉他的风格很沉稳,在面临全行业经营压力的时候,他有可能将重点转向公司本身的短期发展,从而淡化对东航的渴求。”一位长期关注此事的民航业内人士向记者大胆猜想。

  但此番言论得到了批驳。“孔栋是李家祥在任时国航战略班子的重要成员,其经营思路基本与李家祥一脉相承。”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目前,国航的战略思路是朝着网络型航空公司发展。基于这个目标,国航拟将北京建立成复合枢纽,上海建立为国际门户,成都建立为区域枢纽。目前尽管国航在北京占据44%的市场份额,成都占据36%,但上海只有12%。“国航是否会放弃东航?答案清晰可见。”

  国航某内部人士则反复向记者暗示:“收购问题胶着的时间越长,越表明了各方利益的纠葛。这毕竟是打破行业格局的大事,但只要一天没有结果,国航就有一天希望。”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