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航油拟釜底抽薪 航空公司要学“猪坚强”

中国经营报 2008-07-20 09:30

“欠费成风。”业内人士描述民航业的“潜规则”时几乎众口一词。中国航空油料集团公司决心改变这种局面。

  “欠费成风。”业内人士描述民航业的“潜规则”时几乎众口一词。中国航空油料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Aviation Fuel Group Corporation,简称“中航油”)决心改变这种局面。

  作为唯一垄断国内航油市场的巨鳄,中航油正在试图将航空公司沿袭已久的“赊账制”改为“预付制”。航空公司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率先成为中航油“试验品”的航空公司中,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Hainan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简称“海航”)、鹰联航空有限公司(United Eagle Airlines Co., Ltd.,简称“鹰联航空”)、东星航空有限公司(East Star Airlines Co., Ltd.,简称“东星航空”)、奥凯航空有限公司(Okay Airways Company Limited,简称“奥凯航空”)都榜上有名,而不见国内三大航空公司的身影。

要命的潜规则

  在短短的半个月内,航空公司的航油成本两次提升,上涨了34.15%。

  作为航空公司成本的最大支出,航油价格一直是它们最为关心的话题。“面对这么高的航油成本,航空公司都成了‘猪坚强’。谁能熬下来,谁才能活下来。”某航空公司财务总监对记者表示,目前航油成本已经占据总成本支出的40%以上。

  而航油涨价,也间接导致了中航油的负担加重。

  “目前国产航油由中石油、中石化供应,但供应量无法满足航空公司的巨大需求,我们只能依赖于进口。但是现在国际原油与国内价格倒挂,可以说每吨航油我们亏损1000多元。”中航油某分公司的人士告诉记者。

  更为严重的是,航空公司历史悠久的“欠账习俗”让中航油苦不堪言。

  “中航油告诉我们,全民航业累计的航油欠账已经高达100多亿元。”一位民营航空董事长告诉记者。不过他同时表示,“欠油大户”无疑是机队数量众多的国有航空公司。

  事实上,除了临时的包机、公务机加油需要即刻收费外,各地机场的油料公司都与航空公司签有长期协议。《航空燃料供油协议》(以下简称《协议》)一般是两年的有效期,其中明确规定了航空公司的加油量、价格、付款周期等。

  “按照《协议》,航空公司可以赊账付款,比如某家公司的飞机加油后一个月结两次款。一般而言,它们应该在接到账单后半个月内付款。”上述油料公司的人士宣称。

  遗憾的是,行业内早都拖欠成风,似乎很难成全中航油的美梦。

欠费“迷人眼”

  春秋航空有限公司(Spring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简称“春秋航空”)董事长王正华曾经戏谑:“旅游行业的欠费问题已经很严重了,没想到进入航空业后,我发现一点都不比旅游业逊色。”

  为何航空公司“欠债成风”?

  这当中多少渗透了“中国式人情”的观念。历史上,民航管理局、航空公司、油料公司、机场曾经是“一家亲”,直到1987年至2002年实行的民航业体制改革后,才逐渐分属于产业链的不同环节。“以前都是一家人,分家后逐渐出现了欠费问题,但碍于人情很少追究。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行业的潜规则,而且航空公司不单单是欠机场、航油的费用,包括中航材、中航信的费用也出现过拖欠。”上述航空公司财务总监告诉记者。

  而对于今日的航空公司来说,欠费更是已经成为了它们的生存法则之一。

  “我们的钱都压在购买飞机和租赁上,油料忽然涨价,我们的融资渠道又及其有限,根本无法拿出大量现金来归还航油欠款。”一位民营高管无奈地表示。

  2008年民航市场并不乐观,无论是餐食、航材还是油料都普遍上涨,但航空公司的收入却一直平平。

  航空公司都宁愿拖欠费用,从而将大量现金留在手上维持稳定的现金流。拖欠的钱握在手里,就等于无息贷款。

  而更有的航空公司叫苦不迭。“航空业只是虚假的繁荣,账面持平或者盈利,但主营业务都在亏损。”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ichuan Airlines Co.,Ltd.,简称“四川航空”)的人士进一步解释,随着人民币升值的利好,预计上半年民航业的汇兑收益就可达到60亿元人民币,但这些汇兑收益并不产生现金流。“打个比方,某公司今年账面盈利1亿元,但它的主营业务亏损两亿元,而汇兑收益达到3亿元。这样的公司你要它如何拿钱还款?”

持续的博弈

  面对航空公司的无奈,中航油开始了自救。

  “自从6月28日,我们的《供油协议》到期后中航油天津分公司就不再和我们续签,而是要求我们预付油款。”奥凯航空内部人士向记者证实。

  据悉,得到此“待遇”的还有鹰联航空、东星航空及海南航空。截至截稿前,记者无法与中航油发言人取得联系。

  “中航油的意图是把航空公司的付款周期和信用度联动起来。”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如以往付款信用良好的民营航空——春秋航空,此次就没有在“预付”之列。

  据悉,鹰联航空的机长已经开始带着现金去加油,“一手交钱、一手加油”。而奥凯航空则是按照七天预付款,提前一星期将所需的油料费用打入中航油的指定账号中。“大概一星期要压入500万~600万元人民币。”奥凯人士向记者证实。这样的现金压力无疑让民营航空愈加捉襟见肘。

  但更多的航空公司并没有乖乖就范。“目前一些航空公司正在和中航油谈判,或者拒绝预付制度,或者希望争取到一些信用折扣,比如提前预付款可以申请2%折扣等。”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作为利益链条的两方,中航油与航空公司的博弈依然在持续。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