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油价下的国内民航业冷战

南方都市报 2008-06-23 09:08

这个夏天,国内航空公司真是几多欢喜几多愁。

  这个夏天,国内航空公司真是几多欢喜几多愁。
 
  欢喜的是,有的公司出现利好消息。获利丰厚,譬如南航的客运量就由2006年的全球第9位猛升至2007年的全球第4位,稳坐亚洲头把交椅。国航则以302.12亿元的品牌价值入选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排行榜26位,品牌价值比上年度增加了66亿多元。 
 
  忧虑的是,今年赚钱难多了。悬在头顶的第一把刀就是不断上涨的油价。就在6月20日,航油价格猛涨1500元/吨,不少航空公司燃油成本已经占到总成本的三四成,这已是生死线。
 
  为了盈利,为了生存,各家航空公司被迫出招。
 
  压减“鸡肋”航班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拥有230名成员,占全球运输总量的93%.早在6月1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年会时,IATA就预测说,若按照每桶135美元计算,全球航空业将亏损61亿美元。相比2003年,今年全球航空公司燃油费用可能会翻两番达到1500多亿美元,约占全部运营成本的30%.
 
  可以作为这种隐忧佐证的是一些航班的搁置、取消和压减。美国航空业巨头美联航原本于6月18日开行的广州至旧金山航班,推迟一年开通。全球第六大航空公司美国西北航空5月份宣布,7月1日起停飞广州货机航线。大韩航空、达美航空和澳洲航空等也都不约而同压减航班。
 
  航空业真正是全球同此冷暖。国际航空业哆嗦时,国内航空公司也少不了会打冷战。
 
  南航在6月上旬大幅压缩东南亚航班。观察人士认为,主要因为这些航班只赚人气难赚钱,实在不划算。东航也有类似打算。董事会秘书罗祝平就透露,公司可能减少部分获利不高的长途国际航班。
 
  一名资深民航人士说,其他一些航空公司还在观望,不排除会不堪油价压力而跟进。
 
  记者了解到,前几年国内一些大航空公司购买了大量飞机,现在可能会将部分飞机改装成货机,或者出租给小航空公司。
 
  酝酿提燃油附加费
 
  最近不少航空公司纷纷提高国际航段的燃油附加费,下一个目标是内地航线。
 
  6月1日起,东航上调了内地至香港、澳门的燃油附加费,增幅为四五十元。
 
  春秋航空公司董事长王正华透露,国内几大航空公司已经向民航总局申请提高国内燃油附加费征收标准。国内燃油附加费自从2005年8月恢复征收以来历经几次调整,目前为800公里以下航段每位旅客60元,800公里(含)以上航段100元。
 
  但有航空公司人士认为,虽然油价压力很大,但上调并不容易,中央一再强调要控制通货膨胀,国家发改委和民航总局不可能不考虑此因素。
 
  减轻重量节能减排
 
  自挖潜力,减少油耗。南航未雨绸缪,走在前面。
 
  经过几年的摸索,南航SOC(运行控制中心)在国内最先完成17个机型飞行成本的分析计算,现在南航所有飞机都在按最经济速度飞行,全公司每月多节油约3200吨。公司鼓励飞行员节油,不少经验丰富的飞行员也摸索出了节油秘诀,譬如合理控制起飞油量,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少装水;申请最近的起飞和降落跑道,减少空中盘旋时间。要知道,A319在空中多盘旋一圈就是十余分钟,要烧500余公斤航油。
 
  日本航空公司在6月1日投入一架B777-200型环保飞机,值得一提的是,它通过减轻餐具和货物箱重量来减少油耗。
 
  生物燃料有未来吗
 
  航油这样贵,飞机能否改用其他燃油呢?
 
  今年2月24日,大西洋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747—400客机使用含有25%生物燃料的燃油,从英国伦敦希思罗机场飞往荷兰阿姆斯特丹。机上只有驾驶员和几名技术人员。这是人类首次把生物燃料应用在商业客机上。
 
  巴西航空工业公司正在研究飞机如何使用酒精燃料,他们的目标是在未来十年内商用飞机部分采用生物航空燃料。公众难免有些担心,改用生物燃料的飞机飞行正常吗?这需要很长时间探索和验证。
 
  但现在全球粮食价格也在上涨,一些落后国家甚至发生粮荒,与人类争夺粮食的生物燃料难免受人诟病。只是飞机制造商和航空公司都备受高油价煎熬,所以几乎可以确信的是,一有机会,他们就会抛弃传统燃油。
 
  目前国内还没有哪家航空公司吃到这只螃蟹,但是未来谁又能预料呢?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