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业危机加速优胜劣汰

FT中文网 2008-06-07 21:29

法荷航空(Air France-KLM)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让-西里尔?斯宾奈塔(Jean-Cyril Spinetta)上周警告称,全球航空业结构将发生“深远”变化,因为不仅油价在过去12个月里上涨一倍,经济增长也日显疲弱,令航空公司疲于应付。

  法荷航空(Air France-KLM)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让-西里尔•斯宾奈塔(Jean-Cyril Spinetta)上周警告称,全球航空业结构将发生“深远”变化,因为不仅油价在过去12个月里上涨一倍,经济增长也日显疲弱,令航空公司疲于应付。

  他表示:“(航空业)将出现大规模的重组。形势正剧烈而迅速地发生变化。"

  全球航空业最新危机中的胜败局面,正以可怕的速度变得清晰起来。

  长期的幸存者将是那些已具备强大资产负债表的航空公司,他们带着较低的负债水平和充裕的现金储备进入风暴之中。其中许多都利用其财务优势,对未来12至24个月的很大一部分燃油需求进行了对冲。

  财务较为困难的航空公司一直无力采用这种保护性的防范措施。

  有些航空公司,包括欧洲领先的低成本航空公司——爱尔兰的瑞安航空(Ryanair),尽管拥有令人羡慕的强大资产负债表,但仍选择押注于油价将会回落。它们正为此付出代价。

  胜利者还将包括那些最近几年持续投资于新飞机的航空公司,它们因此拥有了最省油的机队。其中包括欧洲主要的低成本航空公司瑞安航空和EasyJet,以及亚太地区领先的低成本航空公司亚洲航空(AirAsia)。

  在提供全面服务的航空公司中,胜利者将包括那些拥有最强大航线网络的航空公司,它们能从众多地区吸引支线客流,增加其远途航班的运量,而它们的网络内部也很灵活,能够在全球范围内把运力从经济疲弱的地区转向那些表现更好的地区。

  在这次危机中,利润率提高、市场份额上升的航空公司可能包括欧洲三大航空公司:法荷航空、德国汉莎航空(Lufthansa)和英国航空(British Airways);亚太地区的新加坡航空(Singapore Airlines)、香港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和澳大利亚澳洲航空(Qantas);以及来自中东、总部位于迪拜的阿联酋航空(Emirates)。阿联酋航空正利用其地理位置,在海湾地区建设一个真正的全球航空枢纽。

  不可避免的是,事实证明,在这次危机的前几个月里,那些边缘企业和最近的初创企业最为脆弱。专业全商务舱航空公司Maxjet Airways和Eos Airlines已破产。甘泉香港航空有限公司(Oasis Hong Kong Airlines)也已倒闭——该公司曾试图大幅降低香港至欧洲和北美的长途航线票价。

  今年已有8家美国航空企业申请破产保护,包括知名航空公司Frontier、阿罗哈航空公司(Aloha Airlines)和低成本初创航空公司Skybus。在这8家航空公司中,有5家已停止服务,包括Maxjet Airways和Eos Airlines。今年第一季度,除去特殊项目,美国航空企业的税前亏损总额接近20亿美元。

  美国最大的航空公司正在寻求互相拯救,希望并购整合能有助于削减成本。这种期望可能有失偏颇。

  达美航空(Delta Air Lines)和西北航空(Northwest Airlines)已宣布合并计划,联合航空(United Airlines)、美国航空(US Airways)和大陆航空(Continental Airlines)正考虑合适的合作伙伴。

  美国航空业的状况最直白地证明,当航空公司负担着大量老化且费油的飞机时,日益上升的燃油成本是如何快速导致它们陷入深渊的。

  在经历了本世纪最初几年的严重衰退后,美国几家领先的航空公司行将摆脱破产保护。但由于未能修复其资产负债表,也没有对飞机进行更新,它们正在再次按下恐慌键。

  作为行业领军企业,美国航空是前一次经济低迷时期唯一一家没有向债权人寻求破产保护的美国老牌航空公司。但该公司的短途国内机队仍有约300架陈旧的麦道(MD)-80型飞机。该公司本月表示,为了应对创纪录的燃油价格,未来数月,将有40至45架此型号飞机被迫退役。同时还将有35至40架更老型号的支线飞机退役。

  在欧洲,长期以来一直苟延残喘的意大利航空(Alitalia)也有大量老式麦道80短途飞机,并且基本上没有对油价飙升进行对冲。该公司目前是在最新一轮政府援助之下勉强维持生存。

  在西班牙,包括Vueling和Clickair在内的小型低成本航空公司正面临破产,而SkyEurope和Wizz Air等东欧初创企业可能也无力应对燃油价格的大幅上涨。

  在欧洲其它地区,奥地利航空(Austrian Airlines)和斯堪的纳维亚航空 (SAS Scandinavian Airlines)也发出了日益明显的危机信号。

  甚至连最为强势的航空公司也将面临痛楚。英国航空公司本月公布,截至3月份的财政年度,公司利润达到创纪录水平,并首次实现10%的营运利润率。

  然而,该公司同时警告称,如果不继续节约成本、提高票价和减少资本支出,每桶125美元的油价可能会抹去今年全部营运利润。

  汉莎航空首席执行官沃尔夫冈•迈尔胡贝尔(Wolfgang Mayrhuber)在全球航空业鹤立鸡群。他在本月维持该公司财务预测不变,还表示,这家德国国家航空公司依然预计今年的营运利润将达到或超过去年创纪录的水平。

  汉莎航空是全球对冲防范最全面、资本实力最强大的航空公司之一,并且今年还有一个一次性优势,将首次完全合并瑞士国际航空公司全年的财务报表。汉莎航空和法国航空公司(Air France)领导了欧洲航空业的整合进程,并且仍然是最有可能的“掠食者”。

  迈尔胡贝尔“不怀好意”地表示,如果其它航空公司陷入困境,汉莎将考虑进入并“收获”它们的市场。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