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旅游业遭颠覆性影响 谋灾后自救

中国经济时报 2008-05-19 10:13

5月16日上午9点左右,记者拨通了成都光大国际旅行社总经理邵凡的电话,“公司正在开会,受损非常严重,目前光大还有两个团队没有联系上。”匆匆说完,邵凡在抱歉中挂断了电话。

  5月16日上午9点左右,记者拨通了成都光大国际旅行社总经理邵凡的电话,“公司正在开会,受损非常严重,目前光大还有两个团队没有联系上。”匆匆说完,邵凡在抱歉中挂断了电话。
 
  下午1点40分,记者再次给邵凡电话时,成都市主城区刚又发生了一次震感非常明显的余震,“10分钟前,我们已经联系上了一个团队,但还有一个30多人来自新疆的团队在茂县附近,还没有任何消息。”欣喜中,邵凡依旧忧虑重重。
 
  颠覆性影响
 
  虽然四川省旅游局市场开发处熊处长告诉记者,“全省受灾情况和相关数据还在统计中,目前无法准确判断受灾程度”,但在邵凡们看来,这次地震已给4月刚提出由“旅游资源大省”向“旅游经济强省”跨越的四川造成了“颠覆性的影响”。
 
  5月13日,四川省旅游局向各市、州旅游局下发了关于切实做好旅游行业抗震减灾工作的“紧急通知”:“根据目前我省地震灾害情况,暂不宜组织接待游客来川或途经四川旅游。”同日,雅安市旅游局发布了关于碧峰峡景区电梯、蒙顶山景区索道暂时停运的通知。
 
  南充市阆中古城,坐落在川东北、嘉陵江中游,东枕巴山、西倚剑门、雄峙川北——地震前,阆中古城刚刚获得了国家旅游局认证的国家4A级旅游景区。12日地震当天,阆中市一座13层明代白塔在强烈震动中轰然倒塌,只剩下三层底座。
 
  都江堰市的遭遇更让人担心。地震中,该市旅游局大楼的墙上出现数条明显的裂缝,该局目前有3名工作人员下落不明,2人受伤。都江堰市国堰宾馆的主楼正面有多处长长的裂纹,而金叶宾馆的大楼损毁则更为严重,高达三层的建筑物外墙几乎全部坍塌。
 
  面积220平方公里的千佛山旅游景区坐落在绵阳安县茶坪镇,距离绵阳市区62公里,与北川、茂县交界。投资景区建设的兴力达公司一名杨姓工作人员17日向记者证实:由于地震造成山体滑坡,通往千佛山旅游景区的道路已经被彻底阻断。
 
  灾后“自救”
 
  “从全省旅游受灾情况来看,九寨沟沿线是重灾区。”邵凡告诉记者,震前入川旅游的团队中60%-70%都要去九寨沟沿线游玩,“现在根据上级要求,四川全部停止接待汽车团、飞机团,这个停止就意味着整个行业陷入没有任何收入的状态”。
 
  12日,成都光大准备将一个400多人的团队由成都拉到北京。结果因为地震后来火车票全部退了,每张票被扣除20%的手续费,在北京预订的宾馆也遭遇了一晚的损失。
 
  将要付出的代价还远不止于此。根据政府要求,旅行社一方面要安排那些运行中的团队平安返回出发地;另一方面旅行社还要帮助那些该走但没有走成的团队在灾区顺利度过灾难,“包括吃、住,就光大一家公司,目前已投入了上百万元”,这个费用目前是由所在公司垫付的,至于今后怎么解决,邵凡向记者坦承他也不知道。
 
  15日,成都市旅游协会紧急召开了一个行业讨论会,一些大的旅游公司基本上全部到场。“讨论来讨论去,最后也不可能有一个什么样的完美解决方案。”
 
  一个与之呼应的事实是,记者从四川旅游政务网了解到,16日,省旅游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已发布了推迟全省旅游骨干企业申报审核工作的公告。另外,据省旅游局应急办的人士向本报透露,截至15日晚上9点,还有近1400名旅客在灾区,“不幸遇难的游客已确认有44人,正在善后事宜的处理中”。
 
  与旅游业密切相关的饭店与餐饮娱乐行业,也是厄运压身。
 
  17日,记者给省饭店与餐饮娱乐行业执行会长何涛电话时,他正在开会研究对策。
 
  而邵凡想出的唯一点子,就是“自救”——“就是积极发展四川旅游者到外地旅游,当下也只能这个样子”,邵凡向记者透露,16日晚上光大组织了一个28人团队从成都到北京,“这是地震后成都旅行社组织出发的第一个旅游团,可能也是四川的第一单”。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