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战高涨油价 航空公司出尽法宝

联合早报 2008-05-03 08:25

油价上涨,自2004年以来一直是航空业界所密切关注的课题。过去一年里,飞机燃油价格飙升了60%,深深影响了航空公司的业务。一个月前,美国及亚洲先后有航空公司倒闭。

  油价上涨,自2004年以来一直是航空业界所密切关注的课题。过去一年里,飞机燃油价格飙升了60%,深深影响了航空公司的业务。一个月前,美国及亚洲先后有航空公司倒闭。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指出,2003年,燃油成本占一般航空公司营运成本的12%,而现在若以每桶88美元(约合120新元)的年均油价计算,航空公司的燃油成本将上涨到32%,总值约1560亿美元。受访的本地航空公司更指出,它们的燃油成本约占营运成本的40%,比IATA估计的还要多。今年初,飞机燃油价格已冲破每桶140美元(约196新元),通过节省燃油来减低成本已是各航空公司想方设法达致的目标。给客机“减肥”、缩短航线,是其中的不二法门。

  客机机龄越轻越省油,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的资料显示,新客机能比40年前的客机节省高达70%的油量,相对于10年前的客机,省油量则可达20%。

  换句话说,机队的平均机龄若保持在10年以下,航空公司已能节省20%的飞机燃油费。

  新客机之所以省油,秘诀在于机身“轻”。目前,航空业最新两款客机——空中客车的A380和波音的B787型,都以每100名乘客每公里只需3公升燃油为目标,耗油量比汽车还要低。而它们能提高燃油效率,关键在于它们比较轻。

  空中客车A380客机有25%建造材料是采用科技复合材料,机身较轻盈,起降更安静。而B787的建造材料,一半是采用由高度压缩碳纤维塑料制造的复合材料,燃油量能省20%,噪音量也能减60%。

  波音公司飞机发展总监安德逊(Dave Anderson)在IATA出版的2月/3月期刊中指出,“(飞机)制造商已认可重量等于成本,并在过去10年大大地减少(飞机)重量”。而过去这10年来,飞机“减磅”的一大突破,正是研发出轻盈而坚固的建材。

  新加坡航空公司是业内拥有最年轻机队的航空公司之一。截至去年底,新航机队共有94架,平均机龄为六年又七个月。新航共订购了19架A380客机,已有3架投入服务。新航预计在2012年以A380客机全面取代B747客机。此外,也订购了20架B787-9客机,预计在2011年后投入服务。

  新航主要竞争对手之一的阿联酋航空公司(Emirates)受询时指出,它拥有的机队平均机龄是五年又三个星期,并继续投资于新科技客机。它是目前订购最多A380客机的航空公司,共订了58架。

  本地廉价航空公司捷星亚洲(Jetstar)所拥有的A320机队,平均机龄为两年多,大大提高了燃油效率。捷星亚洲总裁庄碧莲说:“我们都知道机龄高的飞机耗油量高,采用机龄轻的机队比较省油。”

  给飞机减肥

  为飞机减肥,采用较轻盈较年轻的客机还不够,还需要在日常运作中采取“减重”措施才能事半功倍。近年,不少飞机的餐具越来越轻巧,机舱的座椅也越建越轻便。这正是航空公司的“减重”方案之一。

  新航发言人透露,为了减轻飞机重量,新航在选用餐具和器材时,“轻”是考虑因素之一。新航还通过改装飞机来收“减磅”效益,同时根据需求运载足够的用水,而不是把水箱装满,以免加重飞行负荷。

  减少“运动量”

  除了监督“体重”,控制“运动量”也是航空业节省燃油消耗量的重要措施。

  以奥运会主办城市为例,根据以往经验,奥运期间,主办城市的航空交通量会大大增加,甚至出现拥挤现象。IATA在过去两年多和中国当局商讨对策,终于在本月推出“奥运航道”(Olympic Bypass),以舒缓往返欧洲、上海、广州和香港的航空交通。

  IATA说:“通过缩短60海里,我们每年将节省8万3000吨碳化合物。这对中国政府、旅客、航空公司及环保都是双赢的。”

  其实,由于每减少1分钟飞行时间便可节省约120美元的燃油费用,并能减少排放约160公斤的碳化合物,因此不用等到任何国际盛会,航空公司平时已非常重视改善航线,尽量采用最省油的航线。

  澳大利亚昆达士航空公司受询时透露,它根据每天的风向模式调整航线,提高航道的使用效率。发言人说,这么做可以减少飞行时间及耗油量。

  国泰航空公司发言人受询时指出,国泰和业内伙伴通过提升科技、营运控制及改善交通管理系统来应对燃油的成本压力。其中,缩短欧洲往返中国大陆的航线,已为国泰航空公司一年节省500个飞行小时,即节省5000吨燃油。

  油价高涨对消费者的影响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首席经济学家皮尔斯,去年底出席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全球媒体日受询时说,航空公司很难在机票价格上反映燃油成本上涨所带来的压力。

  对此,国泰航空受询时指出,机票价格是根据市场需求而定,不包含燃油附加费。航空公司在出售机票时将机票价格和燃油附加费区分开来,使各项收费更加透明。

  虽然航空公司一再指出,燃油附加费的调整只抵消油价不断飙升所带来的部分成本压力,但随着油价上涨,一些航空公司每隔一段时候调高燃油附加费,间接使消费者的飞行需付出更多费用。

  以新航为例,它在过去半年内三度调高燃油附加费,每次调整虽然只有数元,但积少成多,半年下来涨幅相当可观,涨幅逾26%。上个月新实施的燃油附加费收费率,往返新加坡和亚细安国家的航班,燃油附加费为30美元(约42新元),去年10月调整前的收费是22美元;往返新加坡和美国及加拿大的航班燃油附加费,则增加到130美元,半年前是98美元。

  早前,新航公布集团第三季业绩时,指出集团第三季开支上升7.6%,达36亿零100万元,单是燃油开销就因为燃油价格创新高,增加8%,达13亿2700万元。燃油成本占了新航集团营运开支的36.9%。

  与此同时,新航第三季的总乘客量比前一年略增3.5%,反映了消费者对新航机位的需求。

  针对新航多次调高燃油附加费的情况,受访的旅游业者指出,本地旅客一般一年出国旅行不超过三次,而燃油附加费占旅费比率很小,所以影响并不显著。至于商务旅客,基于业务需要,即使附加费或机票调得再高,仍然会出国公干。

  廉航善用资源 提高营运效率

  过去一个月,先后有数家航空公司关闭。美国的航空公司阿罗哈航空公司(Aloha Airgroup)、ATA Airlines航空公司Champion Air航空公司、边疆航空(Frontier Airlines),以及亚洲的印尼亚航(Adam Air)、甘泉香港航空(Oasis)都纷纷停业,市场认为导致这股航空公司关闭旋风的一个因素,是燃油价格飙升所带来的经营压力。

  国际航空协会总监吉比西格那尼(Giovanni Bisignani)本月初在协会发出的文告中说,自2001年起,航空业的人力生产效率提高了64%,非燃油项目的成本减少了18%,但是面对燃油价格持续上涨,及其他市场因素,要取得效率增长更加艰难。

  然而,受访的本地两家廉价航空公司却对提高效率充满信心。面对油价高涨,它们把重心放在善配资源,紧贴市场需求,用增加收入来克服燃油上涨的成本压力。

  捷星亚洲总裁庄碧莲受询时说,“油价上涨对航空公司的影响非常大,但成本和收入是相对的。如果收入增长远超过成本上涨,那么成本高是可以接受的。”

  去年12月满三岁的捷星亚洲,比预期提早取得盈利,公司收入增加了20%,载客量也较之前增加了20%。庄碧莲在2006年接任总裁时,原定下在三年内转亏为盈。

  她说,虽然也面对燃油价格上涨,但有效地管理资源,再加上良好的乘客量及收入使捷星亚洲取得很好的业绩。在调配资源方面,捷星是大刀阔斧地减少客机数量,从10架减为7架,同时提高每架客机的乘客量,确保资源充分使用。

  此外,捷星还成立“节省燃油委员会”,研究各种节省资源的方案。至于详情,庄碧莲表示是“商业秘密”。目前,燃油成本占捷星亚洲营运成本的40%。

  本地另一家廉价航空公司虎航去年7月重组,以集团方式经营,成立虎航集团(Tiger Aviation)。目前,集团旗下分别有虎航新加坡及虎航澳大利亚,服务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廉价航空市场。它和韩国仁川市(Incheon)合作成立仁川虎航廉价航空,预期在今年底启航。

  扩充经营令虎航交出创立以来最亮丽的成绩单:过去一年的财政年收入增加逾80%,载客量增长逾50%,共售出225万张机票。

  虎航有哪些克服油价高涨的对策?虎航总裁戴维斯(Tony Davis)受询时表示,虎航除了为占经营成本40%的燃油需求作了价格对冲(fuel hedging),也着力于提高生产效率,调整航线,以善用资源,及贴近市场需求。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请输入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