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失黄金航线 东航损失达二十亿

财经时报 2008-04-25 12:35

云南一条航空黄金线足以支撑一家民营航空公司。民航局的处罚令东航的客运营业收入损失可能达到9%—20亿。这是一个令东航刺痛的数字。

  云南一条航空黄金线足以支撑一家民营航空公司。民航局的处罚令东航的客运营业收入损失可能达到9%。这是一个令东航刺痛的数字。
 
  4月22日,《财经时报》记者从中国民航西南管理局官方网站上发现,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当日公布了对东航做出两项具体决定:自2008年5月4日起,停止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航”)昆明至西双版纳、昆明至大理的两条航线经营权,所停航线交由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以下简称“国航”)、深圳航空公司、祥鹏航空公司、西部航空公司经营。
 
  自2008年4月26日起,调减东航昆明至丽江、中甸、芒市、临沧、思茅、文山六个城市部分航班。
 
  “停止航线经营权是重罚,这在中国民航史上还无先例。”中信建投分析师李磊告诉《财经时报》。
 
  作为东航在西南地区的重要航线资源,停运可能给东航带来20亿元的直接经济损失。
 
  直接损失近20亿元
 
  此前的4月16日,中国民用航空局就东航飞行员返航事件做出处罚决定,东航云南地区部分航线、航班的经营权将被停止,并交由其他航空公司经营,同时罚款150万元。“民航局显然希望尽快解决问题,让航空公司的日常工作回归正轨。”中信建投分析师李磊说。
 
  “昆明至西双版纳、昆明至丽江是两条无法替代的黄金航线,是最赚钱的航线。东航的损失近期将难以弥补。”中国民航信息集团的刘先生告诉《财经时报》。
 
  云南旅游的旺季是夏秋季,东航在云南的航线此时被停飞,停飞多少,不仅直接影响东航云南分公司的业绩,也将影响东航集团的营业收入。
 
  《财经时报》记者了解到,西双版纳和丽江是云南省内的热点旅游城市,也是东航云南分公司飞得较多的两个省内航线。从昆明至西双版纳航线上,每天共有19个航班,东航有11个航班执飞。显然,东航在昆明至西双版纳黄金航线上占绝对优势。
 
  “一般不打折,全票价在700元左右。航线虽然不长,但客座公里收益很可观。”记者从北京的一家机票代理公司得到证实,昆明至西双版纳几乎全年不打折,但其客座率也能达到80%至90%以上。
 
  停飞的航线到底能给东航带来多大损失?东航方面拒绝对此做出任何表态。
 
  因为东航机型较多,《财经时报》按照平均200座的保守估计进行粗略计算:昆明至西双版纳航线,东航的年营业收入约为700元×200人×365天×11航班=5.6亿元。这笔收益足够养活一家有五、六架飞机的小型民营航空公司。
 
  昆明至大理的航线,东航的全张票售价为630元,在被处罚之前,东航每天有4个航班飞大理,仍按照每机200人计算,则此条航线上东航可能损失至少1.8亿元。
 
  昆明至丽江航线同样是客座率与收益率双高的黄金旅游航线。在这条航线上,每天共有16个航班,东航每天执飞全部航班中的11个航班,而且是在黄金时间早上和晚上飞行。也就是说,东航云南分公司包揽了每天时刻最好、运输人数最多的最优航线资源,因而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
 
  目前,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并未公布将调减东航昆明至丽江多少航线。4月24日,《财经时报》从一位就职于另一航空公司的消息灵通人士那里得知:在昆明至丽江这条黄金航线上,东航将被调减大约6个航班。但昆明青年旅行社的工作人员告诉《财经时报》,5月4日之后,东航从昆明到大理和昆明到丽江的航班将全部取消。
 
  《财经时报》从东航昆明问讯处获知,该航昆明到丽江的经济舱票价为640元,如果仍按照每机200人,缩减6个航班的保守数字计算,则在此航线上东航可能损失至少2.8亿元。
 
  “东航在昆明至西双版纳、昆明至丽江这两条航线上的损失保守估计应在12亿元左右。停止航权的另一条航线昆明至大理也是热门航线,加上调减东航昆明至中甸、芒市等五个城市航班,此次处罚令东航至少损失年营业收入20亿元。”上述消息灵通人士如此估计。
 
  在2007年,东航在国内(不含香港航线)客运营业收入为239.08亿元,因此,返航事件令东航集团的客运营业收入损失约9%。这是一个令东航刺痛的数字。
 
  间接损失悄然扩大
 
  除了因受处罚导致直接损失外,东航的间接损失也在迅速扩大。
 
  一名网友曾戏谑地算了一笔账:3月31日,18架飞机因机票造成的损失至少有30万元。因飞机无故返航导致的车旅费、食宿费等其他事务造成的间接损失至少在100万元以上。如果按照我国精神损害赔偿的司法实践,那么,千名乘客本次精神损害赔偿费和间接损失的总和至少在1000万元以上。
 
  在这笔账单中,21个航班的航油消耗还未算入。
 
  有媒体报道说,4月22日,遭遇返航事件的黄先生已经委托律师,要求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当日航班飞行员的刑事责任。
 
  黄先生描述:3月31日,当我乘坐东航MU5716航班飞抵西双版纳机场上空,准备降落时,该航班机组突然拉高机头,飞机在数千米的高空发生剧烈颠簸,随即驾机返回昆明。乘客以为发生了突发事情,万分恐惧,空中惊魂30余分钟。黄先生认为,飞行员以牺牲乘客的权益与安全作为与公司谈判的筹码,是不可原谅的。
 
  对此,他将向相关部门递交控告信后,将进一步提起民事诉讼,向东航索赔精神损害抚慰金。
 
  4月22日,这也是中国民航西南管理局公布处罚东航具体条款的日子。《财经时报》记者注意到,4月22日,东航A股股价已由4月1日的12.31元跌至9.63元,跌幅达21.77%。其H股股价也连续走弱,4月22日收盘价仅3.12港元。自返航事件发生之后,东航在A股及H股市场股价一直双双下挫。
 
  返航事件也令东航品牌价值遭遇重创。东航航班今年4月份以来的客座率已经由3月份的72%下降至60%,而去年同期的客座率为75%。可见,东航航班今年4月的客座率与3月以及去年同期相比,分别下降12个和15个百分点。
 
  空前危机
 
  东航今年的发展可谓是举步维艰,而且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1月8日,东新合作未能如愿。近日传说中的再次召开股东大会又迟迟未果。而始料未及的返航事件令东航陷入了一场空前的信任危机。
 
  “哪怕东航航班只是稍稍延误十几分钟,旅客都不再相信公司的解释。”东航方面表示,正是因为对返航事件的解释先为“天气原因”,并一再坚持这种错误的解释,随后又承认存在“人为因素”,才令东航遭遇目前如此尴尬的境地。
 
  另外,返航中的15架飞机QAR(飞行数据快速存取记录器)数据不全,引起舆论哗然。无论是民航局还是东航,对此的解释依然受到公众质疑。
 
  目前,东航云南分公司的两名主要负责人已被停职,11名飞行员被暂时停飞接受调查。东航近日表示,对这些返航的飞行员,将依法依纪处分,处分将在东航官方网站第一时间公布。
 
  “近两年来,中国民航业发展迅速,与市场需求存在种种矛盾。返航事件暴露出东航重组时埋下的隐患,即东航与云南分公司沟通不协调。”李磊表示,民航局的处罚,意味着东航失去了宝贵的市场。而东航要重新获得旅客和股东的信任,绝非易事。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微信扫码分享

请输入观点

请输入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