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文旅&目的地资讯>>>
×

当出境旅游重启

12月26日起,取消入境后全员核酸检测和集中隔离。

看到出境旅游将恢复的消息时,米周和tutti立马开始安排自己的蜜月之行。对于他们这对新婚夫妇来说,此次出境旅游重启,正好延续了他们此前一直想要出国度蜜月的心愿。

在艺术行业工作的嘟嘟也有些迫不及待,计划着到东南亚、欧洲来一场“艺术之旅”,给自己充充电,去见见艺术家,寻找一些合作机会;兔兔和男友分居中美两地,他们相约泰国,进行一次久违的度假;而对已在云南大理生活了三年的“数字游民”Daniel来说,是时候重启自己的环球旅行计划了。

12月26日晚间,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施“乙类乙管”的总体方案》,其中优化了中外人员往来管理,取消入境后全员核酸检测和集中隔离。根据国际疫情形势和各方面服务保障能力,有序恢复中国公民出境旅游。

澎湃新闻采访了多位已经出境度假或者正计划出境旅行的人,以下是他们的讲述。

未完成的蜜月计划这时可以补上了

讲述人:tutti

这次出境旅游重启,正好延续了我们之前一直想要出国度蜜月的心愿。今年疫情管控期间,我和老公米周在天台上举行了一场临时的婚礼。之后,我们在11月份又重新补办了一场比较正式的婚礼,我们原本计划是春节前后把婚假用掉出去旅行的。

我们一直在观望看政策有什么变动。正好看到取消入境全员核酸检测和集中隔离的消息,我们第一时间就说“可以出国了!”

我们选定的旅游地点是日本,肯定选一个相对比较近的,再加上老公米周老师一直都没有去过日本,就说正好利用时机去日本旅游。我们计划去北海道的札幌、小樽这些地方。

我们提前一周开始准备签证。日本的机票也没有很便宜,好像涨了一些,来回飞一趟价格要1万多元钱,之前看机票价格来回也就七千多。

实在太久没有出过国了,我们俩都是很喜欢出去旅行的人,但没想到在一起之后就遇到了疫情。

这三年我们还是会保持旅游的习惯,在国内去了很多地方旅游。对我们来说,长久待在大城市,人会变得比较疲惫。我们这三年还是探索了国内很多不为人知的风景。我们俩都比较喜欢人文景观,之前去重庆的山区,无意之间发现了山上散落的一些佛像壁画,这些景点还没有被过度炒作。

也许我们接下来的工作生活计划也会有更多改变,比如我老公正在计划向公司申请外派去美国的机会,我也在考虑,他轮岗的话,我是不是可以去国外再读书。

给自己安排了一场随心所欲的旅行

讲述人:嘟嘟,艺术行业工作者 

我是从事艺术行业的,这是一个非常需要多元文化以及各种各样创意灵感的行业,这次出境旅游放开后,我想早早出发,是因为我不仅需要旅行,还需要去见见艺术家,看看有没有一些合作机会。所以这次更像是边旅游边工作。

但是没有具体的规划,随心所欲,开心最重要。我打算先去东南亚,在泰国曼谷住一个礼拜,享受美食,躺一躺沙滩,看看曼谷的双年展,听听音乐会现场。第二周打算去普吉岛,第三周去清迈看看,然后再去马来西亚。

在东南亚放松休息好以后,就去欧洲参观美术馆,我办理的是法国签证,所以会先去法国。这次出境游我估计起码一个月吧。

因为疫情的关系,加上年末,大家整体上还处于一个休整的状态,要养好身体来迎接2023。疫情之后的复苏,一般是从民生生活领域开始的,我们艺术行业可能是最后一个恢复的,所以我们打算第一季度在外面走走,给自己充电。

疫情期间我们也办了很多艺术家的展览,有中国香港的艺术家,还有英国的艺术家,展览虽然最终都办了,但是艺术家本人没有到场,没办法亲眼看到自己的展览还是挺遗憾的。

我打算出发的时候,政策还没有发布,没有完全放开,所以我当时预订机票和酒店的价格很便宜,我去泰国的机票才1000多,酒店的价格也不贵。我昨天晚上搜了一下,政策发布以后,机票2000多元,其实也就涨了500块钱,我觉得涨幅也是可以接受的。

我本身就是一个比较喜欢旅行的人,这三年,我在国内也发掘了很多好玩的地方,比如我很爱滑雪,今年就去了新疆的滑雪场,发现那里的雪质也蛮不错的,新疆也很美,东北的滑雪场也很棒,我还去了云南徒步。

对于这趟旅程,首先我觉得一切都是久违的样子,我都已经忘记怎么过海关,或者说出国要担心什么了。其次是我还很好奇,好奇外面的世界变成什么样子的了,在网上看照片和出去感受还是不一样的。

我这次会去泰国见一个老朋友,我想他肯定也很好奇我们这三年过得怎么样,我也很想和他聊聊。

异国恋情侣相约赴泰国相见

讲述人:兔兔,和男友是中美异国恋情侣

我们应该算政策放开之后第一批出来玩的吧。我们是异国恋,一个在上海复旦读研究生一年级,一个在美国哥大读书。

12月初的时候,发现我们其实可以在某个地方见面,我们就开始筹划这件事情,最后决定在泰国曼谷相见。本来还很担心,但出发前一晚得知不用入境隔离、出境游有序恢复的消息,突然感觉“全世界都在给我们开绿灯”。第二天我乘早上第一班飞机就出发了。

我们最开始并不是决定去泰国,买机票也挺波折的。最开始准备去美国,就买了从上海飞美国肯尼迪机场的机票,价格一万多,最后签证办不了只好退了,只退了7000块钱。后来我买了从上海飞到泰国的机票,价格一千六。因为我们怕买便宜的,退改签比较麻烦,所以就买了这个。

买机票的时候还挺紧张的,我们就一直在盯,就是怕不快点决定就没有办法买了。另外,我男朋友是坐卡塔尔航空,从纽约飞到泰国要20个小时,中途要在多哈转机。也担心会不会因为前面航班延误,导致搭不上后面的航班,不过最后还是顺利见面了。

我们住的是度假酒店,大都是外国人,环境也比较舒适,这是我男朋友搜遍了全曼谷的酒店,才找到的这家性价比较高的,价格是八晚三百多美元。

我们准备在泰国待到1月4日去普吉岛,1月11日从普吉岛飞新加坡。我们是完全自由行,就是来度假的,所以希望休闲一点。实在是很久没有出来玩过了。我们自从今年2月份在一起后去过国内的长白山和新疆,我上一次出境还是2019年去新加坡。

给自己计划一场为期五年的环球旅行

讲述人:Daniel,来自云南大理,数字游民

看到出境游将恢复时,我的反应有点复杂。因为疫情前,我的生活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我是一位数字游民,疫情前,我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一家创投公司工作。因为疫情,2019年我来到大理做数字游民社区相关的工作,目前已在大理生活了三年。

这三年,很多生活和旅行计划不得不随时做出改变,大家的心理状态可能更多的是在观望。放开之后,可能大家出国旅行会变得很方便,跟买张机票去到国内的另一个城市差不多,但心理上还是有些距离。

我内心一直有想要环球旅行的计划,疫情只是让我暂停了这个计划,但我内心非常清楚,一旦恢复出境游,这件事情我还是会继续去做。

环球旅行计划,我规划的是至少持续五年,先从东南亚开始,再到北美、南美、欧洲、北非,最后到西亚。没有什么主题,就是一边工作一边旅行。虽然有的人会说你好像不断在换环境生活,但我会喜欢这样的新鲜感。不断跟过去的一段时间告别,再进入到下一段旅程。

我本身就是一个比较随性的人,目前制定了这个计划,具体在实行的时候也不一定会按照计划走。如果中间遇到一些微小的变化,我也会去适应,做一些变动。如果我突然来到一个地方,我非常喜欢当时的生活状态,我就可能会在当地生活较长一段时间。

有些人说我的状态有点像候鸟,我觉得挺准确的。在大理待的这三年,基本每年到冬天,我们都会集体去一个暖和的地方比如海南、西双版纳过冬。每当季节交替的时候,我们都会迁徙,等到天气暖和了,再回到大理。之后我会开始环球旅行,我可能会一直处于在大海上漂泊的状态。

有人喜欢过稳定的生活,但我享受这种动荡的状态,每当我过了一段稳定生活后,我就会想要重新回到路上。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