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OTA资讯>>>
×

我的出境游被万元机票劝退了

市界 李原 2022-12-29 09:31

业内人士预计,明年暑假出境游会迎来一个小高峰。

12月26日晚11点,刚准备睡觉的Rena看到手机上弹出一条消息,从床上兴奋地跳起来,直奔书房,翻出了自己的护照。

这个夜晚,注定让许多旅游从业者和年轻人难以入眠。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了《关于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施“乙类乙管”的总体方案》,在此方案中,包含了数条对旅游行业的重大利好消息。如自2023年1月8日起,取消入境后的全员核酸检测和集中隔离。取消对于国际客运航班的“五个一”、客座率限制等管控措施。宣布将根据国际疫情形势和各方面服务保障能力,分阶段增加航班数量,优化航线分布,有序恢复中国公民出境旅游。

12月27日,国家移民管理局进一步公告:将有序恢复受理、审批中国公民因出国旅游、访友申请普通护照,恢复办理内地居民旅游、商务赴港签注。

Rena打开了已尘封3年的护照,“还好没过期,日本签证还剩2年,美国签证还剩4年。去不去是一回事,放开后有说走就走的自由,心理上还是蛮爽的。”

忽如一夜春风来,许多人回忆起美好的出境游记忆,感到兴奋难耐。在各大OTA平台(在线旅行平台)端,从机票、签证、到落地旅行产品,搜索量、咨询量都呈现出了指数级别的暴增。

去哪儿网平台数据显示,“乙类乙管”消息发布一小时内,国际机票预订量增长了5倍。携程方面透露,消息发布后,出境机票整体呈现“量升价跌”的趋势,预示着市场未来的火爆已在酝酿之中。同程旅行方面表示,12月27日平台上签证咨询量较前一日上涨15倍,达到了三年来的峰值。

做了许多年日韩签证生意的谢小宁,从12月26日晚上11点开始,手机里不断涌入客户们的消息。“都是问签证的问题。等我回完所有消息,已经快凌晨2点了。”

12月27日,主做东南亚旅行产品设计的飞象旅行CEO王鹤,从早上7点开始,陆续接到了50多个新老客户的问询。“都在找我们要产品,准备做自由组合,配上图片好预售”,王鹤为此整整忙碌了一天。

市界看到,在各大OTA的主页上,已经有不少人打出了“春节直奔东南亚”的宣传。曾带给国人无数欢乐的出境游,这次真的回来了吗?在开放政策的支持下,出境游人数是否将一触即发?要想第一时间走出国门,旅游的性价比将会如何,国人又要注意哪些问题?

01 出境游打开了,签证还没有

12月26日消息公布当晚,某OTA头部公司VP看到,他的朋友圈里到处都是一片欢腾的场面。“像过年一样,所有人都在转发出境游将要放开的消息。”不过具体到何时出境游才能真正重启,他向游客建议,不妨先冷静一下心情。

“苦熬了三年,人们的兴奋之情可以理解。但旅游行业经过三年的捶打,许多环节都很脆弱。从签证办理、航班恢复、旅游人重新上岗;到适应各国入境政策,人们信心的重启都需要时间。我预计到明年3月,会开始有一些重要航线复通。暑期可能会真正迎来出境游的第一个小高峰。”上述VP对市界表示。

2019年,我国的出境游人数达到了历史性的1.55亿人次,并产生了1388亿美元的境外消费。在人数和境外消费支出两项上,均居世界第一位。然而,疫情的袭来,将出境游的黄金上升期无情打断。过去3年,在“非必要不出境”的防疫指导下,游客即便持有签证和机票,并能接受出国和回国后的隔离政策,要想单纯因“旅游”原因出境,几乎都会在海关一环被“劝返”。

“除了极少量的商务签证,以及留学、探亲,或婚丧嫁娶等紧急事务可以走‘人道主义签证’通道,以旅行为目的的出境是很难实现的。”谢小宁对市界说。

“乙类乙管”政策的出台,让人们重新燃起了希望。许多人由此期待,堂堂正正的出境游指日可待,甚至春节便有可能“走起来”。但数位旅游从业者均对市界表示:长期来看,出境游无疑将步步向好。但从短期的具体实施层面上,事关出境游的多项环节还没有打通。

以最基础的签证为例,据同程旅行签证业务负责人介绍,目前东南亚国家对中国游客的入境政策相对宽松,部分目的地不仅可以免隔离,还能够办理旅游落地签,因此成为国内第一批出境游客的首选目的地。相比之下,中国游客同样较为关注的东亚目的地中,日本目前签证条件限制较多,韩国旅游签证尚未开放,旅游市场恢复尚需时间。

因此,在咨询中,热门目的地集中在泰国、新加坡、美国以及一些欧洲的申根签。目前在这些国家里,能操作的签证主要还集中在新加坡的旅游签和日本的“五年多次签”。其中,新加坡的旅游签证办理最为便捷。过去一年,前往新加坡的商务人士显著增多,新加坡签证也恢复较早。

据谢小宁介绍:日本此前只能办理日本国籍签证或者探亲签证。今年开始陆续恢复了商务签,但材料要求繁杂,要求对应公司具备日本在留资格。而且进入日本后,人员也都需要隔离。从6月开始,日本一度恢复了团体旅游签证,要求也十分苛刻。据她所知,只听说过一个在香港组的小团,完成过资料申报。

而从今年10月底开始,日本逐渐对华放开了“五年多次”签证,此签证既可以用于商务,也可用于旅游。但目前“五年多次”主要针对高收入人群,要求能够同时提供50万元年收入流水、50万元收入在职证明、超过9万元的年度纳税证明,对材料的审核标准比2019年要严格许多。

12月27日后,一些淘宝店铺也上线了“日本三年多次签”。但如果咨询客服,基本都会得到:“三年和单次没有开始办理,看年后三四月份有没有新政策”的回复。

此前,东南亚也是国人出游的热门首选地。2019年以前,凭护照和照片,泰国、马来西亚等地区就可以在当地办理落地签。但在今年“乙类乙管”政策公布前,两地的旅游签证并未开放,需要严格凭商务材料放行。并且在海关一环,“由于涉及到电信诈骗等问题,对出行卡的要更严。现在也要看什么时候会有进一步的签证政策调整”,一位在OTA公司负责签证业务的陈玲向市界介绍。

另外,由于最近疫情仍处于高发阶段,从12月上旬开始,全国各地驻华使馆的签证业务也陆续暂停了。“主要是由于办理签证的人员基本都‘阳了’”,陈玲判断:签证办理可能会在2023年1月上旬陆续重新展开,全面恢复则要到春节后才能实现。

02 万元天价机票卡住出境游

即便接下来可以顺利拿到签证,这也只是出行的第一步。各方旅游人士对市界表示,在短期内真正可能卡住游客的,还是稀缺的航班、高价的机票,以及各国千变万化的入境政策。

12月27日,法国驻华大使馆第一时间对中国游客伸出了橄榄枝。在微博上,法国大使馆热烈地表示:“中国朋友,法国张开双臂欢迎你们!”

但如果打开携程机票搜索“北京-巴黎”,会发现飞往法国并不那么容易成行。一方面,飞往巴黎的直飞很少。航班需经历数次中转,时间总长都要超过24小时。而想返回国内就更难,机票最低也要超过万元。

北京-巴黎往返机票价格

2019年以前,从北上广往返日本,不时机票会出现低于2000元的“地板价”。而现在,从北京飞往东京,去程还能找到2000-3000元左右的机票,回程的航班则都在1.4万元左右,且没有中转航班选择。

谢小宁介绍,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很久。“此前从日本回国,大部分是从大连入境,但机票也要超过8000元,和3年前的商务舱价格差不多了。”

因此当下,实际上对于入境的需求,比出境上涨得更快。据携程数据显示,12月27日中国内地入境机票订单环比26日同期增长412%,是出境机票订单涨幅的1.6倍。而在“乙类乙管”政策发布后,入境机票的价格环比还上涨了8.6%。

实际上,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比起出国,更多人关心的是如何回国。做了多年国际机票代理生意的张倩对市界表示,2020年到2021年国际机票几乎一直在天价盘旋,一票难求。

以2021年年底为例,当奥密克戎最开始在南非爆发时,中东往来中国的机票动辄升到7-10万元一张;东南亚地区单程也可卖到3万元一张。进入2022年,机票价格开始回落,但从欧洲、美国回国的机票,经济舱仍然普遍超过1.5万元。

因此张倩判断,目前虽然法国、瑞典等国家对于出入境政策控制较为宽松,未来签证可能也会很快放开,但机票降价不会那么快地发生。

最近,谢小宁帮一些“高净值”客户拿到了“五年多次”的日本签证,但由于机票太贵,“客户基本只是储备,没有出行”。

另外可能会让一些饱含热情的出境游游客失望的是:近期由于中国疫情的变化,日本、韩国、印度、意大利等国先后加大了对国人入境的检测标准。以日本为例,日本首相岸田文雄12月27日宣布,从30日起对从中国大陆赴日及7天内去过中国的所有人员,新冠检测呈阳性的人员原则上隔离7天,并将限制中国航班的增加班次。

不过对于这些变化,数位签证从业者告诉市界,实际上各国的入境政策、签证办理一直是在动态调整中。“例如日本,2022年整体还是越来越松动的。”陈玲说。

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日本要求入境旅客或者能提供世卫组织承认的疫苗名单(中国科兴与国药均在其列)中的三针疫苗,且疫苗必须归属于同一序列,例如不能一针科兴,一针国药”。或者要提供指定机构的、包含多种语言版本在内的72小时核酸证明。

“其实各国过去3年的入境一直都是通过设置门槛,来降低防疫压力。例如2021年的东京奥运会期间,海外游客是基本没办法进入的,完全是封闭的环境。现在国内放开了,日本反而短期内难以‘大撒把’地放开。”谢小宁说。

03 行业修复需要时间

“受限于国际航班的编排审批,短期内航班供给量不容易大幅增加。”去哪儿大数据研究院副院长郭乐春对市界表示。目前计划航班数量仅400班,即使全部执飞,也仅仅能达到2019年的10%。机票价格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处于高位运行。

某欧洲航司工作人员也对市界表达了类似观点:现在司内的许多欧洲机组人员还只能通过韩国、泰国中转出境和入境。他认为当下的努力关键,是要快速申请、恢复一些直飞航线。“但航线审批需要时间。最快要在明年3月到暑假,才会更乐观。那时,机票价格应该也会回落到更合理的区间。”

毕竟在过去的三年里,对于整个民航体系的工作人员来说,都可以说经历了一番艰难时世。

据一位来自某国内“三大航”的员工向市界透露,其所在航司由于航线数量骤减,在疫情期间有大量合同工离岗,正式员工也普遍降薪。随着运力的逐渐恢复,航司首先需要重新招调这些人员重新上岗。

人员的招募、培训、试运营到正式上岗,这些都需要时间。“有些人已经远离行业一段时间,在岗飞行员的飞行频率也大幅降低。有的飞欧洲的长途客运飞行员,都改飞了货运。为了确保飞行安全,确认他们具备再上岗的能力,可能还要进行3-6个月的重新培训。”

但不论如何,出境游政策的松动,对于各航司来说都如饮甘霖。在第一时间内,海航、东航、吉祥航空均在接受媒体问询时表示,会加大国际航班的投放力度;新加坡航空、国泰航空也表示,会增加直飞航线。阿提哈德航空则率先主动表示,已连夜将中国政策的变动翻译给总部,总部决定:从明年2月起,“阿布扎比-上海浦东”的客运航线将增至每周两班。

与逐渐重启的航班同步,海外旅行社、旅游产品设计者等旅游从业者,也都在抓紧组合产品,加速返回到行业当中。

据王鹤表示,他此前做过十几年的东南亚旅游产品设计。2019年以前,他的客户80%来自国内,20%来自中国港澳台、日韩、新加坡等地的华人组团社。在疫情3年中,他的公司主要都在依靠海外客户维持生计。

12月27日后,有不少来自凯撒、众信等主做出境旅行的客户开始向王鹤咨询产品。“比如找我们设计一款6天5晚的线路,这时候就是让客人大致有一个印象,等签证和航班开放后,马上可以上线销售。”

现在泰国、马来西亚的7日游产品,不含机票王鹤大致可做到4000元左右——这个价位与2019年大致趋同。“但旅行社要想最终出行的前提,还是要有航班配合,才能确定出团日期。航班没恢复,他们能做的也有限。”

此前,旅行社普遍会批量采购航线座位,提前4个月到半年做产品。而最近搜索航班价格,以普吉岛为例:其去程在3000元左右,基本都需要从香港中转,总行程时间达24小时,售价近3000元。回程价格则更为夸张,不仅需要周转3次,售价更要接近4万元。

北京到普吉岛的往返机票价格

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国际机票价格波动的张倩表示,出境游政策的松动,对于整个旅行产业只是获得了初步的喘息空间。

此前,她看到凯撒旅业的旅游业务,曾从最高峰的400多人缩减到了几十人。为了求生,凯撒不得不另辟蹊径,做起了饮料售卖,苦苦支撑。“在这种情况下,即便行业复苏了,想重建体系可能也要三五年。”

在疫情之前,张倩的公司主要做的是马尔代夫的出国游生意,三年中这一项目基本颗粒无收,身边的同事也早已四散转行,不少人卖起了保险。不过这两天,老板计划将以前的旧部人马召回。“毕竟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高端出境游被压抑了3年,一旦有机会,会迅速爆发。”

(Rena、谢小宁、张倩、陈玲为化名)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