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住宿资讯>>>
×

云南重新诉说中国度假酒店摇篮之地

云南本土酒店品牌在全国不多,但在特色住宿业却有着非常独特的标签。

云南在中国酒店产业上是非常重要的一支力量,虽然整个云南体系没有重要知名酒店集团在全国布局,但云南开启了中国酒店产业多个角度的新业态,对中国酒店业的发展和探索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01 云南为何成为度假目的地大省

作为中国重要的度假目的地大省,云南一直是旅游度假爱好者向往的目的地。从传统具有一代人鲜明情怀定义的大理丽江,再到新兴的异域风情目的地西双版纳,从滇西旅游大环线再到滇南一线,云南给人的遐想不仅在大理洱海的双廊发呆,也不仅是在丽江古城的浪漫邂逅,而是穿梭在人群中间,突然仰望到你的惊讶与神奇,也有气吞宇宙之山河阔景。

云南旅游起步晚但发展较快,从2000年后开始逐步形成多点散发的局面。从大理开始的滇西北旅游县在当时民宿较火的一个周期内逐步发展起来,这得益于洱海民宿群的开发和丽江古城的发展,再加上一些影视剧的包装,大理丽江再到香格里拉这一带就具有非常浓重的“寻梦”色彩,无数城市背包客开始赶赴山海,到这一带寻找新鲜的味道,一些人留下开起了民宿等产品,还有一些人回去将这里不断的给身边人灌输。“去大理”不再成为一个动词,而是一个生动的标签。

云南的酒店业发展在整个大西南来说相比成都重庆这些地区也是比较晚。成都重庆等地是以商务客群驱动而快速发展起来的住宿产业业态,而云南则是以旅游业为主导发展起来的旅游业,并且在全国引以为名的是其民宿和特色住宿产业,传统酒店业及连锁酒店在这里起步是比较晚的,尤其是缺乏城市大客流的导入。但云南首府昆明市在疫情前已经成为国内第六大航空枢纽,国际航线和国内行业较为繁忙,在这种力量的带动下,云南的酒店业也开始多元化发展起来。

02 多点热门支撑起云南整体酒店业

拿大理举例,当地第一家五星级酒店在2005年开业,名字叫风花雪月大酒店,而直到2015年第一家希尔顿酒店开业才打破当地无国际酒店品牌的空白。根据当地住宿协会的数据,在2015年,大理的民宿客栈数量就突破上千家,目前存量的整个住宿业态在三千家以上。大理在一定时期内成为城市都市白领去风花雪月大谈梦想之地。

随着市场的不断发展,本地也开始出现一批优秀的酒店产品,杨丽萍太阳宫的出现也让洱海为之一振。英迪格酒店和古城一号院及铂尔曼的开业,也让大理的住宿水平再抬升一个台阶。

大理最为吸引人的还是洱海边那些美丽的民宿,有人说大理的风花雪月就是这一间间动人的民宿客栈支撑起来的,如果在2017年前去过大理洱海的人应该都会认同这个观点,但因污染问题,大理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环境整治风暴,一些著名的网红民宿被拆除,整治规模之大确实震撼,这也导致大理的旅游在之后一落千丈,没有了风花雪月的民宿,也就没有了大理的灵魂。

而与大理基本同时期发展起来的丽江,更是以一种茶马古道、古商文化为背景的又一个旅游目的地。丽江的住宿业也是以民宿客栈为起因逐步成型壮大,在高峰期,整个丽江的民宿客栈也是数千家规模。而丽江的常规酒店业也在正常发展,1998年,丽江市第一家五星级酒店官房大酒店正式开业,到目前丽江高端酒店市场众星云集,安缦、悦榕庄、凯悦、洲际、丽世、金茂璞修、君澜、松赞、安隅、club med等品牌都在此扎堆。

很多国际大牌的度假品牌将进驻国内的首战定在了丽江,2003年,悦榕庄将首度进军中国的落足点选在了丽江,2006年,丽江悦榕庄正式开业,当时在中国度假酒店市场还是有一些震动,毕竟在当时国内豪华度假酒店少之又少。2011年,旗下的高端度假酒店丽江铂尔曼度假酒店正式开业,2013年丽江古城英迪格酒店开业。

2014年开业的丽江丽世酒店,是丽世集团在中国的首家酒店。2015年中国的第三家酒店,大研安缦开设在丽江大研古城内。2018年复星集团开发复游城·丽江地中海国际度假区,其中就有现在已经开业的Club Med酒店。再加上一些旅游地产在此投资的酒店和本土品牌力量,丽江成为国内高端酒店品牌最聚集的非省会城市之一。

再看省会昆明,相比丽江这些地区,似乎稍显逊色,但作为全省的经济政治中心,坐拥国内第六大航空枢纽,昆明的酒店业也在蓬勃发展。据当地旅游住宿业协会介绍,昆明整个住宿业近六千家,这个规模还是非常庞大的。在高端酒店领域相比其他省会稍晚一些。有人说昆明的现代化是从1999年才开始的,那么酒店业也是在这一年开始起步。

1999年,主楼高150米的昆明佳华广场酒店落成,一举成为当时的第一高楼、云南的第一家五星级酒店。2011年,昆明第一家国际品牌五星级酒店——昆明南亚风情园豪生大酒店开业,这个时间比起其他城市晚了近十年。如今的昆明高端酒店市场已经拥有了柏联、洲际、宋品、华邑、索菲特等一众知名高端品牌,虽然比其他省会和丽江等稍显逊色,但后劲十足。

在云南另一个酒店集散地-西双版纳,西双版纳地处热带北部边缘,属热带季风气候,东北、西北与普洱市接壤,东南与老挝相连,西南与缅甸接壤。因其独特的气候和傣族文化特点,让这里成为云南新的又一个火热旅游目的地。西双版纳因本土开发商的高庄景区而让这个地方知名度再次上升一个台阶。随着客流吞吐量的增加,酒店产业也在不断发展。

当地著名的高庄景兰大酒店成为当地的地标,还有铂尔曼酒店、安纳塔拉度假酒店、悦椿温泉度假酒店万达融创皇冠等。本土特色酒店民宿也是非常云集,当地拥有近千家的民宿酒店客栈,在这几年新冠疫情影响下,当地旅游也是遭受了一定的损失,但随着疫情的结束,依靠当地的优秀度假资源,未来拥有非常大的潜力。

从整个云南旅游来看,目的地点状分布非常丰富,除了这些传统的知名目的地,还有当地政府着力打造的抚仙湖景区、腾冲一线、泸沽湖等地,也在不断发展,当地的酒店住宿环境也在不断更新与成长。这些丰富的旅游资源支撑起了云南旅游大省的称号。

03 本土品牌开启度假产业新格局

从整个云南来说,本土酒店品牌在全国不多,但在特色住宿业却有着非常独特的标签。云南旅游住宿业在2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沉淀了一批优秀的小众品牌力量,从特色住宿开始,不断在产品上迭代升级,后来又走进连锁化与规模化,一些也已经走向资本化和省外,成为国内特色住宿业的主导力量。

如果从知名度的角度,云南走出的品牌因为华住收购的缘故,花间堂可能排在第一。但我想还是将柏联酒店作为云南最成功的品牌首选。柏联不仅是云南、也是国内奢华酒店的代表,20多年间目前开业门店仅5家。昆明柏联酒店、重庆柏联酒店、澜沧景迈柏联酒店、腾冲和顺柏联酒店以及贵州安顺黄果树柏联酒店。

柏联创始人刘湘云以房地产起家,目前产业涉及酒店、和顺古镇、茶庄、房地产开发等。在国内的评价中,将其评价为“国内版的安缦”“本土最好的度假酒店”等。柏联的特色就是每家酒店都配套SPA温泉以及定制旅游服务,想要享受全套产品。

柏联这个赛道正是国内酒店较为欠缺和正在发展的板块,也是国内高端品牌有望出圈的领域,柏联目前已经走出云南,近闻也在华东西北等地洽谈合作,未来柏联有机会成为国内奢华酒店品牌的代表。

而前面提到的花间堂是从丽江开始的品牌,其创始人张蓓和其他都是不是云南人。赶上民宿发展的风口,首家店2009年在丽江落地,开始也是走的小型客栈民宿,一口气在丽江开出了12家店,之后开始在丽江之外的地方布局。而真正推动花间堂走向资本化和知名度的是青普合伙人王功权。王功权另一个身份则曾是IDG和鼎晖资本的合伙人,主导投资花间堂,而这两家资本也投资华住,之后在他的操盘下,花间堂顺利卖给了华住。

2018年8月15日,华住宣布完成对国内精品度假酒店品牌——花间堂的战略收购。华住以近4.63亿元人民币收购青普旅游及同程旅游合计持有的花间堂71.2%股权。此次收购完成后,华住将合计持有花间堂82.5%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截至当时,花间堂开业项目21个,房间总数575间,分别位于丽江、束河、香格里拉、周庄、苏州、杭州、阆中、无锡、同里、西双版纳、嘉兴、宁波、南浔古镇等热门旅游目的地。

华住收购花间堂后,开始在全国其他地方布局,并不断拔高花间堂的定位。今年开始,华住开始细化花间堂的品牌序列,出台“花间系列”,即花间+概念,进一步降低花间品牌的定位,开始吸收存量酒店的进入。

而云南还要提到一个品牌,就是松赞酒店。在2000年初,白玛多吉和很多民宿度假酒店创始人一样,都是从一个小型民宿开始,而白玛先生的第一家就是在自己的老宅上呈现。从云南迪庆开始,二十年的时间,呈现出一个具备藏式文化和具备商业模式影响力的集团品牌。

松赞前后不到二十家酒店,在酒店行业规模来讲是非常小的。为何受人关注在于松赞特有的商业模式。圈内人时常在讲,松赞酒店不是卖客房的,而是卖“线路”,卖服务,卖文化。我们翻开松赞集团的酒店布局,都是沿着藏式旅行环线分站式打造,一条线路七天七夜,让你都能在松赞集团的酒店下榻、坐上松赞集团的车、沿着松赞集团打造的旅行线路,一路向前。可以这么理解,松赞集团打造的是一个藏地文化度假体系全产业链服务商,以藏式文化为基本,呈现一个涵盖酒店、旅游、度假、文化体验为特点的藏式体验线路,形成一环一线的格局。

松赞特点是滇藏线,一价全包,藏文化都是它的IP,在今年更是获得招银国际的战略投资,未来松赞很有可能继续打造川藏线及其他线路等。

还有一个品牌也是从云南走出去,就是诗莉莉,这个主打婚为核心的品牌,从大理开始,目前已经扎根华东,逐步在去云南区域化,但云南对于诗莉莉的品牌发展具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04 本土化的新变局

云南本土力量在酒店发展的过程中也是相得益彰,具有代表性的独属云南城投。云南城投算是省属国企里进军旅游酒店业激进的代表之一,我们熟知的银泰系(成都华尔道夫、杭州滨江喜来登),环球系(四川天堂洲际系列和环球洲际系列),云南本土系(昆明洲际、版纳洲际、大理英迪格、腾冲悦榕庄、抚仙湖希尔顿)等当年都是云南城投麾下,可谓是风格一时。

作为云南第一家以房地产为主营业务的上市企业,云南城投由云南城投集团(2020年10月更名为:康旅集团)收购重组云南红河光明而来,于2007年11月30日在上交所上市。2008年,云南城投的营收入不足5亿元,到2017年已达到145亿,9年间翻了30倍。其总资产也由2008年时的不足16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889亿元。

为了扩张自身的版图规模,2016年开始,云南城投发起多项收购,涉及会展、商业、旅游等资产,并先后两次收购银泰旗下商业项目引起发外界关注,累计的交易金额达300亿元,后更是意欲240亿吞并成都会展环球。至2018年底,云南城投已从偏居西南的房企,布局北京、云南、广东、海南、浙江、四川、陕西等地,实现全国区域板块的布局。

后来云南城投从2019年从买买买开启卖卖卖模式,成都环球中心曾是亚洲第一大单体建筑,是四川传奇商人邓鸿的作品。这个具有超大占地面积和独特造型的建筑,也一度是成都的标志之一。然而在“艺术品”之外,作为商业综合体,成都环球中心却一直难以盈利,不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业体。

2016年,云南城投正式介入,先拿下成都会展34.23%股权,后以59亿元进行增资,持有成都会展51%股权。后谋求100%控股,这些项目包含三岔湖洲际、黑龙滩洲际、环球洲际等几个知名天堂洲际酒店,这些酒店对于四川人民来说不会陌生。曾经辉煌时期,光超豪华酒店国际知名品牌就有十多家,在西南可谓是半壁江山。但随着风暴的结束,云南城投又成为历史的弃儿,留给我们不断遐想和叹息。

05 未来云南的新潜力

我们可以看到云南本土力量或者说从云南本土发展起来的品牌在特色住宿产业的绝对优势,这得益于早期的民宿和旅游资源的布局,这也是云南独有的特点。云南拥有非常丰厚的度假资源和培育土壤,拥有丰富的自然和人文景观,也汇聚了众多拥有人文情怀的文人艺术人物,这些人支撑了早期的情怀驱动的产业,也成就了当地的特色产业和具有沉浸式观赏力的一些特色文化,成为云南吸引国内其他慕名而去的引导因素。

纵观整个云南酒店业,在国内酒店业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整个云南省酒店住宿类产品储量丰富,存量巨大。在近三年的疫情影响下,一些产品也随之淘汰,正在经历一番针扎与洗礼。但在云南数万家的住宿体量中,小房间量的民宿客栈占比大部分,度假酒店产业形态正在形成,一些旅游目的地正在完善。随着未来云南酒店业的不断优化与洗牌,云南酒店业将会出现一个新的局面。作为中国度假酒店的摇篮之地,云南需要更好的发展度假产业,走出更为广阔的宽阔大道。

云南也正在从观光旅游到度假再到康养新发展思路的转变,在依靠20多年打造起来的度假体系和深厚沉淀,云南未来极有可能再次扬名,从国内优秀度假目的地向全球度假目的地过渡,重现当年国际游目的地盛况,云南担得起这个重任。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