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文旅&目的地资讯>>>
×

复星旅文的11月与复星的13年文旅梦

空间秘探 孟沙沙 2022-12-02 10:00

复星旅文11月的AB面。

如果和以往一样,复星旅文会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FOLIDAY 月报”公布11月的企业相关动态,在业务布局和签订合作等方面的利好消息。不过,11月1日这份月报并未公布。但是,在各大媒体的报道中,复星旅文的11月并非风平浪静。高层人事调整、传计划处置文旅资产Club Med(地中海俱乐部)的流言和考虑出售部分托迈酷客股权的传闻等。见微知著,复星实践了13年的文旅梦究竟怎么了?

复星旅文11月的AB面

相比起复星旅文发布的11月“FOLIDAY 月报”,或许更能引发行业关注的是由媒体报道的B面。

11月7日,复星旅文迎来人事大调整,钱建农请辞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徐晓亮获委任为董事会主席、地中海俱乐部集团主席以及调任为执行董事,负责制定该集团业务战略,Henri Giscard d'Estaing获委任为复星旅文联席首席执行官,徐秉璸获委任为联席总裁。

11月初,外媒报道“复星据悉非正式地探寻买家对Club Med的兴趣”。彼时曾有外媒称,Club Med目前市值约在15亿美元,高于2015年复星收购时的10亿美元估值。所以一旦这笔交易成功,复星将从中有所收获。

11月15日,复星国际对上述报道进行回应,表示复星与复星旅文均没有出售Club Med的计划。而且复星旅文表示,Club Med被视作复星旅文优化资本结构,集中资源以轻资产管理输出形式的重要抓手,未来计划加速在华发展。

11月17日,传复星旅文正在考虑出售托迈酷客(Thomas Cook Group)的部分股权,考虑多种方案,其中包括从向一家外部投资者筹集资金,以及直接出售托迈酷客的在线旅行社业务,不过后者不太可能。

人事调动,业务可能出售,为什么看似属于公司常规动态内的这几则报道,却能产生这么大的震荡?

首先来看第一则人事变动,辞任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的钱建农,是复星旅文过去13年的操盘手。尽管2009年加入复星国际时,钱建农“没有任何旅游背景,复星也没有”。但是,在他的带领下,复星旅文发展成为中国旅游集团二十强,并于2018年于港交所上市。此外,有媒体报道,钱建农本人薪酬连年下调,从2019年的5400万港元降至2020年2700万港元,2021年更是降至1612万港元,让人对这一则人事变动唏嘘不已。接任复星旅文董事长一职的徐晓亮,原先是豫园股份董事长。

接着来看有关Club Med和Thomas Cook Group的出售传闻。成立于法国的Club Med是一价全包度假村的鼻祖,于2015年被复星国际以9.16亿欧元收购。Thomas Cook Group是欧洲老牌旅游巨头,于2019年被复星旅文收购,斥资1100万英镑。

这两项资产现已成为复星旅文发展的重要支柱。根据复星旅文前三季度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托迈酷客生活方式平台”(托迈酷客中国)之平均月度活跃用户数约为66.5万人及累计付费用户数达约8.1万,录得营业额约2.816亿元,同比2021年同期增长约5.1%。Club Med未经审计之净利润较2021年同期大幅扭亏转正,甚至优于2019年同期。得益于此,该集团于2022年前三个季度未经审计之归属于母公司股东之利润大幅改善。

不过,与迅速澄清Club Med处置的流言不同,截至完稿时,复星旅文尚未“考虑出售托迈酷客(Thomas Cook Group)的部分股权”的消息有所回应。

复星旅文到底怎么了?

对于一家2019年-2021年连续三年荣登中国旅游集团20强榜单的旅游集团而言,复星旅文近期的B面消息略显频繁。不禁让人好奇,这家头部旅游集团到底怎么了?

从复星旅文今年以来的种种动作来看,这家头部旅游集团是想要在未来大有所为的。

一方面,复星旅文不断向轻发展。资产层面,复星旅文坚持了轻量化扩张和稳健财务政策。基于此,复星旅文加速推动Club Med品牌本地化,启用“地中海俱乐部”为官方中文名,并采用轻资产的模式扩张,助力该关键业务在中国本土市场的扩张提速。不仅如此,复星旅文还决定将Joyview by Club Med发展成为地中海俱乐部的第二增长曲线,并将其输出海外,如在东南亚区域落地等。

业务层面,复星旅文开始加码线上生活方式平台的发展。在2021年全年业绩与投资者会上,复星旅文表示Thomas Cook整体增长速度非常快,未来希望把复星旅文所有线下业务能够通过Thomas Cook线上化。而且,一旦该平台搭建成功,那么不止是复星旅文自有的产品,还能让其合作伙伴的旅游目的地产品在平台上进行推广,甚至有可能成为撬动全球市场的一个重要支点。

另一方面,复星旅文业绩的复苏回弹态势明显。今年年度中期业绩,复星旅文尽管依旧是净亏损,但是同比已大幅收窄。今年前三季度复星旅文的度假村、旅游目的地运营、旅游休闲服务及解决方案的营业额共计112.53亿元,同比上年同期的53.49亿元,增长约110.4%。同时Club Med营业额达91.35亿元,较2021年同期增长约145.7%,未经审计的净利润较2021年同期大幅扭亏。

上述两大层面之外,复星旅文对度假酒店板块愈发重视。今年年初,原世茂喜达酒店集团总裁唐鸣加入复星旅文集团,担任复星旅文集团副总裁、Casa Cook首席执行官。作为复星旅文旗下新世代潮流酒店及度假村品牌,Casa Cook今年7月与7家酒店集中签约,实现逆势拓展。

另一方面,复星旅文还有一些相对低调的动作,让外界从中嗅到了若干不一样的信号。

今年5月,复星旅文向身为集团非执行董事或雇员的合资格者授出565.4万份期权及308.3万份股份单位。需要注意的是,期权授予是将员工与公司进行了长期利益绑定的一种方式,需要满足一定条件,如员工服务年限以及业绩目标等。所以,被授予期权后,员工的收益主要来自被授予后通过努力奋斗,把公司做大做强后市值增长的增值部分。这也就是说,复星旅文正在通过股份和期权授予的方式强化与员工之间的联系,也是对公司业绩收入的一种正向激励。

今年9月6日,复星旅文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复星国际于9月5日收市后,以每股港币8.57元的价格将2800万股复星旅文股份协议出售给独立第三方。据了解,此次复星国际出售的股份占复星旅文总股数大约2.26%,总价格接近2.4亿港元,且未明说该“独立第三方”的身份。截至完稿时,复星旅文依旧未对外公布“独立第三方”的身份。但是,无论其是谁,为复星旅文紧张的现金流情况雪中送炭是既成事实。

复星的13年文旅梦

作为复星旅文背靠的母体,复星国际近两年的日子不算很好。10月底,摩根士丹利、花旗等机构发布报告称,复星国际管理层表示,在未来12个月内,还将处置500-800亿元的非核心资产,从而将其净负债减半,降至500-600亿元水平。

不过,即便如此仍有消息称,复星医药、豫园股份、复星旅文,以及忠诚保险,是复星对外点名要保留的核心资产,复星对复星旅文的偏爱可见一斑。

复星的文旅梦始于2009年,彼时复星成立了专注于旅游及商业领域的商业事业部,此为复星旅文的前身。为什么选择在2009年进军文旅行业,钱建农曾称主要有两大考虑,一是中国旅游市场处于上升期发展空间大,二是中国休闲度假旅游的空缺,而这部分恰好是旅游消费支出的大头。

同年,钱建农加入复星并负责复星国际在消费及旅游业的战略、业务和管理。如果自主培育品牌,对于出身“豪门”且想要快速做出成绩的复星而言,过程漫长。所以,与在医药等其他版块的发展一样,复星采用了投资驱动的发展模式。

2010年,复星入股Club Med,获得近10%股权和2个董事会席位。同年,Club Med进入中国市场。

2014年,复星集团在海南三亚启动三亚亚特兰蒂的建设,3年后这个被誉为三亚旅游转型升级的标志性项目开始正式营业。

2015年,复星击败竞购对手意大利大亨Bonomi,以9.6亿欧元接近全资控股收购地中海俱乐部,并与Thomas Cook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同年,复星联手TPG收购“加拿大国宝”太阳马戏团。

2016 年复星旅文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将复星旅游商业集团中和旅游相关的企业如Club Med等纳入其中。彼时,复星在旅游板块的总投资额已超过200亿元人民币。同年,复星旅文成立“爱必侬”品牌,为国内其他旅游目的地的业主及特许权持有人提供设计、技术、营运和管理服务。

2018 年3月,复星正式发布“复星旅文”品牌,成为复星“健康、快乐、富足”三大业务中“快乐”板块的支柱。同年12月14日,复星旅文独立在香港上市,发行价15.6港元,上市首日破发6.54%。

2019年,复星旅文以1100万英镑收购Thomas Cook Group以及酒店品牌Casa Cook、Cook’s Club。在这笔收购8个月后,复星旅文宣布将Thomas Cook Group转型生活方式平台。同年,复星旅文推出旅游目的地品牌“复游城”,首座复游城落地云南丽江并于2021年正式营业。

不难看出,在复星旅文的文旅版图中,很大一部分重要文旅资源是通过收并购和股权投资获得的。但是,利弊同行。一方面,这些成熟文旅品牌及项目的确能为复星旅文在短时间内带来亮眼的业绩表现,如Club Med曾一度是复星旅文的绝对营收来源,直接决定复星旅文的业绩表现。另一方面,这些发展多年的品牌及项目会有其自身不可忽视的短板存在,如Club Med此前就因大多项目位于海外市场,受疫情影响,业绩下滑严重等。

复星旅文的明天会怎样?

如上文所述,复星旅文背靠的强大母体,复星国际近两年也面对着重重压力。反观复星旅文,同样也肩负着重大的财务压力。一是呈“腰斩”式下滑的营业收入,据财报数据显示,2019-2021年复星旅文录得收入分别为173.37亿元(人民币,下同)、70.60亿元以及92.61亿元。二是连年的大额净亏损,2020年与2021年录得净亏损分别为25.74亿元和27.12亿元。多重压力交叠之下,复星旅文的明天又将面临什么挑战?

首先需要考虑的是明星项目遭遇突发状况,营收如何提气?三亚亚特兰蒂斯在疫情之前有多风光,在疫情后就有多重压。此前,三亚亚特兰蒂斯在2018年上半年收入已达2亿元,前三季度收入已经达到2.9亿元。有媒体评价,复星旅文2018年业绩扭亏为盈,三亚亚特兰蒂斯功不可没。

但是因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三亚亚特兰蒂斯的营业额预计约4.87亿元,与2021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约41.7%。尽管在暑期期间,三亚亚特兰蒂斯录得营业额约2.15亿元,为开业以来单月营业额第二高。但是,8月初三亚突发疫情后,当地旅游市场再次按下暂停键,三亚亚特兰蒂斯再次被波及。

当三亚亚特兰蒂斯遭遇此类突发状况,复星旅文的营收势必会承压,从而表现在财报上。如何重新提振营收表现,将营收增长压力分摊到其他文旅项目上,或许是复星旅文不得不面对的首要难题。

其次要考虑的是配套物业销售波动,毛利润如何释压?虽然复星国际不是房企,但复星旅文的文旅资产中却免不了带上几分地产底色。在过去几年的财报中,复星旅文的利润进项中都提及了文旅项目配套物业。据2021年财报数据显示,复星旅文全年实现毛利润为25.67亿元,其中,旅游相关物业销售及建造服务,贡献了9.96亿的毛利润。要知道,物业销售收入在整体收入中占比只有23%,但是却贡献了总毛利润的46.6%,毛利贡献度可见一斑。

此外,复星旅文目前手上的丽江复游城和太仓复游城均已开始预售。有媒体将这两大复游城的物业销售视为复星旅文真正的“现金牛”。但是,从前三季度营收数据来看,这些“现金牛”目前收入贡献较小,业绩释放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而且,复游城这类项目的获取与开发并非易事,且“文旅+地产”模式近年也是行业争议颇多的一种模式。如何在这个旧模式上,创造新的可持续性毛利,是复星旅文想要从“现金牛”身上有所收获的又一必答题。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复星国际向投资人表示,或考虑在价格合适的时候对复星旅文引进战略投资人。公司表示,复星旅文基本面向好,而由于自持的股比较高,减持主要为增加复星旅文的股票流动性。不过,复星文旅梦最终会流往何方,或许第14年会给出更清晰的答案。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区

暂无评论

发表你的观点 . . .
0
0

请输入观点

微信识别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

保存二维码